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伪装者未删减版》第34集 对白整理

第33集   第35集 

这集25分钟以后的雨楼是整部剧的戏剧性最强的部分,值得反复看~~

我这部分算是结束了,之后靠你们啦~~~  @清晓  @娇羞威猛先森  @小y  @楼高摘星诚  @死难官兵 


【76汪曼春办公室】

藤田芳政:我也希望,令弟能够迷途知返,但就现在来看,恐怕是很难了。

(明楼从面无表情到略微担忧,看起来有些脆弱)

(阿诚在门外踱来踱去,夜莺走过)

夜莺:长官,我有事想向汪处长汇报。

高木:汪处长现在在审讯处审问犯人,藤田芳政长官现在正在使用这间办公室。

夜莺:是这样,那打扰了。

 

02:28

【梁萌萌办公室】

夜莺:梁处长。

(梁萌萌实力惊吓~~)

梁萌萌:怎么回事啊,不敲门不打报告,你要干什么呀?

夜莺:梁处长,我有情况向您汇报。

梁萌萌:有事找汪处长说去,现在76号红人是她。

夜莺:阿诚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您(递纸条)可不是汪处长。

(闪回:阿诚夜莺传递纸条)

梁萌萌:什么意思呀,让我去查,跟我有什么关系。

夜莺: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只是看样子,阿诚先生好像不太想要汪处长知道这件事。

梁萌萌:不想让她知道,有点儿意思。

夜莺:也有道理,这件事一出,风头都让汪处长给抢了,您是应该做点什么。

梁萌萌:叫人到后门集合,小点声,我马上过去。

梁萌萌:你什么时候跟阿诚这么熟了。

 

05:51

【审讯室】

(闪回:年夜饭全家人的欢乐场景)

 

06:30

(汪曼春出现,明台睁开眼)

明台:王天风为什么要出卖我。

汪曼春:对啊,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于曼丽身上的密码本。

明台:于曼丽?曼丽身上的密码本很重要,她宁可牺牲自己的命,也要保住那个密码本。

汪曼春:那郭骑云呢?

明台:郭骑云死了。他为了掩护真的密码本,上线说,他身上的那个是备份。

汪曼春:谁是你的上线?王天风吗?

明台:王天风,他是我老师,他出卖我。

汪曼春:那是明楼吗?说啊,说出来,说出来会好受一些。

明台:明楼,明楼他是……

汪曼春:他是谁?他是谁?!明楼是谁?

明台:他是我大哥。

(汪曼春拿枪指着明台)

汪曼春:我再问你一遍,明楼是不是你的上线?

明台:你怎么不开枪?为什么不打死我?

汪曼春: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我现在最想干的是踩在你的脑袋上,照着你的脸开一枪。

明台:你打死我吧,打死我,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09:20

【76号门外】

明镜:你把门给我打开,我要见明楼,我要见汪曼春!

宪兵:等一下,我得通报。

明镜:让开!让开!给我让开!我要见汪曼春!

 

09:46

【面粉厂门口】

(几辆车停下,梁萌萌下车,特务们翻东找西)

手下:梁处长,您看。

(电报纸)

梁萌萌:这个阿诚搞什么鬼名堂。

手下:报告梁处长,里面发现一间密室,有电台。

梁萌萌:走。把这都收了。

梁萌萌:全都带回去。

 

11:00

【76汪曼春办公室】

(明楼抚额,敲门声)

藤田芳政:进来。有什么事?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

明楼:我先出去一下。

藤田芳政:不必,坐下来一起听听吧。梁处长,现在没有什么可回避的,你有什么新情况就向我和明长官一起汇报吧。

梁萌萌:刚才我接到线报之后,我们行动处果断出击,从毒蝎的面粉厂当场起获了电台和密码本,还有部分没来的及销毁的电文(明楼抬眼)

藤田芳政:电文内容呢?

梁萌萌:正在抓紧破译,不过初步可以断定都是跟第三战区来往的电文,跟第三战区这次更换密码本的行动有关。

藤田芳政:好极了!不仅是当场抓获,现在物证也有了!

(汪曼春推门进来)

汪曼春:梁处长。

藤田芳政:你来的正好,梁处长刚刚赶去搜查了毒蝎的面粉厂,发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汪曼春:你去搜查他的面粉厂?

梁萌萌:什么意思?我不能去吗?

汪曼春:谁让你去的?

梁萌萌:什么叫谁让我去的呀?我干我的工作还需要你批准吗?

汪曼春:擅自行动,连个招呼都不打,我对你的工作方式表示质疑!

梁萌萌:您瞧瞧!您瞧瞧!藤田芳政长官,明长官,你们都瞧瞧!汪处长这一进门,不先问我搜查到什么线索,反而问我为什么要去搜查!怎么着,我端掉一个抗日分子的窝点还需要向你汇报?

