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伪装者未删减版》第22集 楼诚、明台部分 对白整理

第21集    第23集

 

@娇羞威猛先森 @小y @清晓 么么哒~~后面继续加油哦~~

 

06:03

【车上】

(阿诚开车,明楼劳累抚额,阿诚烦躁按喇叭)

明楼:别摁了,去买点核桃吧。

阿诚:啊?

明楼:大家都需要补补脑子。

明楼:你这买了多少。

阿诚:十斤。

明楼:买这么多。

阿诚:家里那么多人呢。

阿诚:明台一定很难做决定,他要是不肯去怎么办。

明楼:走吧。

 

07:15

【明台医院找陈锦云】

陈锦云:到底出什么事了。

明台:有一个人的身份,我一直想不明白。

陈锦云:谁?

明台:我大哥,明楼。

陈锦云:你在怀疑什么?

明台:他是不是你们的人。

陈锦云:你大哥?共产党?

明台:他不是吗。

陈锦云:我直觉上,他应该不是,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明台:如果你们是同一个组织的人,就请你告诉我,我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陈锦云:组织有组织的纪律,不该我知道的,我不会知道,即使我知道,没有上级的允许,我也不能告诉你。

明台:(拍桌子)可是我等不及了,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找到答案,你知道什么你就全告诉我。

(陈锦云找报纸)

明台:你们研究过他。

陈锦云:对。

明台:为什么。

陈锦云:知己知彼。

明台:那结果呢。

陈锦云:你大哥,自从去年冬季返回上海,就进入伪政府工作。但是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经济上,虽然挂着一个特务委员会副主任的头衔,但却没有听说,他亲自安排过什么打击抗日力量的实际行动。

明台:我不问你组织的判断,你刚刚说直觉,你的直觉呢?他是什么人?

陈锦云:他应该是介于重庆和周佛海之间的桥梁,若以黑白来论,你大哥应该是灰色。

明台:我明白了,不管他是什么颜色,肯定不是红色。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太激动了。

陈锦云:对不起,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11:03

【明台站在明家大宅前,回忆】

【陈锦云:即使我知道,没有上级的允许,我也不能告诉你。

阿诚:这件事,无论你是问到大姐还是大哥那里,都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

阿诚:明台,大姐有麻烦了。

XX:你要怎么帮我。

明镜:要不是看在上次樱花号……

郭骑云:他是不会见你的。

明楼:我当然知道你要回来。】

明台:灰色,不是共产党就是军统。或者,他就是毒蛇!那么毒蛇一直不肯见我,就能解释通。可是,万一错了呢?怎么办?你到底是谁?我一定要撕下你的面具!我一定要知道你是谁!

 

12:20

【著名的砸核桃场景】

明楼:馋猫,就是有口福。来。怎么现在才回来,去哪了?

明台:我有一个问题解答不了,去找朋友帮忙了。

明楼:什么问题啊,为什么不来找我。

明台:你也不是什么事都能帮我解答的,找你有用吗?

明楼:那究竟是什么事连我都帮不了你,说来听听。

明台:就算你能帮我解题,你可以代我考试吗?

明楼:噢,打算回学校了。哎呦,港大都要开学了,因为你相亲的事,我和大姐一直都没催你。

明台:相亲比读书还重要吗?

明楼:那当然,成家立业比什么都重要!

明台:那大哥你为什么不成家。

明楼:大哥还有太多的事要做。

明台:是吗,你打算一直为新政府工作下去?

明楼:家里不准谈国事。

明台:没有国,哪来的家。

明楼:闭嘴。

明台:这句话是你教我的。我先上楼温习功课去了,吃饭的时候叫我。

阿诚:今天晚上吃啥呀?

明楼:厨房有什么就做什么。

明台:自己做呀,阿香呢?

阿诚:阿香妈妈生病了,她赶回苏州照顾几天,走之前,给我们买了三天的菜。

明台:那谁做呀。

明楼:和在巴黎的时候一样——你和阿诚轮流做。

阿诚:一起做吧,有帮手会更快些,你今晚想吃什么呀?

