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伪装者未删减版》第30集 楼诚部分 对白整理

早就整理好了,算是一个了结~~

 @清晓  @娇羞威猛先森  @小y  @楼高摘星诚  @死难官兵 


【著名的三毒牌桌对决】

(明楼发牌,向王天风示意,微表情都好赞~~)

王天风:牌面还是我大,你还不看底牌?

明台:赌场如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我就是喜欢绝处逢生的感觉。

王天风:年轻人就是爱冒险,不过,凭我的直觉,你赢不了。打牌靠的是技术,不单单是运气。

明台:不单单是运气,那还是有运气的成分喽。我就赌自己鸿运当头。

王天风:令弟的牌风很怪异,横冲直撞,一点不像你的风格。

明楼:他原来不这样,从来都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也不知道从哪个疯子那学了一些自以为是的本领,就开始变得以小博大,剑走偏锋。

王天风:如果令弟今天赢了,你应该好好谢谢那个疯子。

明楼:我们拭目以待(明楼笑的锋利)

(明楼微翘小指接着发牌)

王天风:牌面还是我大。

明台:无论您押多少,我都跟。

王天风:我不信你是同花顺,摊牌。

明台:我跟。

王天风:亮底牌吧,福尔豪斯。

(看明台亮牌,王天风咬咬牙,瞟向明楼)

王天风:牌洗得真好。

明楼:愿赌服输。

王天风:你的胃口大,我输得起。

明楼:(目光转向牌桌,眼睛发红)明台,你可以走了。

明台:王先生再见。

王天风:年轻人,千万不要以为你赢了。

(明楼咬咬牙,还是没说话)

明台:我知道。

明楼: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明台:输赢在一念之间,我赢了这一局,还有下一局。

王天风:如果有下一局,年轻人,记着,一定要押到底,因为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那个洗牌的会给你发一张什么牌。

(双毒对视一眼,一切不言中)

明台:我要订婚了(明楼转过身,深怕又出什么幺蛾子)王先生,您能来吗?

王天风:当然,祝你幸福。

明台:谢谢。

(郭骑云和阿诚在门外,明台走出来)

明台:我去车里等你们。

阿诚:好,一会一起回家。

(双毒牌桌前交流)

明楼:真没想到,我们经受了这么多的苦难,还要面对背叛。

王天风:我们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没有背叛和出卖的机会的。

明楼: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计划,你就不会为这个结果感到恐惧吗?

王天风:只要结果是我想要的,无论他伤害到谁,我都会坚持做下去,这就是我跟你最大的不同。

明楼:我佩服你的勇气和毅力,即使你会伤害我。

王天风:你还好吧?

明楼:不好。一直都不好。我就盼着有朝一日,谁能把我出卖了,把我拉出水面,让我正大光明地站出来,哪怕是站在刑场上,告诉天下人——我明楼不是汉奸,我是一个抗日者、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王天风: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了?

(王天风带着戏谑的嘲笑,明楼憧憬的脸沉下来,又自嘲地笑了下)

王天风:很抱歉,选择了明台做死棋。

明楼:他既然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就应该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

王天风:我还有别的方案。你……需要我改变计划?

明楼:我们可以死,其他人都可以死,唯独我兄弟不能死吗?

王天风:是我害了这孩子,早该料到的。

明楼:(叹气)这个计划事关第三战区未来战役的成败,只有你去执行,我才能放心。

王天风:我一直相信你的判断。从今天起,我会换个地方待着。

(明楼点头,阿诚和郭骑云推门进来)

阿诚:大哥,该走了。

王天风:走吧,别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了。

明楼:明台订婚,你真的会参加吗?

王天风:当然,我要祝他幸福,哪怕幸福很短暂。明天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我想在场。

明楼:这之前,不要再露面了。

王天风:抗战必胜。

明楼:抗战必胜。

 

13:30

【车上】

(三兄弟沉默)

明楼:牌打得不错。

(明台阿诚表情都有些复杂)

 

14:10

【明台卧室】

(明台对镜穿礼服)

阿诚:好了好了,已经很帅啦!哎呦,我的小少爷,能不能快点,大家都等着你呢。再不下去,大姐该着急了。

明台:知道了。等等(又去拿手表,阿诚无奈)

阿诚:快点儿。(去拍明台头,被躲过了)

 

【明家大厅】

明堂:(对明楼)小的已经订婚了,你什么时候啊,抓紧啊。

明镜:每次都那么磨蹭,不让人家陈小姐等急了。

明台:噢。

明楼:他只是表面磨蹭,心里急。

XX:新娘子来喽。

 

17:56

【明家大厅】

(大姐高兴的抹眼泪)

明楼:大姐,今天是个喜庆日子,怎么还难过了?

明镜:他成家了,我也总算是对她妈妈有个交代了。

(明楼神情复杂)

 

20:18

【院子的草坪上】

苏医生:你看他俩多恩爱啊,结婚后一个打理生意,一个相夫教子,你啊,就等着抱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侄子吧。

明镜:可不是,我就盼着,锦云给我们明家开枝散叶呢。大的那个我是指望不上了,还好有明台,也算我没白操这半辈子的心。

苏医生:我在燕云楼定了席,吃完饭,我们去天蟾舞台听戏啊。

明镜:好啊,难得今天这么好的心情。

 

20:53

【二楼露台】

明堂:你跟汪家那个丫头是不是还有来往啊?