汪曼春:这个案子是我负责的,什么时候、去哪里、怎么查我自有安排!梁处长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就擅自行动,你想干什么?打草惊蛇吗?!

梁萌萌:姓汪的,你少给我玩这套诛心论,76号又不是你一个人的76号,你也不是我的长官,我们的长官就在这,就算我要汇报,也跟二位长官汇报啊,你装什么大头蒜呢!啊?

藤田芳政:够了!吵够了没有!(日语)丢人现眼!

(藤田芳政推门走了,梁萌萌和汪曼春互瞪,汪曼春追出去前看了明楼一眼,梁萌萌可能怕明楼收拾,装成气的不知说什么的样子也一瘸一拐的走了,还贴心的把门给关好~~)

(明楼全程没有台词,但是抬眼、垂眼、眼珠快速动了动,眼神一直在变化,特别是梁萌萌也走了之后,眼神一寸一寸下降,闭眼,睁眼轻呼出口气)

 

14:13

【76办公室】

藤田芳政:你负责密码本这个案子,不代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去调查。我反复跟你强调要学着团结合作,要懂得以友善之意对待同僚,尤其是你的合作者!怎么就是做不到呢!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人在审问,一个人去调查,这不是很好吗?有必要发火吗?而且还是在明楼面前!梁处长工作态度积极,主动去搜查线索,帮你分担责任,你不但不领情还与他争执,这一点上,你确实不如梁处长。

汪曼春:是我不冷静,我检讨。

藤田芳政:不是向我检讨,你应该向梁处长表示歉意。

汪曼春:梁处长,对不起。

梁萌萌:(得意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知道错就好,我大人不计小人过。

藤田芳政:这次的行动真是辛苦你了。

梁萌萌:不辛苦。

藤田芳政:那就,去把缴获的情报汇总一下,都交给汪处长处理吧。

梁萌萌:是……啊?您说什么?

藤田芳政: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让你把全部情报转交给汪处长,由她负责整理和分析以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梁萌萌:不是,我的情报给她?

藤田芳政: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梁萌萌:没,没问题。

藤田芳政:嗯,没问题就好,现在去执行吧。

梁萌萌:是。

(梁萌萌离开)

藤田芳政:好吧,说正题吧,那个毒蝎怎么样了?

汪曼春:晕过去几次,但是,还没有问出我们想知道的东西。

藤田芳政:真是块硬骨头。

汪曼春:不过,明镜已经到楼下了。

藤田芳政:她来了?你有计划吗?

汪曼春:当然,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16:58

【76号 院子里】

(汪曼春款款走出大楼)

明镜:你们让我进去!我要见明楼!我要见汪曼春!我是明楼的姐姐!让我进去!我要见汪曼春!你们让我进去!让开!让开!

(铁门打开,明镜看见汪曼春强做镇定;楼上,明楼站在窗前)

明镜:您好,汪小姐。

汪曼春:您好啊,明大董事长。刚才门卫给我打电话,说您亲自到76号来,要见我,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

明镜:汪小姐,我本来是不应该来麻烦您的。但是我家明楼最近实在是太忙,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是不得已才来找您的。

汪曼春:噢,那我就不知道了,明董事长今天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呢。

明镜:汪小姐,我刚刚从苏州回来,就听说我家明台不知道犯了什么错,竟然被抓到你们76号里来了,还被套上了什么抗日分子的名头。您知道,我家明台虽然顽劣,但他一向胆子小,是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汪曼春:是吗,明大董事长?你究竟是真不懂事呢还是装不懂事?

明镜:你!

汪曼春:我告诉你,你最好搞清楚了,明台被我抓到76号来,有事实有证据,他可不仅仅是你说的顽劣之徒。你想要带他走,没那么简单。

汪曼春:况且以他现在的状况,恐怕他是走不出去的。

明镜:你把他怎么样了?

汪曼春:我想把他怎么样,就能把他怎么样。不过,你那个宝贝弟弟还真是一身贱骨头,我怎么敲打都敲打不醒。你看看,我这好好的一双皮鞋,愣是被他给弄脏了,溅我一身血。

明镜:汪曼春,你这个畜生。

汪曼春:骂我,骂我有用吗?骂我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要不这样吧,你把我这双鞋擦擦干净,我或许可以考虑让你见他一面,怎么样?不擦是吧?对!这才是你明大董事长做事的风格,宁折不弯。那我走了,您在门外静候,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令弟就会被抬出来了。

明镜:等等。

(明楼叹气)

汪曼春:明镜,我23岁那年就在你家门口发过誓,我一定要嫁给明楼。我现在就是在等着你咽气呢。你头天死,我第二天就会进门,我会以明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亲自给你发丧。看在你是明楼大姐的份上,我想送你一份小礼物,你一定会喜欢。

(明楼嘴角颤抖)

汪曼春:因为,这是明台的东西。(血指甲,明镜惊痛)这是我从明台手指上一根一根拔下来的,十根手指甲一根不少,通通都是连根拔起,您数数。还有这张手帕,明董事长,您还记得吗?想当年我一针一线在上面绣了一对并蒂莲花,送给我师哥的。可它却被你一刀剪成两段!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当然这张手帕用来包明台的骨灰还是小了一些,不过用来包他的残渣废料是绰绰有余了,对不对?大姐!

