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狼烟遍地》全剧对白 靳东部分(11-20集)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一集

01:46

(良逢趴在小坡上,猛地跳出袭击,救下丽子)

牧良逢:走,上车!

樱木丽子:你没事儿吧?

牧良逢:让开!

 

05:28

(开卡车逃跑中,中杉正开着小摩托追)

 

06:40

(丽子半个身子跌出车,良逢一手抓住,中杉正拿枪对准良逢)

牧良逢:有种开枪啊。

 

08:42

(研究所爆炸的响声传来,良逢瞥中杉正,中杉正犹豫,离开,把丽子拉上来,车撞研究所外墙上了)

 

13:02

(把丽子从车里抱出来)

牧良逢:来,快下来,小心。怎么样,伤哪儿了?

樱木丽子:没事,这是哪儿啊?

牧良逢:别担心,日本人都撤了。你就在这等我,我要出去一趟。

樱木丽子:去哪啊?

牧良逢:刚才听见那爆炸声了吗?肯定是窖子狼他们干的,我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樱木丽子:不!我跟你一起去,要死就一起死吧。

(打晕丽子,放到草堆上,拿枪走了~~)

(这段也许是光线的原因,良逢的痞气没了,显得很正派,像那些比较正的军人的角色)

 

20:13

(良逢趴墙上放冷枪)

顺子:连长回来了。

阿贵:娘的到手的抚恤金又没了!

窖子狼:把鬼子赶出来让他打!

中杉正:牧良逢回来了。

宫木:干掉这小子!

(中杉舔了舔嘴唇,跳出去瞄准,被窖子狼一个手榴弹炸回去了)

宫木:(抱着中杉正)到头来还得是我来照顾你。

士兵:报告,东门已经失守了。

(中杉探出头犹豫在炮火下拿回自己的枪,被良逢的一枪惊回来)

中杉正:司令官阁下,请即刻从西门撤离,这里交给我,我一定会将牧良逢拿下来。

宫木:中杉大佐不要再跟他纠缠了,看来秘密通道已经被他们截断了。我们一起走!听见没有?

窖子狼:丽子呢?

牧良逢:安全,后面就是实验室,一会儿把它炸了。

宫木:在军校的时候我的射击就不及格。中杉君,请不要让我落在中国人的手里,拜托了。

中杉正:撤!

(听见实验室爆炸声)

牧良逢:里面有人,我们走!

 

23:28

【油桶林立的实验室内】

(良逢他们谨慎前进)

 

25:40

(躲在门后,向窖子狼点头,探出射击)

 

27:16

(宫木、中杉冲入控制室,宫木用钥匙打开“电表盒”)

中杉正:您要干什么!

宫木:这是我离开基地之前最后一项要完成的程序——摧毁实验室。

宫木:走。

 

28:09

(柳烟被敬冈勒着脖子,铁门缓缓关闭,良逢赶到)

牧良逢:柳烟!

柳烟:杀了他!

(端起枪,犹豫)

柳烟:开枪啊!开枪啊!杀了他!

(眉头颤了颤,开完枪长久没动)

阿贵、顺子:连长!连长!

窖子狼:小牧!快走啊。

 

30:41

【清晨研究所院内】

(良逢坐在桶子上,另三人成三角形站立,正好把他围在中间,像是围捕一样)

(明明看起来面无表情,但是为什么会感觉他很悲伤?)

(听到枪响声,抬起头,眼睛睁大,这是表现他惊醒了)

 

34:20

(中杉正挟持丽子)

牧良逢:中杉正,把枪放下!

中杉正:(大声)别吓唬我,我的枪现在处于临界状态,只要我的手指稍微加一点力,枪就会被激发!牧良逢,把枪放下。

牧良逢:有种就冲老子来,把她放了!

猛子:别动!

中杉正:都别动!看来今天我是走不了了,你不介意我跟你的妻子共赴幽冥吧。

猛子:这娘们是谁?

窖子狼:她叫樱木丽子。

猛子:日本娘们。

牧良逢:猛子!把枪放下。如果没有她,我们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所以不能杀她。把枪放下!

中杉正:宫木司令,现在您没有疑议了吧?

宫木:大小姐,你这么干究竟是为了什么?牧良逢,你就是为了这个人而放弃你的丈夫吗?现在哭还有什么用?你抬头看看,为了你死了多少同胞!现在的孩子啊,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

中杉正:宫木司令和我之间并不和睦,可他毕竟是我的司令官,如果他有什么不测,我也没有任何理由再活下去。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牧良逢:只要你答应我留下丽子,我让你们走。

猛子:不可能!对我们来说,你们俩比这日本娘们值钱多了!

牧良逢:猛子!让他们走!

中杉正:别动……都别动……别动……别动……都冷静一点……别冲动……让我们走……

牧良逢:把丽子放下,你们俩走。

中杉正:我会让丽子留下的,都别冲动……都别冲动。相信我……

樱木丽子:牧良逢开枪啊!

(电线杆上一枪,织子在山上举手)

美织子:都别动,我的枪会一直对着丽子。

猛子:我今天差点儿死在那个女人手里。

牧良逢:放下丽子,否则大家一块儿死。

中杉正:都别冲动。我现在就会放开手……别冲动。

美织子:(开枪)这个该死的女人!

牧良逢:丽子,别动!

猛子:小牧!

(猛子对小牧是真爱啊)

美织子:撤!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二集

05:27

【临时医务处】

(良逢发呆)

猛子:我还没死啊。

姚军医:死不了,子弹从背后穿出去了,没伤到内脏,要是留在里面就不用抢救了,好好休息吧。

猛子:谢谢。

姚军医:哎,发什么呆啊,给牧连长换下纱布,时间长了会感染的。

樱木丽子:我不会。

姚军医:不会?不会就学。

猛子:小牧,窖子狼他们去找柳烟了,有消息会告诉你的。

樱木丽子:良逢君,你也不要太自责了。

牧良逢:你是不是巴不得她死啊!

樱木丽子:我……我……

牧良逢:走开!

樱木丽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丽子眼泪汪汪,知道自己错了,向旁边看看,打圆场窖子狼也不在,没办法,走了~~)

 

11:56

【制造厂院内大坑旁也就是秘密通道

牧良逢:看见窖子狼没有?

士兵:在下面呢。

牧良逢:什么时候下去的?

士兵:有一会儿了。

牧良逢:还有谁跟着去了?

士兵:就他一个人。

牧良逢:就他一个人?

士兵:他没让人跟着。

牧良逢:去忙吧。

 

13:04

【大坑里】

(窖子狼发现敬冈的研究笔记)

 

16:16

【大坑旁】

(美织子瞄准着良逢,射击,良逢一脚踩空,掉进坑里)

 

17:04

【大坑里】

(良逢躺在窖子狼身上)

窖子狼:牧良逢,怎么哪儿都有你啊!我真是出门不看黄历。你给我起来,我没让石头压死,差点让你把我压死了!

 

19:22

窖子狼: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找到柳烟我会告诉你,你下来干什么呀?!

牧良逢:我来过这儿。

窖子狼:小牧!