明楼:工作上的来往。

明堂:汪家的人不能碰,别说她是仇人家的孩子,就算她是世家子弟,可她现在干的是杀人放火的勾当!

(明楼乖乖听着)

明堂:你……没干丧良心的事儿吧?

明楼:大哥,我就是替周佛海先生看看文件,打理打理经济事务,给政府出出经济计划,你不要想偏了。

明堂:呵,你水太深,我看不透。

阿诚:大哥,明堂哥。

明楼:来(举杯)。

明堂:听说,你把面粉厂给明台了?

明楼:是啊,这孩子呀,被我大姐给惯坏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嘴里在怕化了,心气高,出手又不高,我能怎么办?把面粉厂给他,让他试试水,学着自食其力吧。来(举杯)。

 

22:28

【院子的草坪上】

明镜:你可真听他的话,他让你拿,你就乖乖的替他拿?你这个老实孩子呀,由着我们家明台糊弄。

苏医生:你嘴上这么说吧,要是锦云欺负明台你就心疼了。

明镜:我才不心疼呢。明天呀,我要回趟苏州去,向明家的宗族长辈们报个喜讯,等回来以后,我好好教训教训他,把成亲以后的规矩都讲给他听!保准呐,他娶了锦云做个好先生!

(王天风来了)

明台:老师,您来了。

王天风:嗯,跟你说两句话。

明台:好。

 

23:55

【明台房间】

(阿诚利落进门,反手关门,犹豫片刻,拿走一只手表)

 

【院子里】

王天风:很抱歉,今天把你叫过来谈工作。

明台:老师,那天没跟你说上话,这次您回来,是要做……上海站的行动队队长吗。

王天风:你不关心我什么时候回的上海,倒关心我做什么位置?

明台:我是关心老师。

王天风:是吗?难怪呀,还带着我送给你的手表。

明台:经历了这么多,这块手表对我的意义和以前不同了。今天我订婚,一定得带着它。

王天风:可是于曼丽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戴过这块手表,压箱底就是压箱底,而且你今日戴着它,不单单是想戴着它吧,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明台:我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

王天风:做了什么事你心知肚明。说实话,军统走私这件事情我知道,国家现在处在战时,需要大量的金钱作为支撑,军统走私这是迫不得已。你知道炸毁整条船的货物意味着什么吗?当然了,你不炸我反倒觉得奇怪了。

明台:老师,这件事情无凭无据,凭什么就栽在我头上,您要一定说是我干的,我就说那是您教的。

王天风:呵,这话我爱听,能干出这种出格而且有种的事儿,一定是我王天风亲手带出来的。多好啊!真喜欢这种温暖又有人情味的家庭聚会。只可惜,我们的生命是属于这个国家,而不单单属于自己的家。

明台:有任务吗?

王天风:有一个重大且艰巨的任务,需要你的行动小组去完成。

明台:什么时候?

王天风:马上。有一份第三战区的密码本,需要你跟于曼丽去完成传送任务,情报的交接指令在这里。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也为了迷惑敌人,郭骑云会在指定地点拿到一份相同的密码本,一真一假,亦真亦假,两份密码本,同时送往第三战区,我们在真本上做了特殊标记,事关重大,第三战区数百万将士的生命,掌握在你我之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明台:是。

王天风:行动代号——丧钟。

明台: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

王天风:说。

明台:你和我大哥是老朋友吗?

王天风:朋友,谈不上,算是赌友吧。我们两打赌打了一辈子,就看谁先弄死谁(笑着说这句话,这次他们都想先弄死的是他们自己啊~~)我以为你不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明台,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珍惜美好光阴。恭喜你。

明台:谢谢。

 

29:43

【二楼露台】

明楼:拿到了?

阿诚:有了这块表,咱们家小少爷这次就是真的有口难辨了。

(明楼转头看了阿诚一眼,转身望了望四周)

明楼:行动吧。(阿诚猛然回头)

阿诚:现在?

明楼:丧钟敲响了……(阿诚咬了咬牙转身离去,明楼侧身看了看)

 

32:16

【明台书房】

(明台拆信封,倒出钥匙,看了信,把信纸揉成团,烧了,然后镜头转向桌上的镜框,里面是明楼和明镜)

 

【树林】

(阿诚用铁镐挖土,咬咬牙犹豫一会儿才把表扔下去,又埋上)

 

37:36

【明楼办公室】

(明楼背着手踱步)

明楼:现场布置好了?

阿诚:布置好了,看上去就像雨水冲出来的一样,我把明台的手表扔在了案发现场,就等着76号的福尔摩斯们去破案了。

明楼:朱徽英那边呢?

阿诚:所有重要的线索全都抛出去了,这些信息会引导汪曼春把目标转向明台。我们现在已经相当于把他出卖了。

明楼:毒蜂有什么话吗。

阿诚:毒蜂说,如果毒蝎被捕,他就照你的方案来,可如果今天出了什么岔子,指挥权就归他。

明楼:我跟毒蜂谈过他的行动方案,但他拒绝透露任何细节。虽然我知道他的方案一定更有效,但也一定会更致命!……就看今天汪曼春能不能人赃俱获了。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