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伪装者未删减版》第26集 楼诚部分 对白整理

 第25集  第27集

这集对白不多~~后半集基本上都是明台和锦云的互动~~

@清晓  @小y @娇羞威猛先森  @楼高摘星诚  加油~~

 

【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藤田芳政办公室】

藤田:明先生不会觉得自危吗。

明楼:我一直认为,我已经是新政府的中坚力量了,不被怀疑,只有信任。

藤田:这真的是事实吗?

明楼:您肯定不这么认为。

藤田:嗯。我需要的是真正的证据,来证明你是帝国的朋友、新政府里面的精英,而不是跟大日本帝国为敌的叛乱分子。

明楼:作为特工的本能,怀疑一切我不反对。但是神经过敏,我就不赞同了。

藤田:你知道眼镜蛇吗?

明楼:眼镜蛇?这是敌方的代码吗?

藤田:是的。

明楼:我第一次听说。我所知道的只是毒蜂而已。

藤田:根据可靠情报,特工毒蜂已经离开上海很久了。现在的军统上海站盘踞着一只毒蝎,还有共产党的潜伏特工眼镜蛇也在活动。特高课破译重庆密电,多次提到这个毒蝎,可是,更奇怪的是,共党电文也提到他。

明楼:他们都是抗日分子,电文中互通往来并不奇怪。

藤田:南田的机要文件里,曾经提到她很快就会挖出隐藏在帝国内部的幕后黑手,她的死只能证明一件事——她离共党潜伏在我们中的这条眼镜蛇,近到了只有一步之遥了。南田遇刺当天,许鹤在陆军医院同时被杀,这个消息有可能就是眼镜蛇透露出去的。这样的特高课高层机密,经调查,南田曾经跟新政府的十一个情报官员提到过。

明楼:就算是这十一个官员的名单上没有我,我也有可能得到这个情报。我有我的情报网,任何一个与秘密工作相关的人员,都有他的情报链。

藤田:明先生,我现在很想知道,你这个情报的来源。

明楼:没问题。南田课长被刺杀一案,我也感到非常内疚,因为刺客原本想杀的人——是我。

(明楼嘴炮,光线不太好,没有特别好看的画面)

 

06:06

【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藤田芳政办公室】

明楼:这件事,我是在周佛海先生那里,听中央信托公司李董事偶然提及。据说,他是听他的小舅子——中央军事委员会的一个书记官说的。至于再往上追溯这个情报的来源,我就不好说了,你可以自己去查(自信的笑)

藤田:我们的情报外泄,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明楼:原本我可以推说自己毫不知情,可是,这不是我的做事风格。希望藤田先生,以后对我再有什么怀疑,可以直接询问。

藤田:明先生确实坦诚相待。这一次的集中调查,实在让人吃惊,只是,委屈你了。

明楼:中国人骂我是卖国贼(笑中带着狠)其实,不管发生再多的暗杀、破坏、爆炸,新政府的财政、金融、贸易,都还是仍然在继续,这不会以我的意志为转移。就算是我今天不干了,或者是被抗日分子暗杀了,再或是,日本人也不相信我了想把我除掉,对这个混乱的世界、血腥的上海都没有多大的影响。跑马场的马照跑,百乐门的舞照跳,没有人会为我哭、为我笑。这就是我,一个忠心耿耿为新政府和日本帝国卖命的官员的下场。

藤田:我知道,你很不容易。

明楼:是啊,不容易(气声)

藤田:明先生还是有担当的。

明楼:刚愎自用罢了。

(端起茶杯)

明楼:茶凉了。

(两人站起来)

藤田:明先生,现在看来,许鹤事件必须要重新定义了。情报机构泄密范围之广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们对敌人一无所知,敌人却对我们了如指掌,南田课长的死,给我们惨痛的教训。

明楼:现在我们不是一无所知了。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是敌人对我们的情报机关近乎疯狂的攻击。

 

09:18

【宪兵司令部特高课,楼下】

(明楼走出楼,阿诚和梁萌萌说话,阿诚开车门,明楼上车前还看了梁萌萌一眼)

 

10:28

【明家】

(明楼对镜整理衣着)

阿诚:藤田芳政已经放弃对我们的追查了吧?