(一大块伪装成水泥石板的泡沫塑料掉下来)

窖子狼:我说祖宗,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这下好了,出口给封死了,怎么出去啊!

牧良逢:老子他娘的来了就没想出去,你要能有办法爬出去,你走你的。

 

22:41

(听见上面喊人)

窖子狼:我还在这儿呢!我在他死了!

牧良逢:你他娘的才死了呢!猛子!想办法去找把铁锹给我扔下来。

猛子:什么?你要什么?

顺子:铁锹!快,快拿铁锹!

樱木丽子:你们快去找铁锹!他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

猛子:(压低声)找什么找,你要铁锹给他真上不来了,他那是挖柳烟!

猛子:小牧,铁锹找不到!我让他们给你找根绳子,你先上来,咱们一会儿把洞口炸开!

牧良逢:你他娘的现在也学会编瞎话了啊?(对窖子狼)都他娘跟你学的,一句实话没有!

窖子狼:那还不是你给逼的吗?

牧良逢:你闭嘴!

(2333333~~~平时窖子狼被骂从不回嘴,现在回嘴,良逢扛不住啊)

 

31:30

(绳子扔下来,窖子狼拽了拽)

窖子狼:哎!怎么样?上不上去啊?

(这灯光打的,显得脸好大,太像明楼了!!呆愣回忆,皱眉)

窖子狼:牧良逢,这隧道随时会倒塌,而且鬼子随时会回来,上面那么多兄弟呢!

牧良逢:林子里有埋伏。

窖子狼:你说什么?

牧良逢:我这儿是不是有伤口?

窖子狼:是啊。

牧良逢:是不是子弹划过去的样子?

窖子狼:小牧,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牧良逢:不能上去,他们上面有埋伏。

 

37:22

【大坑旁】

(战火纷飞,都躲在铁桶后~~)

顺子:连长,鬼子援军到了,好像是精锐部队,还有重型武器,大门肯定是守不住了。

牧良逢:守不住就守不住,跟他们拼了!阿贵,带人走!

阿贵: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猛子:没错,要死兄弟们死在一块!

窖子狼:胡闹!都什么时候了还意气用事!

阿贵:谁胡闹了!你才胡闹呢!门都被鬼子堵了,往哪儿走?!

窖子狼:笨蛋,下面不就有路吗?顺子,准备炸药!

顺子:好。

 

38:58

顺子:炸弹安好了。

窖子狼:引爆!

(大坑爆炸,众人低头,小石子乱飞)

牧良逢:我跟窖子狼掩护,你带所有人撤!走啊!

猛子:撤!

牧良逢:快撤!

 

40:15

(大坑旁跟放烟火一样,还挺好看的~~)

(隧道中,良逢跑了几步,停下往回看,被窖子狼拽走)

 

40:54

【山路上】

(一行人跋涉前行,良逢被顺子和丽子扶着)

窖子狼:猛子,这样撤退不行,万一鬼子炸开洞口从后突袭怎么办?

猛子:小五!带几个人守住这个洞口。

小五:是!

窖子狼:小五人手不足,我留下来指挥,你带人快离开,看住点小牧。

牧良逢:等等,我拖着一条腿走不快,你们俩带人走,我来断后。

窖子狼:不行,你是连长,你领着大家撤离!

牧良逢:我说我断后你他娘的听不懂啊?

窖子狼:我……好!枪在我这,你拿着!你不是想死吗?我告诉你,你别拖累大家!

猛子:你俩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

牧良逢:只有我断后是最合适的。你们俩就负责把所有人都带出去,我没那么容易死。

顺子:连长,我跟你去。

牧良逢:闭嘴!这时候只有你跟阿贵的战斗力是最强的,你们俩就听他们的指挥,把所有人都给我安全的带出去。听明白没有!!

顺子:是。

窖子狼:小牧,你……

牧良逢:什么也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窖子狼:好,我们在龙脊岭等你。

牧良逢:走吧。

窖子狼:自己小心点儿。

小五:(扶着良逢)走,慢点儿,小心点儿。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三集

05:44

【山路上秘密通道出口】

小五:连长,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动静啊?

牧良逢:(语气柔和)再等等,等他们撤的再远点儿。

小五:好。

小五:连长,你看,他们来了。

牧良逢:这么快,准备战斗!

小五:怎么往那边去了。

牧良逢:查一查那条路通向哪儿?

小五:是。连长,龙脊岭,连长。

牧良逢:龙脊岭?这不是猛子他们撤退的方向吗?

小五:那怎么办?

牧良逢:快,走!全力赶上猛子他们!

小五:连长,慢点儿。

 

12:50

【草丛里】

(听见远处枪声)

牧良逢:快,都跟上!

 

15:03

(良逢拨开草丛赶到)

(瘸得有些站不稳,悲伤看着排成一排的兄弟们)

(敬礼,主要人物都有特写)

 

23:23

【日军营地】

中杉正:我……

(抹下帽子,寸头小青年啊~~实在很难想象那个对别人心思阴狠歹毒的人看起来这么软萌毫无攻击力)

中杉正:我只能服从军规,对不起了。

(全程没有抬头看美织子,只在她走远后,才敢看)

 

24:07

【山洞,牧良逢他们的暂歇处】

(良逢专心的雕刻柳烟的头像,偶然抬头发现丽子冻得直搓手,想了下,把身下的毯子扔过去)

牧良逢:照顾好自己吧。

牧良逢:顺子和阿贵出去多长时间了?

窖子狼:两个小时了。要不然我出去找找。

猛子:去哪找啊?再等等吧,我知道他俩的功夫,不会有事儿的。

 

26:08

牧良逢:你们俩歇着吧,我来值守。

窖子狼:怎么样猛子,要不要让姚军医帮你看看。

猛子:(看看牧良逢)别操心我,你还是多留意他吧。

姚军医:慢点儿,来,我看看伤口。

猛子:我没事儿。

(窖子狼看着良逢的背影若有所思)

 

27:30

【日军营地】

(中杉正和美织子篝火旁回忆、拉手、煽情,中杉正总算硬气了一回,抓紧美织子的手没被甩开)

 

35:07

【山洞,牧良逢他们的暂歇处】

 

【回忆】

 

(窖子狼拍下他的肩膀,又被良逢制住了~~第几次了?)

窖子狼:是我,你疯了!

猛子:怎么了?

窖子狼:我怎么知道他怎么回事,他又犯神经了!

(良逢坐在石头上,神情恍惚)

阿贵、顺子:连长!连长,是我们!

猛子: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阿贵:漫山遍野的全是小鬼子,要不是天黑了,我们俩真被堵在那儿了。

窖子狼:交火了?

顺子:不算交火,就是碰上几个,被我们解决了扔在山沟里,一点儿响动都没有。

(良逢起身,眼前不停的有回忆闪过,神情恍惚,跌坐,倒下)

猛子:小牧,你有什么办法吗?小牧……小牧!快!军医!

窖子狼:他怎么了?

姚军医:心率过速。高烧,给他抬下去。

姚军医:麻烦了。

猛子:怎么了?

姚军医:盘尼西林用完了。

猛子:我不是刚才还吃了吗?