明台:我想吃蛇肉。

阿诚:这我可做不了。

明台:你是没胆做,还是不会做呀。

阿诚:我没胆做(阿诚瘪嘴笑)

明台:那大哥呢,你敢不敢做一碗蛇肉羹给我吃。

明楼:我怕你吃了不消化!

明台:看来今天是没蛇肉吃喽,我先把这盘核桃吃了。

明楼:哎……这孩子,一点不顾人。

阿诚: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明楼:这小子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他在考我们。

(阿诚傲娇递核桃)

 

16:16

【明家厨房】

阿诚:你切个萝卜使那么大劲儿干嘛呀,这菜板又不是出气筒。

明台:我帮你做饭,卖力气你还说我!

阿诚:你受什么刺激了你。

明台:我被蛇咬了。

阿诚:被白蛇咬了?失恋啦?(声音透着戏谑,软软的~)

明台:失心疯了。

阿诚:行行行,别帮了,越帮越忙!你看你切的是什么东西啊。去温书去吧,不是还考试吗。

明台:不就是念书吗,非要我去香港,我就纳了闷了,上海这么大,就容不下一张书桌吗?

阿诚: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拿不了主意。

明台:对,你这种过河拆桥的人,我是信不了了。我得找一个说话算数的。

阿诚:(摔菜刀)你能少骂我两句吗?!

明台:只许你们做,不许我说啊!

阿诚:我们做什么了,你这样含沙射影的!

明台:你们做汉奸!

阿诚:给我出去!

明台:你以为我想在这呆啊!

明台:我想明白了。

阿诚:想明白什么了。

明台:不就是考试吗,哪里考都一样。我不喜欢按部就班,解决难题是吧,那就快刀斩乱麻!

阿诚:哎!你干什么呀,明台!干什么,别胡来!

明台:我不知道什么叫胡来!

 

18:09

【客厅,刀子在柚子上颤了颤】

明楼:不好好做饭,胡闹什么。

明台:我饿了!我等不及饭好,想吃点水果。你们要不要一块吃啊。

明楼:刀法不错,切水果大材小用了。

(给阿诚使了个眼色,阿诚回厨房)

明台:我也觉得是,我想明天买条蛇来,扒了皮,做蛇羹吃。我就用这把刀,挺顺手的。

明楼:你不是喜欢蛇吗?前些天还闹着要去看白蛇传,这才几天工夫,就恨成这样。你做事啊,跟读书一样,没长性。

明台:哥,你这么了解我,我现在变了,我知道什么叫持之以恒。

明楼:哦?我倒不知道,我家小弟这么有长进了。

明台:我当然得有长进了,否则怎么对得起你给我付的学费呢。

明楼:这么说,你这次考试,不用我操心了?

明台:大哥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吧。别总是想着要考我。

明台:你吃点水果吧,我去做饭了。

(明楼若有所思咬了口柚子,微笑)

 

20:21

【饭厅】

(明家夜晚楼梯空镜头)

明台:(摔筷子)我要喝汤。

明楼:明天下午,朝日和读卖的新闻会,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阿诚:估计需要一刻钟的时间,再加上,记者提问环节,差不多得一个小时才能结束。

阿诚:新闻稿看了吗?

明楼:看过了。

(楼台兄弟筷子伸向同一盘菜)

明楼:越来越没规矩。

明台:我怎么知道目标是一致的?大哥先吃吧。

明楼:腿上的伤好点没有。

明台:没事了。

明楼:以后出门小心点。

明台:嗯。

(明楼向阿诚示意)

阿诚:呐。

明楼:打开看看。给你的,出门,没有一块像样的表怎么行啊。

明楼:怎么啦?不是喜欢这款表吗?你别告诉我,又是三分钟热度,开始嫌弃了。

阿诚:试试表带的长度吧。

明台:谢谢大哥。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

(明楼低头闭目)

阿诚:你说,明天他会去吗?