明镜:汪曼春你不得好死。

汪曼春:我会怎么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和你那个宝贝弟弟一定会死在我前面。我告诉你,明台在死去活来的时候,叫了两声妈妈,叫了无数声“姐姐,救我”……

(明楼眼神冰冷)

汪曼春:当然了,救,你是救不了他了,收尸还是可以的。

明镜:明台……

汪曼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这个机会——就看在你跪下来求我的份上。哦,还有,顺便告诉你一声,这个东西我是出于一片好心才给你留下的,等明台执行了死刑,你连他的灰都找不到!留着,做个念想吧。

明镜:(悲泣)明台……明台……

 

24:10

【楼上】

(明楼眼皮颤了颤,咬咬牙,吸气闭目,极力平复心绪)

(藤田芳政进来,明楼警觉微侧头)

藤田芳政:明先生,你家大姐跑到政府机构闹成这个样子,实在令人非常难堪。

(黑化阿诚斜眼看了眼汪曼春)

藤田芳政:现在任何人出面都不合适,只能请您下去劝一劝了。

明楼:当然,我家的事,当然由我来出面。给您和汪处长添麻烦了。

藤田芳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如果真的把明镜刺激的精神失常,以明楼现在的身份会让我们很难下台的。

汪曼春:藤田芳政长官您多虑了,这姐弟俩远比你想象中要坚强,不用点极端的手段很难让我们接近真相。

 

25:39

【76院子里】

(明镜在雨中哭泣)

阿诚:大姐,大姐,快起来(奔出,把明镜扶起来、披外衣)

明楼:大姐,你还好吧。

明镜:我好不好你还在乎吗!明台到底怎么样了?!

明楼:我会想办法的。

明镜:想办法?你想什么办法?你说给我听听!我问你想什么办法!你看看这是什么,你看看这是什么!你看它呀!

明楼:大姐,他的事情很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先回家去,回家去等我的消息,不要再逼我了好吗?

明镜:明长官我求求你了,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你把我也抓起来吧,你把我也抓起来吧!让我去替明台死,让我去替明台死,明长官!

明楼:阿诚!你是死人吗?送大姐回家!

阿诚:大姐,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去说,走。

明镜:我不回去!明台在这里我哪都不去!我哪都不去。

明楼:大姐,我请你回家!

明镜:家,家在哪呢?家里的人呢?人都在哪呢?!汪曼春这个畜生!他要杀你的弟弟呀,你都不知道救他。她这样对待咱们的家人,你的血性哪里去了?你还是不是明家的男人!

(大姐甩了明楼一巴掌)

阿诚:大姐。大姐,大哥是有苦衷的,你千万别这样。

明镜:他能有什么苦衷?我今天才知道,你就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投机分子!你自己想想,你在家里怎么跟我说的?你当初在家里怎么跟我说的?说你是……

(明楼甩大姐巴掌)

明楼:闹够了没有!

阿诚:大姐!大姐!

明楼:闹够了没有!如果不是我坐在这个位子,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讲话吗?你早就被抓进去了!求我什么?如果你今天晚上就进去了,我怕你都活不过明天早上!你还想让我怎么样?你要我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能称了你的心?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替你们收拾这些残局!大姐……

明镜:别叫我大姐,我没有你这个弟弟,我没有你这个弟弟!

明楼:你说什么?(表情太贱了~~)你没我这个弟弟?大姐,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我们才是亲姐弟!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明台什么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而已,我们养他,养大他、教育他,到头来他做了什么?他居然要杀我!如果不是我临时改变了行程,我早就已经死在他的枪下了,你知道吗?

明镜:不会的,明台不会要杀你的,你一定是搞错了。

明楼:是你搞错了大姐!他走到今天这步,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从小溺爱他、娇惯他,让他任由性子胡来,才干出今天这种无法挽回的事情。你以为我不想保他吗?可是保了这么一个忘恩负义、是非不分的东西我们会是什么下场?是,到时候我这个官做不成,我无所谓,我不在乎,我是怕他把大姐你、把我们明家拖累到万劫不复!到时候我们怎么向明家的祖宗交代?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明镜:明长官,难道你就不救他了吗?我们怎么对得起他的母亲呀?