姚军医:那是最后几片了。

猛子:哎,都怪我。

姚军医:不关你的事,他体力透支,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咱们要尽快想办法给他降温,不然他会烧坏的。

阿贵:顺子,你去烧点儿开水,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顺子:好。

 

39:27

(良逢没戴帽子,昏睡中,丽子给他擦额头)

樱木丽子:能不能把火再烧的旺一些。

窖子狼:不行,越大越有烟,会被敌人发现的。

猛子:这药哪来的?

阿贵:有山就有药。

猛子:这些破玩意管用吗?

阿贵:肯定没问题,我家三代厨子,个个武艺高强。

猛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臭贫。

阿贵:这人活一口气,你瞧瞧现在你们大家,一个个全死气沉沉的,别说病人,就是你们身体好的,那也扛不住啊,都想办法活泛活泛,咱们给连长,长点人气儿,小伤小病的一天也就熬过来了。

顺子:就你怪道理多。

猛子:别说,阿贵说的有点儿意思。来,顺子,唱一段。

(丽子把柳烟的木雕放在良逢的头旁边)

 

【良逢梦中】

(没戴帽子的良逢转头)

柳烟:你为什么要开枪打我?

牧良逢:我没有开枪打你。

柳烟:你是要杀了我吗?

(良逢后退半步)

柳烟:你真的要杀了我吗?

(良逢低头看满手番茄汁)

柳烟:你带我回风陵渡。

牧良逢:我没有开枪。

柳烟:我想回风陵渡。

 

牧良逢:(梦话)柳烟,我们回家。

樱木丽子:姚军医,他说话了!

姚军医:退烧了!阿贵,你用的什么草药,这么管用?

阿贵:我这可是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

猛子:退烧就好,可是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容易被人发现。

顺子:哎,醒了!

猛子:小牧。

牧良逢:猛子,快把地图找出来,把顺子和阿贵侦查的位置都标出来。

猛子:好。

(虚弱的扭头看到头旁的木雕,陷入回忆,满眼泪光)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四集

03:51

【树林中休整】

姚军医:关节处的绷带要直着腿打,这样在行路中绷带就会绷在腿上,不易掉落。如果屈着腿打,一旦行动绷带就会松动,就起不到作用了。

樱木丽子:哦。

姚军医:这只是个简单的道理,没必要这么惊讶。

小五:人家是大小姐,没干过这事儿。

姚军医: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多练练就好了,来,你试试。

樱木丽子:是。

伤兵:哎呦!

樱木丽子:对不起!对不起!

姚军医:别管他。战场上挨枪子都活蹦乱跳的,碰他一下不会死的。

樱木丽子:好了。

姚军医:去看看别的伤员吧。

牧良逢:这条路从地图上看特别难走,但是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备选。

樱木丽子: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牧良逢:去去去去去!

猛子:(打圆场)他正在忙着呢,你一会儿再过来。

牧良逢:我现在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鬼子的制造厂让我们给炸了,这研究人员基本上也都死光了,中杉正为什么还追着我们不放?

猛子:中杉正作为制造厂的负责人,已经把厂子丢了,即使追上我们,把我们都毙了也无济于事,回去该受什么处罚还受什么处罚,这么劳师动众的只会罪加一等,不可能。

牧良逢:窖子狼,你什么意见?

窖子狼:不管中杉正使什么诡计,我们先逃出去再说。

(窖子狼起身走向一边,猛子跟上)

猛子:哎,他的烧不是已经退了吗,怎么还犯病?

窖子狼:身体的伤好了,伤的是这儿(指指心口)

 

07:48

【龙脊岭附近的山上】

(良逢举着狙击枪查看日军哨所动态)

牧良逢:知道这支部队的底细吗?

窖子狼:不知道。但是能把军旗和队旗并列肯定是战功卓越的精英部队。

牧良逢:再厉害的部队也有弱点。

猛子:这龙脊岭不适合打,太平坦了。虎头峪连接深山,那是最好的选择。

牧良逢:那咱这样,咱们回虎头峪。到时候我放倒门口的哨兵,我们所有人进山。

猛子:好。

窖子狼:不行。各个岗哨半个小时就要通报一下,而且如果我们进山,那个中杉正就知道我们在这儿,再出动机械化部队,马上就能赶到。

牧良逢:那你什么意思?

窖子狼:我说,打这儿。

牧良逢:咱们就是为了不让鬼子的机械化部队展开,所以才进深山的,咱们走这儿不等人家打吗?

窖子狼:那鬼子都不知道你老家在哪儿,他怎么知道你要不要翻山呢?再说了,我说打这儿,并没有说要走这儿啊。

【龙脊岭,片刻天黑】

(兵分两路,良逢带着阿贵顺子在这儿,其余人在虎头峪)

阿贵:这些狗东西吃的也不怎么样,我还以为他们天天吃香喝辣的。

顺子:狗东西不就吃狗粮嘛。你看那,日本人也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他们吃。

牧良逢:不许侮辱狗。

顺子:连长昨天烧疯了,连狗都护着。

阿贵:猎户把狗看得比老婆还重要。

顺子:哦哦。

 

【虎头峪】

猛子:小牧他们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呀。

窖子狼:再等等吧。

 

【龙脊岭】

阿贵:好像来一当官的。

牧良逢:准备。

(开枪扫射)

牧良逢:好了,先别打了,留一个去报信儿。

 

13:21

【龙脊岭】

牧良逢:鬼子都来了,咱们撤。

 

16:14

【虎头峪】

(良逢和猛子他们会合)

窖子狼:小牧,怎么样?

牧良逢:他们已经被我们搞糊涂了,这会儿够中杉正忙活一阵的了。

猛子:看来咱们高估中杉正了,趁他们没有回来之前赶紧通过虎头峪,跟小五他们会合。

牧良逢:好,走。咱们走!

 

18:23

【虎头峪】

小五:连长,是我。

牧良逢:兄弟们都安顿好了吗?

小五:安顿好了,都在那边,过了山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牧良逢:好。今天晚上不行进了,所有弟兄们安顿,明天一早出发。

窖子狼:连长,我建议今天晚上行进,等跟鬼子拉开距离之后,明天整顿,怎么样?

猛子:山地行军夜间效率很低,而且兄弟们都已经累了好几天了,我觉得有必要休整一下。

牧良逢:安顿。咱们走。

 

26:34

(一个池塘边的草丛)

窖子狼:睡会儿吧,不然你熬不住。

牧良逢:中杉正没死,我死不了。

 

28:53

(空镜头:一轮圆月)

(草丛一阵响动,良逢和窖子狼跑过去)

窖子狼:怎么回事儿?

牧良逢:有道黑影。

窖子狼:这三更半夜的,我们在深山里面,大概是什么动物吧。

牧良逢:这儿没你事。

窖子狼:小牧,你不能再透支体力了,你去睡会儿吧,我来守夜。去吧去吧。

牧良逢:我说了这没你事儿,走开!

窖子狼:牧良逢,我命令你去睡觉!

牧良逢:你说什么?你命令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给我记清楚,老子才是连长!

