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烽烟遍地》第8集 牧良逢部分 对白整理

牧良逢:(得意~~)中杉大佐,枪是用来打人的,不是蒙人的。如果不想打死人,就不要拔出来嘛。

 

美织子:(抿嘴笑)好吧,我承认我拿了他一些钱。

中杉正:(两手交叉抱在胸前,身体往后靠在椅子上)他贿赂你。

 

【贵宾招待所窖子狼的房间】

顺子:柳烟姐在这儿,我去看看她。

阿贵:能见到的时候自然会见到。再说了,柳烟姐活着,也不是每个人都会高兴。

(良逢瞪窖子狼一眼)

窖子狼:小牧,以前我们是仗着有龙思良这个筹码,一直有恃无恐的。可现在龙思良死了,那丽子凭什么受咱们的摆布,你想过没有啊!

牧良逢:那是人家丽子心好,她自己也看不惯小鬼子作恶。你别拿你那个狼心狗肺想别人。

窖子狼:小牧,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牧良逢:看出来啥呀?啊?

窖子狼:人家丽子为了救你,把自己的男人都拼进去了,难道你看不出丽子对你有意思吗?你看不出来吗?

牧良逢:(猛地站起来)你少胡说八道!你别以为柳烟回来了,你就拿我们俩搬弄是非(说“搬弄是非”还吭了下,充分体现良逢的读书少~~~)

窖子狼:好,这事先不说了。现在离给援军的发报时间还有二十四小时,我不希望这段时间出现什么意外,任何突发情况都会使我们前功尽弃。小牧,不是我多想,丽子她毕竟是日本人哪。

牧良逢:这事不用你教我(翻一眼窖子狼,开门走了)

窖子狼:小牧!小牧!蠢蛋!

 

05:00

【贵宾招待所卧室】

(良逢脸色发黑,推门进来)

樱木丽子:我胸口有点闷,出去透透气。

牧良逢:丽子。今天的事儿,谢谢你。

樱木丽子:请不要再说了。

柳烟:小牧,丽子真的是日本人吗?

牧良逢:是,但是她跟别的日本人不一样。

 

09:04

【卧室】

柳烟:这么说,丽子不但没了丈夫,而且连家都回不去了。如果我真的死了,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牧良逢:瞎说什么呀你!你不能死,咱们都不能死!咱们都得好好活着!

柳烟:可我是你的累赘,我会拖累你的,拖累你的那帮兄弟。

牧良逢:大不了咱们一起死。

 

10:30

【卧室】

柳烟:我知道你不怕死,我也不怕。小牧,可你要明白,我们要死得值得才行。丽子为了这件事付出了那么多,我们不能让她白白付出。所以你要答应我,把这个鬼地方夷为平地。

(良逢点头)

 

12:16

(空镜头:电线杆冒火花,二楼室内走道的灯灭了,由明亮变暗)

【贵宾招待所室内走道】

牧良逢:窖子狼,停电了!

窖子狼:怎么了,我知道啊,干嘛叫这么大声?

牧良逢:你个笨蛋,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以前是因为电磁设备影响了我们对研究所的定位,现在停电了,我们终于可以精确定位了。

窖子狼:老天帮我,我去找他们。

 

13:30

(暗处,墙后面,良逢向窖子狼打手势)

 

【中杉正的房间】

中杉正:以南部14的威力,这么近的距离有必要打两枪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有这样混乱的逻辑、这样糟糕的枪法。很有可能是一个有资格佩戴南部14的非战斗人员。

美织子:我已经排除张觉了,他就是个惜财如命的家伙。

(鬼子铁林眼睛黑沉沉的,慢慢推理,听美织子说的,点头,突然觉得不对,眼神猛地转向美织子,微微颤动,上下打量)

美织子:(抿嘴笑)好吧,我承认我拿了他一些钱。

中杉正:(两手交叉抱在胸前,身体往后靠在椅子上)他贿赂你。

美织子:不算是贿赂,其实是我抢的。

中杉正:你要钱(重音)干什么?

美织子:战争总要结束,我们两个总要生活。

(两人对视,鬼子铁林先移开视线,美织子有柳爷的风范啊~~~发现铁林又拿了女搭档的剧本~~~)

士兵:报告!报告大佐,在厂区里面发现这个东西。

美织子:美制柯尔特手枪,这上面还有字,“牧良逢”,这是牧良逢的枪。

(烛光下,手枪柄上名字的特写)

美织子:他不是因为背叛国民党被枪决了吗?难道是对方故意的,为了迷惑我们?