明楼:表面上是放弃了,但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这种老牌特工的手段,不是那么简单的。扫尾工作结束了吗?

阿诚:放心吧,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明楼:那就好。上班之前,你去找一趟明台。把我们昨天说好的事情告诉他。

阿诚:现在告诉他真相,我怕他会幻灭,从此一蹶不振。

明楼:他必须挺过来,下猛药才能治沉珂,幻灭了,才有可能升华。

阿诚:你就这么相信他?

明楼:他原本在法国的时候,就参与过左翼的读书会,对党的纲领和主张也是熟悉的。他还跟我表达过,想要加入党的外围组织。要不是大姐坚持不想让他参与政治,我们应该早一点发展他,也不至于让军统抢在前面。

阿诚:可是,他现在的性格还有些飞扬。思想上,也没有经过系统的培养。

(近镜头)

明楼:实践是最好的老师。樱花号行动、营救行动和日本领事馆行动,我总是在找机会,安排他与组织的人接触。现在无论是董岩,还是陈锦云,都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无可替代的角色。种子早已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该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

(阿诚表情担心,明楼坚定)

阿诚:太快了吧,你是不是有点急于求成了。

明楼:是有点急,但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王天风要到上海了。

阿诚:你是说?

明楼:没错。你知道这对明台意味着什么。所以只有让他加入党组织,我们才有可能救他的命。

 

12:40

【明台卧室】

(明台看画册看的高兴,敲门声)

明台:进来。

阿诚:气色不错啊,病怎么样了。

明台:我好的差不多了。

(阿诚随手翻到明台藏的画册,挑眉,好笑)

阿诚:给你。刚从海关收过来的,送给你了。自己收好了啊,要是让大姐知道了,我是不会承认的。

明台:阿诚哥,这香烟不是政府专卖吗,76号也卖吗?

阿诚:76号不负责卖,只负责运输而已。盖了章,就能进出港口。

阿诚:(放低声音)你不知道吗,76号和重庆政府高层勾结走私紧俏商品,香烟红酒鸦片什么都有的卖。

明台:真的?

阿诚:你以为呢!(一脸真诚)

明台:现在前线打仗都打成这样了,他们还发国难财?!

阿诚:仗打成什么样,他们可不关心,捞到手的才是真的。生意嘛,有来有往,战争导致的物资紧缺,双方都需要互惠互补,周佛海和军统的戴局长关系匪浅呐。明台,你这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阿诚:好了,我走了。

明台:打火机。

阿诚:哦。这个打火机不要随身携带,太沉,而且容易漏液,一不小心烧着自己。

明台:明白了。

阿诚:(放柔声音安慰)好啦。你也别那么郁闷了,你看看我,整天东奔西跑,累得马不停蹄,又要去76号送文件,又要去海关查关税……哦对了,我还有一份有关日军战俘营的改建规划还要送到战略物资部去。

明台:什么意思啊。

阿诚:反正啊,这份文件我肯定会放在大哥的书房里去。我就这一双腿,一天我可跑不过来十几个部门。

明台:你们累不累啊?直接给我不就行了。

阿诚:(黑化认真阿诚)嗯?你忘了大哥说的话了?我们和你,没有横向关系,自己动手吧。

明台:画蛇添足。

阿诚:(想了想,安慰)战时状态,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一定安全。你去看的时候要记住,这个家里不太平。

明台:我知道,家里有贼。

阿诚: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明台:不告诉你。

(阿诚表情探究,无奈,笑)

 

23:50

【明楼书房】

阿香专业单纯,陈锦云专业尴尬,明台从窗帘后出来还专门抹了抹嘴~~

 

27:32

【明台书房】

孤狼翻看明台的东西。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