窖子狼:你还知道你是连长啊!一天哭丧着脸给谁看!不要自己骗自己了,你给我记住,柳烟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两人扭打起来,累了躺草茎上)

窖子狼:怎么样,打舒服了吧。

牧良逢:你他娘的王八蛋。

 

32:30

(两人躺在草茎上)

窖子狼:再过些天,就过春节了,打算怎么过呀。

牧良逢:过个屁。自从她死了之后我真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这人真的是这样,当你失去一样东西的时候,你才觉得它有多可贵。

窖子狼:你想哭就哭吧,没人笑话你。

牧良逢:跟你打这一架就他娘的觉得累,一点儿哭的念头都没了。

窖子狼:嘿嘿嘿……

牧良逢:你笑个屁!跟你说你也不懂。

窖子狼:其实,我也定过一门亲事。

(良逢抬起身)

窖子狼:看什么看。情报处的人也是人啊。

(两人坐起来接着聊)

窖子狼:她比我小三岁,我在家排行老四,她一直管我叫四哥。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直到要办亲事前的一个月,爆发了沈阳事变,东三省沦陷,那个丫头上街游行,就再也没回来过。三个月后,策划沈阳事变的关东军司令白川义在上海遇刺了。

牧良逢:这事儿我听说过,听说是那个王亚樵一手策划的。

窖子狼:可是为了那天的刺杀,那丫头她以学生的身份在租界潜伏了整整一年,最后为了掩护相关志士脱险,她用身体顶住大门,被日本宪兵活活捅了十一刀也没有后退。她死了,她的手还顶着门闩,最后日本人没办法只好切掉她的胳膊才冲进去。两个月后,我接到了密函,我几乎没有考虑,就决定加入国军的某个部门,就是现在的情报处。

(三个月后……潜伏了整整一年……这时间不算漏洞,只是窖子狼的话没说全,但这样的台词,很让人出戏)

牧良逢:你那没过门的媳妇叫个啥名字?

窖子狼:不能说,是机密。也许许多年后会公布于世,也许不会,就像她信里说的,她说我心里有她,她就知足了。

牧良逢: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自从参军,东征西杀两三年,都没时间和柳烟把婚事给办了。她怕我分心也从来不提,现在想提她也不在了。等这次任务完成了,老子请假回趟风陵渡,到山神庙里拜拜神,把我跟柳烟的婚事儿办了,就是不知道上头准不准我的假。

窖子狼:呵,放心吧,我给你作保。

(窖子狼把良逢的枪捡起来,还拍拍灰,良逢也不起来,撅屁股用脚抅枪直接给窖子狼……把窖子狼欺负的呀~~~)

窖子狼:(柔声说)离天亮还有段时间,我看,你睡会儿,我来守夜,怎么样?

牧良逢:你他娘的又发号施令。

窖子狼:嗯?

牧良逢:老子再给你说一遍,我才是这个连队的头。

窖子狼:好好好,我不跟你吵,听你的,你随便。

(窖子狼转身趴下,支起枪准备接着守夜,良逢带着一丝坏笑头枕着人家腰上躺着~~~好吧,对良逢来说"枕你是看得起你",窖子狼你知足吧~~~)

牧良逢:别动……

 

39:25

【虎头峪】

(拿望远镜观察日军车辆行驶路线)

猛子:怎么样?

牧良逢:中杉正的一个中队朝龙脊岭方向去了。快,快跟上!

猛子:太好了,那这样这一路就不用害怕鲤鱼中队了。

牧良逢:走。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五集

03:24

(草丛中行进,丽子跌倒)

猛子:没事儿吧。

(良逢看了半天才走过去,伸手拉丽子起来,窖子狼他们笑看)(伸手特写)

牧良逢:大家都看着脚下。

猛子:我看小牧没事儿了。

 

04:47

(一架飞机冒烟划过天空)

 

05:01

窖子狼:这不像鬼子的飞机,像美国的。

牧良逢:啊?

顺子:有敌人趴下!

顺子:连长,中杉正的部队也太快了吧,刚才还在龙脊岭现在就跟这儿来了。

牧良逢:这肯定不是同一支部队,你看他们这种肆无忌惮的样子,根本就没做好战斗的准备。中杉正的部队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说话时特写)

猛子:我觉得不管是不是中杉正的队伍,保险起见,咱们还是重新规划路线。

猛子:地图。咱们现在从东南绕行鸡鸣寺、柳林峪,快速通过喂子坪,依然从螟蛉河到达青木镇。

窖子狼:可这么一来,我们要多走一半的距离啊,怕天黑之前到不了螟蛉河。

猛子:我觉得晚到总比暴露目标好,就算天黑之前到不了螟蛉河的话,我们就在喂子坪宿营。

牧良逢:不行,鸡鸣寺离龙脊岭太近,我担心在这儿遭遇中杉正的队伍。

猛子:可是停滞更有危险。

牧良逢:望远镜。不管怎么样,前面我们现在是不能通过了,现在只能往后走。我们往回走,一路保持全速前进,经过香溪洞直插喂子坪,在四点之前到达螟蛉河。

窖子狼:这主意不错。我们可以绕过前面的鬼子,又回到既定路线,没错,可以啊。

猛子:可是这一路深谷和山梁特别多,我们几个没问题,姚丽和丽子能行吗?

牧良逢:这样,顺子阿贵,丽子交给你们俩,小五窖子狼,姚丽你们俩负责,我跟猛子我们俩轮流观察,时刻监视前面鬼子动向。大家都听着,所有人子弹退膛,全员保持静默前进。一定要在十一点之前到达香溪洞,给我们争取更多时间。行动!

 

14:34

(听见旁边村落的哭喊声)

牧良逢:两个人留下来照顾她,其他人跟我走!

猛子:站住,干什么!

牧良逢:救人!干什么!

猛子:村子已经被屠了,现在下去已经来不及了。

牧良逢:你没看见还有人活着吗!

猛子:小牧你冷静点!现在下去不但不能救人,还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牧良逢:让开。让开!

猛子:今天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走!

窖子狼:猛子,我觉得小牧这次是对的。

牧良逢:要救人的跟我走。

猛子:小牧!

樱木丽子:我跟你一起去。

牧良逢:你捣什么乱。

樱木丽子:我只是担心你。

牧良逢:你凭什么担心我,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真以为我是你那狗汉奸丈夫?你别忘了你也是个小鬼子!你睁开眼看看,看看他们都在干什么!我告诉你,柳烟也是因为你们这些鬼子死的,老子他娘的早晚有一天跟你们这小鬼子算账!(良逢说这话,手都快指到丽子的脸上了)

(丽子气急,甩良逢一巴掌,良逢见丽子眼中泪光愣了下,扭头跑了)

猛子:小牧!你们俩有伤,留下来照顾姚丽和丽子。你别怪他,他病糊涂了,别难过了。其余的人跟我走!

(美织子在暗处窥视)

 

20:47

【村落中】

(良逢他们保持隐蔽的同时在村子里快速移动)

 

21:59

(窖子狼和良逢比划手势,挨个干掉房里的鬼子)

 

24:51

(良逢一手带血的刀,另一手开枪,第一次见他用手枪哎,姿势挺帅~~)

窖子狼:谁让你开枪的!

牧良逢:我他娘不开枪你就死了。

 

25:31

(小心接近民居,众人会合)

牧良逢:(对村民)你们没事了,鬼子都死了,赶紧走!