中杉正:厂区内真的有可能有特务,而此刻他正藏在某一个角落里。

美织子: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刻搜索整个厂区,一个一个人逐个排查。

中杉正:不。我们直奔招待所。

 

16:50

(良逢在墙头快速跑动,窖子狼背景音)

窖子狼:你守住电网,一定要保证半小时内,整个厂区处于黑暗之中,成败在此一举。

 

(良逢趴在墙头,瞄准器观察,铁林和美织子乘车)

美织子:大佐,来电了。

牧良逢:快点儿,快点儿。(射击)

(这么长时间的戏,不可能是真的打雷闪电,看来真是做的效果)

美织子:全部下车,都下来,快。

牧良逢:快点儿,快点儿。(射击)

(车爆炸,良逢撤走)

 

20:35

【贵宾招待所客厅】

樱木丽子:他们回来了。

柳烟:丽子,来,喝点热水。刚沏好的茶,来。怎么样啊。

阿贵:别提了,差点没回来。

窖子狼:我们低估了中杉正,要不是小牧随机应变的话,我们全完了。

樱木丽子:出什么事了?

牧良逢:(边藏枪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中杉正也低估了我。就我那两枪,这小子就算不完蛋也得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的。

柳烟:看把你能的(秀恩爱~~)

窖子狼:小牧,我们先回去了。柳烟,张觉一会儿来接你。

牧良逢:什么时候又轮到你……

柳烟:你们放心吧,小牧他会有分寸的。

(中杉正带人进门)

窖子狼:大佐,出什么事儿了?

中杉正:我要见龙先生。

窖子狼:抱歉,天太晚了,我家少爷不见客。

美织子:例行军事检查,请务必配合,让开!

 

【贵宾招待所室内走道】

(良逢坐在椅子上扭头看,特写)

窖子狼:少爷,我跟中杉大佐说,他……

牧良逢:我来招待中杉大佐,你回房间吧。

窖子狼:是。

牧良逢:怎么?中杉大佐是要抓我们走吗?

中杉正:我来是例行检查。美织子,那半边就交个你了。

美织子:嗨!

中杉正:龙少爷,打搅了。

牧良逢:(猛地跳起来把士兵推开)我和我夫人的房间也是你们想搜就搜的吗?

中杉正:我是在执行军务,请龙少爷配合。

牧良逢:(良逢扭住中杉的胳膊,中杉用枪指着良逢)换枪了。

中杉正:我正在找这把枪的失主,找到了我就会把枪还给他。

牧良逢:枪是好枪,可今天你想进这个门,门儿都没有。如果有人想侮辱我龙思良的妻子,除非先打死我。开枪啊。有种开枪啊!

牧良逢:中杉大佐,枪是用来打人的,不是蒙人的。如果不想打死人,就不要拔出来嘛。

(这得意劲儿能气死人~~~)

樱木丽子:中杉大佐。中杉大佐,请您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您是想从此就跟整个樱木家族对立了吗?

中杉正:请樱木小姐配合我们的检查。

樱木丽子:我已经跟宫木叔叔打过电话了,有什么事情一会儿等他过来,您直接跟他说吧。樱木丽子:请便。不过我提醒您,如果没有搜出什么的话,请您给我一个交代。

美织子:大佐,几位能解释一下这个吗?

窖子狼: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护送我家少爷一路走来,为了我们家少爷和夫人的安全,当然需要地图和指南针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找到这里。

中杉正:那这些怎么解释?这是绘图工具吧,难道龙少爷还有边走边绘制地图的爱好吗?

顺子:我们家少爷知道我们的行程会经过国统区,所以特意吩咐我们带上工具绘制地图,以便为皇军以后的军事活动提供帮助。

牧良逢:别跟他们废话了。我现在越来越不明白,我们龙家为什么要为他们付出这么多。回去之后我会向家父报告的。

宫木:你们在干什么?

樱木丽子:宫木叔叔,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

宫木:怎么回事?

中杉正:例行检查。

宫木:龙先生一行不归我们研究所辖制,检查就不必了。

中杉正:只要在我研究所辖区范围之内,就有义务配合我的检查。

宫木:好了!我知道你今天遭受了意外,回去养伤吧,你不要让我再为难了。

中杉正:司令官阁下!

樱木丽子:宫木叔叔,您来得正好,就让中杉大佐好好地把我这里搜查一下,您也好给我做个见证。

中杉:见证是可以做的,检查就不必了。大小姐,你就不要多心了。

樱木丽子:宫木叔叔,这是丽子自愿的,不会埋怨谁,请吧。

中杉正:美织子,请搜查龙先生夫妇的卧室。

美织子:嗨!

美织子:龙思良一行一共报备行李十三件,刚才随从屋里六件,再加上这里的六件一共十二件,还少了一件。

樱木丽子:那件行李里面装的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便示人。

中杉正:请樱木小姐现在就当着宫木司令官阁下的面,告诉我那一件珍贵的行李,藏在了哪里?