明楼:通知郭骑云,明天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如果明台没有出现,他必须独立完成任务。

阿诚:是。

阿诚:我还是去房间看看他吧。

明楼:不用。他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特工,就必须克服一切心理障碍,去完成任务。否则,我会毫不犹豫踢他出局。

 

24:43

(楼外月亮空镜头。大哥坐在沙发上,看了看手表若有所思。明台靠在床上拿着全家福相框。阿诚坐在楼梯上)

(天亮,明家宅院空镜头。明楼对镜整理大衣,抹了抹脸,表情变了)

明台:大哥,阿诚哥,早啊。

阿诚:起这么早。我去发动车子。

明楼:好。

明楼:这身运动服穿了好几年了吧,大姐不是给你买了一身新的吗,怎么不换下来。

明台:这身衣服是你送我的,穿着舒服,舍不得换。

明楼:瞧你这些汗出的,快进去换了吧,汗贴着背,容易生病的。

明台:好,听大哥的。

明台:大哥,你不吃早饭就走啊。

明楼:是啊,开会赶时间,你呢,在家做什么。

明台:复习功课,准备考试。

明楼:记得做饭。

明台:我没时间。下午有点事,我要出去一趟。

明楼:那谁先回家,谁做,好吧?

明台:没问题。大哥,再见……

明楼:再见。

 

28:40

【车上】

明楼:他会参加行动的。

阿诚: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明楼:真不该让他走到这一步啊。

阿诚:这次行动计划,难为你们两个了。

明楼:希望一切顺利吧。

 

29:20

【军统影楼据点】

(明台刺杀策划)

明台:今天上午,新政府将会在周佛海公馆举行一场重要的金融会议,我们的目标人物明楼,也会参加。会议将在下午两点半结束,据可靠的情报,在会议结束之后,明楼会返回新政府大楼。在梧桐路和安庆路的路口,设有一个伪军的关卡,检查来往的车辆,这是明楼的必经之路。我们的任务,是在两点十五分之前,拿下这个关卡,换上伪军的衣服,用他们的步枪,刺杀明楼。这是明楼的轿车,车上只有他和阿诚两个人。郭骑云。

骑云:到。

明台:你负责阿诚。

骑云:是。

明台:于曼丽。

曼丽:到。

明台:你负责策应。

曼丽:是。

明台:明楼交给我,准备行动吧。

郭于:是。

(黑板上明楼帅帅的照片~~)

 

30:40

【周佛海公馆】

南田:上海及周边地区发现的共产党及重庆方面的特工,本身就成为了扰乱上海之和平与秩序的主要根源,因此……

(曼春咳嗽,明楼侧眼看,眼光转了转)

南田:日本特高科将与特务委员会及其下属的特工总部,共同拟定一份详细的行动计划,以彻底清除抗日分子,保障经济的稳定发展,如今,日华都以许多人的生命为代价……

(明楼朝阿诚使眼色,阿诚起身)

南田:致力于重建东方新政权,与中国人民……正与日本充分合作,我们应以建设东亚新秩序为共同目标而联合起来,共谋实现相互善邻友好……

阿诚:汪处长,这茶清肺。

曼春:谢谢阿诚。

南田:日本既不想在中国实行任何经济上的垄断,对理解东亚新形势,并相应采取善意行动的第三国的利益,也不要求中国加以限制……

(明楼看腕表)

 

32:00

【军统影楼据点】

(明台看大哥送的腕表)

曼丽:我不干了!

骑云:抗命就枪毙,不是他大哥死就是你死,你自己选。

曼丽:我下不了手!

骑云:下不了手也得下,这就是命令。

曼丽:这种冷血的命令,不遵守也罢。

骑云: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第一天进军统吗?

曼丽:毒蛇明明可以派其他组去,为什么一定是我们?

骑云:明楼是组长的大哥,他都没嚷嚷,你吵吵什么!

曼丽:我管不了他,但是我可以管得了我自己,我不干了!