 

27:15

村民:长官,后面还有个洋人呢。

牧良逢:洋人?在哪儿?

村民:跟我来吧。

窖子狼:别着急,在哪儿?

村民:在后边,在地窖里。

窖子狼:这儿?

村民:在地窖里。

牧良逢:约翰?!

约翰:牧良逢!上帝呀!

牧良逢:别上帝了,你先上来吧你,快!没事儿吧?

约翰:我没事。天啊,怎么又是你救了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牧良逢:你等一下啊。

牧良逢:大叔,这个洋人交给我了,你赶紧带着所有的村民都进山里去吧。小心啊!

约翰:真没想到你当兵了,而且军级跟我一样了。

牧良逢:来快走。

约翰:你是专门来救我的?

牧良逢:和上次一样。

约翰:这不可能。

牧良逢:兴你掉下来两次,就不兴我救你两次?

约翰:我送你的手枪呢?

牧良逢:在日本人手里。

约翰:没事,我知道你会拿回来的。哎,你想知道我怎么又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牧良逢:你飞行技术太差呗。

约翰:这是其中的一部分。你知道吗,我们轰炸了东京,东京啊!

牧良逢:行行行,鬼子快来了,咱们走。

 

30:58

(狙击枪中窥视牧良逢)

牧良逢:她们人呢?

(美织子正准备开枪,良逢警觉,马上蹲下)

猛子:怎么了?

牧良逢:我感觉有人在拿枪瞄着我。

约翰:这你都能感觉出来,太夸张了。

(美织子也想起中杉之前的第六感)

猛子:(指着眼前荒草上血迹)小牧,小牧!你看!

牧良逢:这儿被鬼子偷袭过。顺子阿贵(做手势)

猛子:侧身三十度,把鸭子赶出来。

美织子: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良逢开枪,射中美织子的腿,中杉奔跑中突然停下,焦急)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六集

04:10

【村落外山坡】

(狙击枪窥视村落)

猛子:来了。

约翰:日军竟然调派了马来之虎来搜寻我的下落。

牧良逢:你说什……什么之虎?

约翰:就这支连级的部队,挡住了整整一个师的英军陆战队,是一个神话。

猛子:够狠的,遇到这支部队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牧良逢:快看,姚丽和丽子在他们手上。

牧良逢:这事儿都怪我,我不该让丽子她们留下来。

窖子狼:被抓是个意外,更可恨的是你对她发火了,把所有的事情都迁怒到她身上!

牧良逢:我也是无心的。

窖子狼:这话只有丽子会信,如果她愿意相信的话。

牧良逢:放屁!

窖子狼:不想承认也可以,以后就对人家好点儿。如果我们能救回她的话。

(良逢神情特写)

猛子:哎哎,来了。太多鬼子了,咱们可没把握救出她们。

顺子:管他什么虎,咱们就跟刚才一样再来一遍就行了。

窖子狼:是不是往好的地方想想,那个美织子还在我们手里呢。

猛子:可面对中杉正,咱们还是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牧良逢:我知道个地方,跟我走。

 

08:41

【树林中】

约翰:这是干什么用的?

牧良逢:这是猎人挖的地窖,每个深山老林里都有。

(打开地窖,很多打猎的工具)

牧良逢:来,顺子,把东西拿上来。

 

13:31

(制作陷阱中)

约翰:这是什么?

牧良逢:夹野兽的夹子。

顺子:给我老实点儿。

美织子:想到她们两个也在遭遇这些我心里就平衡多了。

顺子:你还嘴硬!

牧良逢:顺子!行了,把她捆起来吧。

顺子:连长,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

阿贵:拿绳子把她绑起来。

 

24:00

约翰:小牧,他们怎么这样对一个女人。

牧良逢:这是为她好,子弹不挖出来,她腿就断了。

约翰:哦,我知道,我这里有吗啡。

牧良逢:那你怎么不早说。

约翰:我哪知道。

牧良逢:快快快,快给她送过去。

窖子狼:哎,小牧,那个宫木来了,你看看。这样,你们布置一下,该我下去了。

牧良逢:好。

(背景一直有美织子的叫喊声~~)

 

26:45

【村前】

(窖子狼举着双手,自得的站在村前)

(山上,刀插在树上,担着步枪,良逢半个人藏在树后)

牧良逢:顺子,对面有几把枪?

顺子:对面村子里有十把,还有两把在山腰上。

中杉正:又见面了。

窖子狼:是啊,我们又见面了。

中杉正:有几把枪在对着我?

窖子狼:你是行家,按这个距离算为了万无一失,大概需要几名狙击手啊?

中杉正:那要看目标是谁了。

窖子狼:我们的目标是美织子,你们的目标是丽子和姚丽。

中杉正:这个地方选的不错,对你我双方的枪手都很有利。你我能够这么面对面的交谈很公平,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公平到底吧。一换一,要丽子还是姚军医。

窖子狼:别着急,我想知道她们是否安好啊。

中杉正:美织子怎么样?

窖子狼:你要知道,抓美织子那可比抓姚丽和丽子困难多了。对付一个狙击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更好的狙击手。狙击手代表什么呀?致命和精准的打击。

中杉正:美织子伤严重吗?回答我!

猛子:别轻举妄动,相信窖子狼。

波多江:大佐在敌人面前发怒了。

宫木:看来你还不太了解你的上司啊。

波多江:司令,除了放弃这两名人质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用樱木家大小姐去换人和资料,这样传回京都的话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宫木:小子,作为一个长官放弃我的责任,那更不是什么好名声。

窖子狼:你我都是指挥官,我可以告诉你,摧毁你们基地的所有计划都是我安排的。

中杉正:请你告诉我美织子的伤严重吗?

窖子狼:看见我身后的山头了吗?向右三十度。

(美织子被枪指着)

窖子狼:在每个指挥官心里面都有一套完整的计划,那就是任务,在任务完成之后呢,那才是理论上不可消耗的成员。

中杉正:只要战争还没有结束,就没有什么是不可消耗的。

窖子狼: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把丽子和姚丽放在我们队伍中的哪个位置上。

中杉正:你是在企图,让我进入你的节奏。

窖子狼:二比一,形式上你比我强,你该有气度。

中杉正:你是把自己拖入了不可被消耗的行列吧。

窖子狼:任务完成之前,我或许是,不过任务完成之后我或许就不是。

中杉正:那么姚丽呢,她也是这一类吗。

窖子狼:当然。军医在我们战斗队伍里属于稀有资源,那就是理论上不可消耗的成员。不过,因为环境不一样所以价值也一定会有点折扣的。

中杉正:比如呢。

窖子狼:比如我们现在面对的是马来之虎的精英中队,所以,有没有军医对我们来讲无所谓。

中杉正:你是有备而来的。

窖子狼:不同的价值观就会有不同的交易,你说是不是?

 

32:13

【山上】

牧良逢:他们在那聊什么呢?