樱木丽子:既然中杉大佐这么说,那就请少佐去我的房间暗室看看吧,那件行李就在里面。

樱木丽子:等等,这件行李非常贵重,由我的丈夫来把它打开。

(良逢看中杉正翻行李,眼皮垂下,眼珠快速动了动)

宫木:怎么了,有夹层吗。

宫木:哈哈,果然是很贵重啊。好了,不要再翻了,已经够丢人的了,下去!

宫木:大小姐,是我治下不严,才惹出了这么多的笑话。我明天会登门谢罪的。龙先生,大小姐,给我这个老人一个台阶下吧,就不要再生气了。

樱木丽子:宫木叔叔,这不关你的事,是中杉大佐一直在为难我和我的丈夫,我们都很害怕他呢。

(良逢垂着眼,一脸轻蔑“我怕他?”)

宫木:请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请各位休息吧。

牧良逢:哎,怎么了?

樱木丽子:帮帮忙,帮我把腰带解下来。

牧良逢:啊?

樱木丽子:帮我把腰带解下来。

(良逢帮忙)

牧良逢:我说你把枪藏哪儿了。

顺子:天呐,你都藏腰上了,好几十斤呢,难怪你一动都不动。

樱木丽子:枪管在房间的窗户上呢。

 

32:28

【贵宾招待所室内走道】

(敲门声)

窖子狼:是张觉。

张觉:他们走了,刚才没事吧?

牧良逢:没事儿。

张觉:我是带柳烟走的。

柳烟:小牧,你放心吧,张觉会保证我的安全的。

牧良逢:千万注意。

柳烟:嗯。

张觉:不会有事的,明天早上我就把柳烟送过来。

牧良逢:走吧。

张觉:走吧。

窖子狼:哎,等等。我也不想瞒你了,我们这儿出了点儿事。

张觉:还有什么情况。

窖子狼:我们的定位出了问题,需要你的帮忙。

 

33:33

【中杉正的房间】——正好在招待所对面

(中杉正和美织子拿望远镜观察)

中杉正:进去多久了?

美织子:大概一刻钟。

中杉正:接送一个女佣,太久了。而且他们好像都在龙思良的房间里,可能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美织子:很难把张觉这种人跟龙思良联系在一起。

中杉正:龙思良可以同时出现两个,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34:15

【贵宾招待所客厅】

(几人围着桌上地图指点)

窖子狼:你说有两个实验室。

张觉:我不敢肯定,但是我观察到每一次他们运送实验人员的车辆,都是从这个地方进入的,但是一些失败武器导致的死亡人员却是从这个地方运出的,然后才被送到焚尸炉烧掉。

牧良逢:我去过实验室,确实是在地下。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两个门全部都是实验室的门,虽然从地面上看起来分成两个部分,其实在地下是连接起来的,那么这整个区域全部都是实验室的地下部分。

窖子狼:这就对了,阿贵在这里碰到了实验员,顺子在这里发现了焚尸炉,跟我们勘察的地形是一样的。

顺子:这么说实验室有一部分是地上建筑,这是因为它隐藏得很隐蔽,不容易被发现?我知道了,你看,这里有一排旧房子,守备森严,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我想这一定就是实验室的地上部分。

窖子狼: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这个兵工厂的大门究竟在哪里?

张觉:这个,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跟你们一样也是蒙着眼睛进来的。

窖子狼: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谢谢你,其他事儿有我们呢。

张觉:好吧,那我走了。我不能够待太久,会有人怀疑的。

牧良逢:自己小心。

 

37:25

【客厅】

(丽子给众人泡茶,唯独没有良逢的)

牧良逢:哎?我的呢?

顺子:傻了吧,这不明摆着的吗?还腆着个脸找不自在。

牧良逢:小鸡肚肠。

阿贵:那叫小肚鸡肠。

牧良逢:我就是那意思!你没看我,我都不跟她计较。

阿贵:那是,柳烟回来了,你当然不跟她计较了。你就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想?

窖子狼:对啊,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一想。

牧良逢:我们哥几个说话关你屁事儿。

窖子狼:小牧,你想想,如果你是日本人的话……

牧良逢:你他娘的才日本人呢。

(丽子听见,气跑了)

窖子狼:哎,你们看啊,如果我们站在日本人的战略角度上想一想,这个研究所放在什么位置上最安全,而且还要方便补给,这么大的一个工厂,吃喝拉撒的不是一件小事啊。

阿贵:还有一点很重要,张觉刚才提到,日本人为了自己辖区的安定,从来不在自己的辖区抓劳工,可是他们又要把这批新研制的武器尽快的送到部队上。照这样看,咱们现在所在的这个研究所,应该离国统区非常非常的近。

(拿起窖子狼的杯子喝水,窖子狼无奈的翻白眼,良逢还瞅他)

牧良逢:有道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