骑云:你以为你今天出的了这个门吗!

曼丽: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吗!

骑云:要不就试试!

曼丽:试试就试试!(两人动手了)

明台:住手!自己人打自己人,疯啦!

(明台扯下明楼的照片,走了)

 

33:24

【周佛海公馆】

南田:……日华,应以建设东亚新秩序为共同目标而联合起来……

(阿诚看腕表)

南田:……相互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和经济合作,为此,中国方面,必须清除以往的偏狭观念和对满洲国的成见,日本直率的希望……

(曼春难受,喝水,明楼隐晦的观察)

南田:……中国进而同满洲国建立完全正常的外交关系,其次,日本认为,根据日德意防共协定的精神……

明楼:怎么了,不舒服吗。

曼春:心脏好难受……

明楼:曼春!

南田:汪处长。

明楼:没事!没事没事,汪处长有心痛病,老毛病了,我扶她到旁边的房间休息一下。

南田:快去吧。

明楼:来。(明楼,阿诚眼神交流)

南田:诸位,今天会议延时了,耽误了大家,下午请大家准时出席,明长官主持的有关共建大东亚新秩序的联合采访,谢谢大家。

(阿诚走向南田)

阿诚:到楼下等我,准备出发。

 

35:00

【休息室】

(明楼陪着曼春,阿诚走进来)

明楼:汪处长这会需要静养,告诉外面任何人不要进来打扰。另外,你去苏医生那里跑一趟,拿点特效药来。

阿诚:是。

曼春:师哥,别走。

明楼:我不走,放心,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好好休息。

(阿诚看着,有两个镜头很不错,明楼看腕表,阿诚点头,离开)

 

36:25

【公馆楼下】

阿诚:南田课长,有消息了。

南田:在哪。

阿诚:司格特路137号,毒蜂约我见面。

南田:什么时候。

阿诚:下午2点。

(日语)

阿诚:南田课长,坐我的车过去吧,他手下的人认识我的车,不会起怀疑。

南田:抓到毒蜂,我一定会满足你所有的要求。

阿诚:(黑化)我只要我应得的那笔钱,离开明家就行。

阿诚:我来开车。

南田:不用,让我的人来开。

 

37:20

【司格特路】

(明楼,狙击枪,上膛)

(楼下,车到达)

阿诚:南田课长,我带人上去,您就留在楼下吧。

南田:不,这一刻我等了很久,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

(明楼隐在窗帘后)

(阿诚持枪,踢开房门)

南田:你怎么解释。

阿诚:我。

阿诚:南田课长,他几分钟之前刚刚离开这里。

(日语)

(阿诚如释重负,拘谨点头)

南田:他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这里?

阿诚:毒蜂的敏锐非常人可及,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南田:可是我们刚才来的悄无声息啊。

(南田开窗,明楼瞄准)

阿诚:小心!

南田:阿诚。

阿诚:别过来!他在对面!

阿诚:他知道我出卖了他,一定要杀我灭口,今天我必须除掉他,今天我必须要杀了他……

(靠墙,满手鲜血的装子弹,喃喃自语)

 

42:15

【司格特路,后门】

(夜莺在车上等着,明楼拿着狙击枪从楼里出来)

明楼:走。

 

43:50

【司格特路137号楼下】

(阿诚被扶出)

阿诚:这是个圈套,毒蜂根本就不相信我,他是想通过我杀了你,万幸,万幸的是我发现的及时。

南田:不过从此以后很难再抓住他了,快上车吧。

阿诚:等一下,赶紧开我的车,去梧桐路。

南田:梧桐路?

阿诚:梧桐路有他们的一个联络点,如果发生紧急情况,那里就会有人去接应他,赶紧坐我的车过去,还来得及。

南田:好。

 

44:40

【救护车上】

阿诚:行动,代号。

陈锦云:狩猎。

陈锦云:怎么样,还坚持的住吗?

阿诚:没事,贯穿伤。再给我打一针止疼针吧……打呀!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