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烽烟遍地》第12-13集 牧良逢部分 对白整理

#靳东1222生日快乐#

 

第十二集

最后两分钟太苏了!!!光线也非常好!!

 

05:27

【临时医务处】

(良逢发呆)

猛子:我还没死啊。

姚军医:死不了,子弹从背后穿出去了,没伤到内脏,要是留在里面就不用抢救了,好好休息吧。

猛子:谢谢。

姚军医:哎,发什么呆啊,给牧连长换下纱布,时间长了会感染的。

樱木丽子:我不会。

姚军医:不会?不会就学。

猛子:小牧,窖子狼他们去找柳烟了,有消息会告诉你的。

樱木丽子:良逢君,你也不要太自责了。

牧良逢:你是不是巴不得她死啊!

樱木丽子:我……我……

牧良逢:走开!

樱木丽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丽子眼泪汪汪,知道自己错了,向旁边看看,打圆场窖子狼也不在,没办法,走了~~)

 

11:56

【制造厂院内大坑旁也就是秘密通道

牧良逢:看见窖子狼没有?

士兵:在下面呢。

牧良逢:什么时候下去的?

士兵:有一会儿了。

牧良逢:还有谁跟着去了?

士兵:就他一个人。

牧良逢:就他一个人?

士兵:他没让人跟着。

牧良逢:去忙吧。

 

13:04

【大坑里】

(窖子狼发现敬冈的研究笔记)

 

16:16

【大坑旁】

(美织子瞄准着良逢,射击,良逢一脚踩空,掉进坑里)

 

17:04

【大坑里】

(良逢躺在窖子狼身上)

窖子狼:牧良逢,怎么哪儿都有你啊!我真是出门不看黄历。你给我起来,我没让石头压死,差点让你把我压死了!

 

19:22

窖子狼: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找到柳烟我会告诉你,你下来干什么呀?!

牧良逢:我来过这儿。

窖子狼:小牧!

(一大块伪装成水泥石板的泡沫塑料掉下来)

窖子狼:我说祖宗,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这下好了,出口给封死了,怎么出去啊!

牧良逢:老子他娘的来了就没想出去,你要能有办法爬出去,你走你的。

 

22:41

(听见上面喊人)

窖子狼:我还在这儿呢!我在他死了!

牧良逢:你他娘的才死了呢!猛子!想办法去找把铁锹给我扔下来。

猛子:什么?你要什么?

顺子:铁锹!快,快拿铁锹!

樱木丽子:你们快去找铁锹!他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

猛子:(压低声)找什么找,你要铁锹给他真上不来了,他那是挖柳烟!

猛子:小牧,铁锹找不到!我让他们给你找根绳子,你先上来,咱们一会儿把洞口炸开!

牧良逢:你他娘的现在也学会编瞎话了啊?(对窖子狼)都他娘跟你学的,一句实话没有!

窖子狼:那还不是你给逼的吗?

牧良逢:你闭嘴!

(2333333~~~平时窖子狼被骂从不回嘴,现在回嘴,良逢扛不住啊)

 

31:30

(绳子扔下来,窖子狼拽了拽)

窖子狼:哎!怎么样?上不上去啊?

(这灯光打的,显得脸好大,太像明楼了!!呆愣回忆,皱眉)

窖子狼:牧良逢,这隧道随时会倒塌,而且鬼子随时会回来,上面那么多兄弟呢!

牧良逢:林子里有埋伏。

窖子狼:你说什么?

牧良逢:我这儿是不是有伤口?

窖子狼:是啊。

牧良逢:是不是子弹划过去的样子?

窖子狼:小牧,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牧良逢:不能上去,他们上面有埋伏。

 

37:22

【大坑旁】

(战火纷飞,都躲在铁桶后~~)

顺子:连长,鬼子援军到了,好像是精锐部队,还有重型武器,大门肯定是守不住了。

牧良逢:守不住就守不住,跟他们拼了!阿贵,带人走!

阿贵: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猛子:没错,要死兄弟们死在一块!

窖子狼:胡闹!都什么时候了还意气用事!

阿贵:谁胡闹了!你才胡闹呢!门都被鬼子堵了,往哪儿走?!

窖子狼:笨蛋,下面不就有路吗?顺子,准备炸药!

顺子:好。

 

38:58

顺子:炸弹安好了。

窖子狼:引爆!

(大坑爆炸,众人低头,小石子乱飞)

牧良逢:我跟窖子狼掩护,你带所有人撤!走啊!

猛子:撤!

牧良逢:快撤!

 

40:15

(大坑旁跟放烟火一样,还挺好看的~~)

(隧道中,良逢跑了几步,停下往回看,被窖子狼拽走)

 

40:54

【山路上】

(一行人跋涉前行,良逢被顺子和丽子扶着)

窖子狼:猛子,这样撤退不行,万一鬼子炸开洞口从后突袭怎么办?

猛子:小五!带几个人守住这个洞口。

小五:是!

窖子狼:小五人手不足,我留下来指挥,你带人快离开,看住点小牧。

牧良逢:等等,我拖着一条腿走不快,你们俩带人走,我来断后。

窖子狼:不行,你是连长,你领着大家撤离!

牧良逢:我说我断后你他娘的听不懂啊?

窖子狼:我……好!枪在我这,你拿着!你不是想死吗?我告诉你,你别拖累大家!

猛子:你俩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

牧良逢:只有我断后是最合适的。你们俩就负责把所有人都带出去,我没那么容易死。

顺子:连长,我跟你去。

牧良逢:闭嘴!这时候只有你跟阿贵的战斗力是最强的,你们俩就听他们的指挥,把所有人都给我安全的带出去。听明白没有!!