猛子:建立互信。

牧良逢:互信?跟鬼子有什么好互信的?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猛子:这很重要,都在摸对方的底气,底气不足的不具攻击性。如果对方觉得你没有底气,就对你没有承诺,没有承诺的话就会变得非常危险,也会失去把握。

【村前】

中杉正: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吧,是要丽子还是姚丽。

窖子狼:好啊,我回去告诉牧良逢说丽子回不来了。这样半小时之后在这交换人质。

中杉正:等等!也就是说,牧良逢很希望让丽子回去,但是你打算让他失望?

窖子狼:我是这个谈判的控制者,我有这份权力。

中杉正:可当俘虏交换的时候,瞄准美织子的是牧良逢,可不是你。

窖子狼:你说的没错,我没有那么好的枪法。

中杉正:当牧良逢发现回来的是姚军医而不是丽子的时候,他很有可能会因为绝望而向美织子开枪。

窖子狼:这个你放心,他是个训练有素的狙击手,不会轻举妄动的。

中杉正: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家伙,这你我都知道!等一等!我明白了,你其实根本就不希望那两个女人回去,你怕两个女人回到了你的队伍里,会成为你的拖累。是因为牧良逢的要求,你没办法才不得不做出一个谈判的姿态来。现在你想要的是借牧良逢和我的手来解决你的所有后顾之忧。

窖子狼:(不再嬉皮笑脸)我已经尽力了,他们不会怨我的。半个小时内你最好准备好,不管谁死谁活,关键是在天黑之前把这事处理掉。

中杉正:我答应你,二换一。

(窖子狼背对中杉正,摆摆手)

中杉正:站住!(大声)牧良逢!我现在已经决定,我会用丽子和姚军医两个人来换回美织子,我要你答应我保证美织子安全!

 

36:31

【山上】

牧良逢:小五,把她带走。

小五:是。

猛子:窖子狼不愧为情报处的精英,干的漂亮!

牧良逢:好,大家开始准备,走。

 

40:05

【小溪旁】

(良逢刻着柳烟的木雕)

约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小镇吗?那里一切还好吗?

牧良逢:一年前就沦陷了,落在日本人手里。

约翰:真替那里的人担心。

牧良逢:你也不用担心,用不了几天我们就把风陵渡夺回来。

约翰:对了,你还记得那个美丽的老板娘吗?

牧良逢:你说柳烟。

约翰:对。

牧良逢:(声音低沉)她已经……

 

42:10

【小溪旁】

约翰:小牧,谢谢你,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牧良逢:其实我该谢谢你。要不是你从天上掉下来,也许我真的没有勇气再到柳烟茶馆去找她,也就没后来的事了。

约翰:你们俩是不是发生了不敢想的事?

(良逢点头)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七集

 

03:18

【小溪旁】

约翰: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小牧,你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

猛子:小牧,东西都准备好了。

牧良逢:还有多长时间?

猛子:十五分钟。

牧良逢:坏了!差点误了正事儿!快,我们走!

 

05:10

(布置陷阱中)

牧良逢:阿贵,一会儿把这埋好之后把缝儿都接好啊。

阿贵:好嘞。

顺子:哎,连长,你看这样弄行吗?

牧良逢:行吗?我告诉你,这人和动物一样,只要一受到惊吓就马上往树后面或者岩石后面躲。你们就按照我说的这个办法铺,保准没问题!

顺子:好好,走了。

猛子:小牧。

牧良逢:你那边怎么样?

猛子:都准备好了,加我六杆枪,守住退路应该没问题。

牧良逢:还有多长时间?

猛子:五分钟。

牧良逢:窖子狼哪儿去了?

猛子:他在那儿呢,自己待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回事。

牧良逢:好,你们准备吧。

(窖子狼翻看敬冈笔记特写,听见声音,装睡,良逢轻踢一脚)

牧良逢:哎,别睡了,赶紧起来。

窖子狼:那边怎么样。

牧良逢:都弄好了,就等你了。

窖子狼:好,我现在换人,各就各位。

(良逢看着窖子狼的背影若有所思)

 

07:42

(丽子被波多江掐住脖子)

牧良逢:他娘的,这些乌龟王八蛋!猛子。

猛子:好,走。

 

09:06

【村旁山上】

阿贵:稳住,千万别出声。

顺子:完了,我憋着尿呢。

牧良逢:都闭嘴!瞄准对面的枪手。

中杉正:(给姚丽递药箱)请放心,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它们原来的地方。

窖子狼:怎么样,能走过去吗?

美织子:你们给我等着。

窖子狼:不用说那么多废话,赶快过去吧,别让人家误会。

中杉正:请回吧。

(良逢总算不躲在树后面了,就这一次)

(双方人质慢慢靠近,中杉瞄准着美织子,良逢也瞄准着,手微微动了动)

阿贵:谁开的枪!

顺子:不是我!

窖子狼:趴下!

(良逢快速开了一枪,打死中杉身后的一个日本兵)

 

12:53

【村前】

窖子狼:你杀了美织子。

中杉正:我告诉过你,只要战争还没结束,就没有什么是不可消耗的。

窖子狼:那你还不如把丽子和姚丽一块儿杀了,我们在这决战好了!

中杉正:不用说得这么慷慨激昂,我们的交易仍然可以继续,你还是有筹码可以让这两个女人活着回去。

窖子狼:不过是两个累赘。你放心,我不会拿她们跟我队伍里的任何一个人与你交换的,你别费心了。

姚军医:别担心,他是在救我们。

中杉正:我对你队伍里的人毫无兴趣。想一想,你还从我的基地里拿走了什么东西。

 

【山上】

牧良逢:你们俩给我看住对面的机枪手!

顺子:干嘛去啊?连长!

阿贵:美织子已经死了,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中杉正这招太狠了,直接把局势扭转过来了,咱们现在就是活靶子,只能任人宰割。

 

【村前】

窖子狼:这绝不可能!

中杉正:我现在至少有十支枪对着这两个女人,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让这个数字翻倍。我们大可以就在这里这么打下去,我会让你的属下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长官是如何让这两个女人惨死的。我会让他们产生疑惑,追问他们的长官,为什么?然后他们就会发现,原来这一切是因为他们的长官想要保全一份能够让他升官发财的资料。

牧良逢:窖子狼。

牧良逢:什么资料?

窖子狼:你来干什么,快回去!

牧良逢:我的目标都死了,我在上面儿待着还有什么用?我就问你什么资料?!

牧良逢:中杉正,你告诉我是什么资料。

中杉正:你不知道?怪不得这个家伙一直在自作主张,原来是他在把你们这帮傻瓜蒙在鼓里。这个家伙从我的基地里带走了敬冈博士这么多年的实验资料。

牧良逢:这就是你一直追着我们不放的原因。

中杉正:不然呢,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是在追你吗?(站一秒中杉正X牧良逢)

牧良逢:(撇嘴一笑,柔声问)资料在哪儿?

窖子狼:不在身上。

牧良逢:(变刀子眼)带我去取。

窖子狼:不能给他们!如果给他们会死更多的人。

牧良逢:我说带我去取!

 

17:23

【村前】

中杉正:五分钟!

牧良逢:放心吧,我会给你拿来的。

 

18:13

【树林里】

(良逢把窖子狼打趴下)

牧良逢: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在哪!