明楼:好,我可以救他。只要你告诉我,我的死活你不在乎,明家的未来你也无所谓,只要你告诉我,我现在就进去救他。你说呀!我也不想大义灭亲,但是这种事情,我无能为力。阿诚!送大姐回家。

阿诚:大姐,我们回家。

(梁萌萌在背景里又是叹气又是不忍)

梁萌萌:长官玩笑好看吗?政府养着你们心都让狗吃了!走走走,快走!

藤田芳政:明先生,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表示非常的遗憾,回去好好安抚一下吧,别让明董事长太过伤心了。您为稳定大局所作出的牺牲我表示敬佩。

汪曼春:师哥。

明楼:别碰我,我不需要同情和怜悯。

汪曼春:我知道你伤心。到现在你还没有看清楚吗?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是真心爱着彼此的。我不会离开你,你也不要再抛弃我了。

明楼:曼春,我没前途了。事业毁了,家也弄成这个样子……

汪曼春:师哥,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就是我的一切。

 

36:56

【76梁萌萌办公室】

梁萌萌:闹了半天,姓汪的是为了这个呀,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新颖、够别致!朱小姐,学着点儿吧。什么事,说吧。

夜莺:阿诚先生临走前说,晚上想约您见一面,地点约在您家。

梁萌萌:嗯,知道了。

 

37:35

【上海饭店门前】

(汪曼春扶明楼下车)

汪曼春:哎,小心点。

服务生:两位请。

(明楼进门前还专门看了看左右后方~~简直处处铺垫,这是为梁萌萌手上的照片作解释吧——看被安排照相的人)

 

37:53

【明家】

(阿诚快速踱步)

阿诚:怎么样?

苏医生:明董事长只是过度伤心和激动,休息一晚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阿诚:麻烦你了苏太太。

苏医生:这交给我吧,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阿诚:放心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马上就走。

苏医生:小心点。

 

【梁萌萌家】

(黑化阿诚出场)

梁萌萌:出了这种事,你不知道避避嫌,你到我这来干嘛呀?

阿诚:避嫌已经顾不上了,我来是找你帮我办件事情。

梁萌萌:你不说我也知道什么事,明台现在在汪曼春手里,想要放了他,我实在办不了。

阿诚:谁说让你放了他?

梁萌萌:那你找我来干嘛呀。

阿诚:杀了他。

梁萌萌:杀了他?你疯了吗?你们明家不救他也就罢了,可也不能……你们可都是国字辈的啊。

阿诚:都是国字辈的,那你想象我们为什么杀他?南田洋子谁杀的?

梁萌萌:明台。

阿诚:对。明台现在已经不是国字辈的了,他投靠了共产党。而且上次刺杀目标根本就不是南田洋子,他真想杀的是我大哥!

梁萌萌:他可是你明家从小养起来的呀,他真下的去这手啊?

阿诚:他这次落在汪曼春手上绝对撑不到底。

梁萌萌:他已经撑得够久的了,他要真想害你们早就招了,受这罪干嘛呀?

阿诚:你太不了解他了,他在等机会,他在等一个可以和汪曼春谈条件的机会。我敢断言,过不了明天,他一定把我和我大哥咬出来。我们一旦倒霉,你想,下一个会是谁?

梁萌萌:那就把他赶紧捞出来送走吧,毕竟是亲兄弟!

阿诚:你傻呀,如果这次我们把他救出来,谁敢保证下次他不会再对我们下手?所以这次,我们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尽早把他干掉。梁处长,杀了他其实是在救你自己。

梁萌萌:可他人在汪曼春那啊,我总不能冲进去打死他吧。

阿诚:去找藤田芳政。

梁萌萌:谁?藤田芳政?他现在跟汪曼春穿一条裤子,我去找他,他能帮我?

阿诚:(从包里拿出文件)打开看看。

 

41:53

【藤田芳政办公室】

藤田芳政:明台他竟是共产党?

梁萌萌:是,他亲口承认的,这口供上有他的指印和签名。

藤田芳政:明台是汪曼春审问的,她在做什么?为什么是你来送这份口供?

梁萌萌:因为汪曼春她压根就不会把这份口供交到你的手上。

藤田芳政:你的意思是说,明台其实早就招供了,但是汪曼春却一直掩盖事实,没有汇报到特高课?

梁萌萌:是的。

藤田芳政:为什么?

梁萌萌:因为汪曼春就没想真正要明台的性命,她想要的是这个。这一张是今天下午,您离开76号以后拍的,这张是今天晚上刚刚拍到的。汪曼春很清楚,明台要是真的死了,明家一定不会放过她,她跟明楼就永远也不可能了。她是设计了一出苦肉计给您看的,一旦等到时机成熟,她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把明台给救出来,还明家一个人情,以便缓和她跟明镜之间的关系,好让明镜答应她跟明楼在一起。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