顺子:是。

窖子狼:小牧,你……

牧良逢:什么也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窖子狼:好,我们在龙脊岭等你。

牧良逢:走吧。

窖子狼:自己小心点儿。

小五:(扶着良逢)走,慢点儿,小心点儿。

 

第十三集

 

05:44

【山路上秘密通道出口】

小五:连长,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动静啊?

牧良逢:(语气柔和)再等等,等他们撤的再远点儿。

小五:好。

小五:连长,你看,他们来了。

牧良逢:这么快,准备战斗!

小五:怎么往那边去了。

牧良逢:查一查那条路通向哪儿?

小五:是。连长,龙脊岭,连长。

牧良逢:龙脊岭?这不是猛子他们撤退的方向吗?

小五:那怎么办?

牧良逢:快,走!全力赶上猛子他们!

小五:连长,慢点儿。

 

12:50

【草丛里】

(听见远处枪声)

牧良逢:快,都跟上!

 

15:03

(良逢拨开草丛赶到)

(瘸得有些站不稳,悲伤看着排成一排的兄弟们)

(敬礼,主要人物都有特写)

 

23:23

【日军营地】

中杉正:我……

(抹下帽子,寸头小青年啊~~实在很难想象那个对别人心思阴狠歹毒的人看起来这么软萌毫无攻击力)

中杉正:我只能服从军规,对不起了。

(全程没有抬头看美织子,只在她走远后,才敢看)

 

24:07

【山洞,牧良逢他们的暂歇处】

(良逢专心的雕刻柳烟的头像,偶然抬头发现丽子冻得直搓手,想了下,把身下的毯子扔过去)

牧良逢:照顾好自己吧。

牧良逢:顺子和阿贵出去多长时间了?

窖子狼:两个小时了。要不然我出去找找。

猛子:去哪找啊?再等等吧,我知道他俩的功夫,不会有事儿的。

 

26:08

牧良逢:你们俩歇着吧,我来值守。

窖子狼:怎么样猛子,要不要让姚军医帮你看看。

猛子:(看看牧良逢)别操心我,你还是多留意他吧。

姚军医:慢点儿,来,我看看伤口。

猛子:我没事儿。

(窖子狼看着良逢的背影若有所思)

 

27:30

【日军营地】

(中杉正和美织子篝火旁回忆、拉手、煽情,中杉正总算硬气了一回,抓紧美织子的手没被甩开)

 

35:07

【山洞,牧良逢他们的暂歇处】

 

【回忆】

 

(窖子狼拍下他的肩膀,又被良逢制住了~~第几次了?)

窖子狼:是我,你疯了!

猛子:怎么了?

窖子狼:我怎么知道他怎么回事,他又犯神经了!

(良逢坐在石头上,神情恍惚)

阿贵、顺子:连长!连长,是我们!

猛子: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阿贵:漫山遍野的全是小鬼子,要不是天黑了,我们俩真被堵在那儿了。

窖子狼:交火了?

顺子:不算交火,就是碰上几个,被我们解决了扔在山沟里,一点儿响动都没有。

(良逢起身,眼前不停的有回忆闪过,神情恍惚,跌坐,倒下)

猛子:小牧,你有什么办法吗?小牧……小牧!快!军医!

窖子狼:他怎么了?

姚军医:心率过速。高烧,给他抬下去。

姚军医:麻烦了。

猛子:怎么了?

姚军医:盘尼西林用完了。

猛子:我不是刚才还吃了吗?

姚军医:那是最后几片了。

猛子:哎,都怪我。

姚军医:不关你的事,他体力透支,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咱们要尽快想办法给他降温,不然他会烧坏的。

阿贵:顺子,你去烧点儿开水,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顺子:好。

 

39:27

(良逢没戴帽子,昏睡中,丽子给他擦额头)

樱木丽子:能不能把火再烧的旺一些。

窖子狼:不行,越大越有烟,会被敌人发现的。

猛子:这药哪来的?

阿贵:有山就有药。

猛子:这些破玩意管用吗?

阿贵:肯定没问题,我家三代厨子,个个武艺高强。

猛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臭贫。

阿贵:这人活一口气,你瞧瞧现在你们大家,一个个全死气沉沉的,别说病人,就是你们身体好的,那也扛不住啊,都想办法活泛活泛,咱们给连长,长点人气儿,小伤小病的一天也就熬过来了。

顺子:就你怪道理多。

猛子:别说,阿贵说的有点儿意思。来,顺子,唱一段。

(丽子把柳烟的木雕放在良逢的头旁边)

 

【良逢梦中】

(没戴帽子的良逢转头)

柳烟:你为什么要开枪打我?

牧良逢:我没有开枪打你。

柳烟:你是要杀了我吗?

(良逢后退半步)

柳烟:你真的要杀了我吗?

(良逢低头看满手番茄汁)

柳烟:你带我回风陵渡。

牧良逢:我没有开枪。

柳烟:我想回风陵渡。

 

牧良逢:(梦话)柳烟,我们回家。

樱木丽子:姚军医,他说话了!

姚军医:退烧了!阿贵,你用的什么草药,这么管用?

阿贵:我这可是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

猛子:退烧就好,可是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容易被人发现。

顺子:哎,醒了!

猛子:小牧。

牧良逢:猛子,快把地图找出来,把顺子和阿贵侦查的位置都标出来。

猛子:好。

(虚弱的扭头看到头旁的木雕,陷入回忆,满眼泪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