窖子狼:好,我告诉你!好,我给你,那!我告诉你这是重要的实验数据,决不能落在鬼子手里,知道吗!

牧良逢:实验数据?

窖子狼:当然了,实验数据!

牧良逢:你们情报处什么时候也搞上实验数据了,啊?

牧良逢:我知道了。你们也想拿小鬼子祸害中国人这套玩意儿自己搞一套是不是?是不是!他娘的就为了这套鬼东西,老子一个连的兄弟都快拼光了!他们全都拿你当兄弟,你对得起他们吗?对得起他们吗!

窖子狼:你当我愿意吗!

牧良逢:我告诉你,如果今天姚丽和丽子再出了什么三长两短,老子他娘的亲手嘣了你!

 

20:10

【村前】

牧良逢:等等!等一等!

牧良逢:是这个吧?

中杉正:打开它。

牧良逢:(带着笑意)我听说你的部队叫马来之虎,受过很多的丛林专业训练。所以我想你一定懂得很多绳结的打法吧?那个叫往生结?

(蹲下来解鞋带,鞋带抛给中杉)

牧良逢:来,给我打一个我看看。

中杉正:你又耍什么花招啊?

牧良逢:如果你想顺利拿到资料(面无表情,突然压低声线)快点按我说的做!

牧良逢:(接住鞋带)比我打得好。别担心,我给你变个小戏法。

牧良逢:为了表达诚意,资料现在就给你。来,如果你想活命的话,你就拿着,来。好,拿紧,一定要拉紧啊。别动!千万别动,就保持这个距离。千万别动,我可不想跟你同归于尽。

 

23:15

【村前】

牧良逢:现在看明白了吧。这颗手榴弹现在处于激发状态,但因为被这个往生结捆住了保险,所以暂时很安全。而这个结的优点在于,两个人必须时刻保持紧绷它才有效果,一旦松开,这一切的一切,不光这资料,包括你我全部成为碎片。有意思吧?

(这欠扁的表情、轻浮的声音太像蔺晨了~~)

美织子:咳咳。

中杉正:啧。

牧良逢:聪明!减少了子弹的底火,降低了子弹的冲击力。好枪法,我还真以为你舍得牺牲了美织子呢。

牧良逢:少佐,来。既然醒了,你也别闲着,来,帮我个忙。

牧良逢:我看呐,咱们俩之间,我不信任你,你也不信任我,所以我们俩之间的处境很危险。但是如果让美织子少佐拿着绳子的这一头,我相信你们俩配合的肯定比我跟你配合的好。少佐,来,拿着。

牧良逢:(黑化)你没有选择。

中杉正:听他的。

牧良逢:来,拿好,千万拉紧,不要离他太近。千万拉紧啊,别动。好,现在皆大欢喜,二位请回吧。

牧良逢:你们不走?好,那我们走。(沉下脸)姚丽,带丽子走。

 

26:42

【村前】

牧良逢:(向日兵埋伏喊)你们千万不要开枪啊,中杉大佐现在受不了惊吓。

(中杉竖起食指,点了点,一脸“悟空你又顽皮了”的表情)

牧良逢:两位……撒有哪啦……

 

【山上】

顺子:连长,没事儿吧。

牧良逢:顺子,你把望远镜给他。然后你们俩带着姚丽和丽子按我们原计划撤退。

顺子:好,给。

牧良逢:(口气冷硬,对窖子狼)你,跟我走!

 

28:58

【山上】

(望远镜中资料炸成碎片,良逢笑成褶子精)

 

29:26

【山上】

牧良逢:(口气冷硬)别拍我。

窖子狼:小牧,对不起啊,是我害了那帮兄弟们。

牧良逢: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还有多少昧良心的事儿瞒着我们?我告诉你,我不打算原谅你,不然对不起我那些死去的兄弟。但你也放心,我不会把这些事儿告诉别人的。毕竟除了这件事儿之外,你表现得还像个人。

 

31:55

【树林里】

牧良逢:中杉正疯了,居然不等到天黑就敢正面进攻。先别开枪,等他们走得再近点儿。打!

 

34:58

【树林里】

牧良逢:猛子他们压力太大了,走,我们去帮他们分担一下。

窖子狼:哎,等等。想不想来点儿刺激的?

牧良逢:有屁快放!

 

37:00

【日军营地旁】

窖子狼:十多个随从,够咱俩呛啊。

(举着步枪观察)

 

38:00

【日军营地旁】

(窖子狼削树枝,良逢割树皮)

牧良逢:来,棍子(顺手把匕首往地上一插)

牧良逢:打火机。(表情真生动)

 

38:47

【日军营地旁】

(两人向营地帐篷处扔火标枪)

 

39:30

【日军营地旁】

窖子狼:差不多了,撤吧。

牧良逢:最后一个,走!

 

40:03

【树林里】

(两人奔跑中,良逢停下转身)

窖子狼:怎么了?

牧良逢:坏了!约翰借我的匕首我落树底下了。

窖子狼:来不及了,走吧。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八集

 

05:12

【树林中】

(良逢和窖子狼奔跑中)

窖子狼:哎,什么声音?

牧良逢:是行军的声音。

窖子狼:不好,猛子在前面等着会合呢!

牧良逢:快走!

 

09:08

【树林中】

(天黑,听到响动停下)

牧良逢:(压低声音)他娘的王八蛋,走!

 

09:44

猛子:是牧连长。

牧良逢:刚才谁他娘的学鹧鸪叫?

牧良逢:(踹顺子)我让你学。

顺子:连长你踢我干什么?

牧良逢:兴你鬼叫不兴我踢你!

顺子:是阿贵,不是我!

牧良逢:你给我等着,我回头再收拾你。赶紧,叫上所有人收拾东西,走!

猛子:怎么了?

牧良逢:来不及说了。你们俩,看见那山包没有,到那上面观察鬼子的动向,然后到山谷东边的溪口跟我们会合。

顺子:连长,你又没去过,你怎么知道有溪口。

牧良逢:我说有就有!快去。

阿贵:走走走走。

顺子:你给我等着。

牧良逢:收拾东西,什么也不许落下,赶紧走!

 

13:23

【黑夜树林里】

(众人赶路中)

猛子:小牧,这么下去恐怕不行,队伍还没休整过来,夜里行军对体力消耗太大。

牧良逢:走出这片山林,到前面溪口再做调整。

猛子:走!

(丽子摔倒)

姚丽:丽子!

牧良逢:没事儿吧。

樱木丽子:没事。

牧良逢:窖子狼,我扛丽子,你照顾姚丽。

樱木丽子:我没关系。

牧良逢:别废话,走。

 

19:20

(扛着丽子过河,放下,眼睛睁大看着丽子喘气,有点凶)

(走回河里,把石头翻个)

猛子:干啥呢!

牧良逢:翻个个儿。

猛子:还有多远?

(甩掉手上的水,说话都有哈气,水很冰吧~~)

牧良逢:溪口越来越窄,马上就到头了。

牧良逢:(对丽子)自己走吧,扛得我快累死了(特写)

 

20:46

【小溪旁】

牧良逢:走!来,到里面儿来。先不走了,大伙儿原地休息一下。

小五:警戒!

猛子:这安全吗?

牧良逢:一般的溪水啊,都是在最低洼的地方流出来。你看,这两边的山谷现在是最佳的伏击点,中杉正是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追我们的。

顺子、阿贵:是我!

窖子狼:是阿贵,进来吧。

牧良逢:怎么样?

顺子:连长,你猜的太准了,你们刚刚一走啊中杉正他们就到了。

猛子:真不愧为打猎的主儿,我还以为隐蔽的地方够安全呢,没想到还是有危险。

牧良逢:没危险也让阿贵嚎出危险来了!

阿贵:啊?连长,那鸟叫可是你教我的。

牧良逢:我教你啥鸟叫?

阿贵:鹧鸪啊,我……我就学这个像。

牧良逢:你们家大半夜的有鹧鸪叫啊?!你给我找出一个来,我生吃了它!

阿贵:那那那你说学什么?

牧良逢:学什么?听见了吗,晚上只有夜猫子叫。别一说联系就时间地点什么全都忘了。

 

22:43

【小溪旁】

(穿鞋带)

约翰:先借我的枪,又借我的匕首,欠我两次。

牧良逢:那我还救过你两次命呢,这怎么算啊。

约翰:那是你自己愿意,我没有求你救我的命。

顺子:这洋人脸皮还真是厚啊。

牧良逢:呵,你这句话说的最对。

阿贵:来,咱们先吃点儿东西吧。连长,我弄了点儿小日本的口粮。

(看了看,起身,把压缩饼干递给丽子)

牧良逢:来,这儿不能生火,你们俩将就吃口吧。

(丽子没动,姚丽接过)

约翰:哎哎,我也饿了。

牧良逢:你找他要去。

 

24:45

(腮帮鼓鼓的嚼着东西,疑惑看约翰糊弄阿贵)

25:02

(腮帮鼓鼓的嚼着东西,疑惑看约翰糊弄阿贵)

 

26:58

【小溪旁】

(听到枪声,站起)

牧良逢:有人来了,赶快走!

猛子:往哪儿走啊?

牧良逢:顺着溪流走!

牧良逢:小五!叫上所有人走!

 

27:38

【小溪中】

牧良逢:小心,不要踩圆石头。隐蔽,快隐蔽!(水流声很大)

(混战中)

(小五英勇就义,被几杆枪刺中,片尾曲的画面)

 

31:10

【山洞中】(好像还是上次良逢发烧的那个山洞)

(皱眉沉默,几个人都有特写)

牧良逢:猛子,你跟我来一下。

牧良逢:你不觉得今天的事儿有点蹊跷吗?我在山里长大,了解这山里的一草一木,可中杉正为什么总能预测到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这事儿不正常。

猛子:我刚才也在想这事儿,你说第一次是巧合,在溪口被追上,就不正常了。

猛子:窖子狼?

牧良逢:应该不是他。这家伙虽然讨厌,但他还值得让人信任。

猛子:那就是丽子。

牧良逢:应该也不对。丽子要出卖我们,早在龙思良回到基地之前就告发我们了,不会等到现在。

猛子:可是,这世上有种东西叫后悔。自从和你发生冲突之后情绪一直不稳定,今天把她救出来的时候,我看她偷着哭了好几次,我以为是她担心你,所以没往心里去。可现在一想,会不会是她被俘虏的时候,中杉正对她说了什么。

牧良逢:不会的,她最恨的人就是中杉正。就算她现在恨我,我想也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儿来。

猛子:其他的人就更不可能了。不管怎么样,安全起见,咱们还是重新规划一下撤退路线吧。

牧良逢:嗯。

 

35:44

【白天山洞口】

猛子:为了甩开敌人,我和小牧商量了,我带着阿贵顺子,顺着山路行军,引开中杉正的注意。他带你们从山后绕出去。

约翰: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本来战斗力就不足,这么一分开……

姚丽:是啊,分开不太好吧。

猛子:好了不用说了,我们已经决定了。

牧良逢:(好像看到姚丽不自在的表情了?)好,咱们走。

顺子:等等,昨天晚上被袭击的时候,大部分补给都被水冲走了,我这儿还有点口粮,拿着吧。

约翰:那你们呢。

顺子:我们还有一袋儿,够吃了,走吧。

约翰:你等等。(把手表摘下)你昨天想要这个,送给你,算我向你道个歉。

顺子:道什么歉?

约翰:呃……

窖子狼:自己保重吧。

牧良逢:走,咱们走。

 

39:47

【树林中】

(听见密集枪响)

窖子狼:中杉正的动作真快,我们刚出来,他就追上来了。

牧良逢:前面就是喂子坪了,马上就会走出去了,大家加快点儿,别停下,走!快跟上!

 

40:58

【草丛中】

牧良逢:快,我们往回走,快!

 

42:06

【草丛中】

(四处都有日军,良逢张望特写)

约翰:完了,真的要投降了。

窖子狼:投降?想什么呢。你刚炸完人家东京,人家能放过你吗?

约翰:拼了。

樱木丽子:我留在这儿,中杉正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赶快掩护他们撤退。

牧良逢:都别啰嗦,走,全部从这儿跳下去!窖子狼,你扶姚丽下去。

牧良逢:快走,别怕,下面都是干草,摔不坏的。

樱木丽子:我不怕,有你在,死了也无所谓。

牧良逢:(有些动容)走。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十九集

03:10

【草丛中】

牧良逢:没事儿吧?

樱木丽子:没事儿。

窖子狼:小牧,姚丽受伤了。

姚丽:不要紧,我能走。

牧良逢:好,坚持一下。前面应该就是柳林峪了,过了那儿应该就安全了,走。

 

03:48

【草丛中】

(遭遇日军,良逢右腿中枪)

牧良逢:卧倒!

(趴在草丛里射击,然后仰面装子弹,左臂又中枪)

 

05:08

【草丛中】

牧良逢:窖子狼,带他们走。

窖子狼:前面没有路了,跟他们拼了!

牧良逢:丽子,听我的,跟他们走,走!约翰,这次看来真救不了你了,答应我带她们走,走啊!

樱木丽子:小牧,小牧!

窖子狼:小牧,我没子弹了!

(挣扎的仰起身,用手枪射击,直到手枪也没子弹,扔了,仰面躺下,良逢和窖子狼都摸向腿上绑的匕首)

 

07:25

【草丛中】

(良逢和窖子狼互相扶着)

窖子狼:兄弟,那边有熟人吗?

牧良逢:有啊,柳烟哪。

窖子狼:还记恨我吗。

牧良逢:过去再说吧。

窖子狼:好,记得找我啊。

(约翰又跑回来了)

约翰:小牧。

窖子狼:还有个洋哥们儿啊。

(猛子带人赶来)

牧良逢:是猛子他们!

窖子狼:隐蔽!

 

08:37

牧良逢:阿贵顺子,姚丽她们在那边,你们去保护她们,快去!其他人撤!

(中杉正也赶来)

牧良逢:所有人往山后撤!

 

11:10

【断崖】

窖子狼:这是悬崖,哪儿有路啊。

牧良逢:跳下去。

窖子狼:什么?跳下去?

牧良逢:所有人都给我跳下去!

约翰:你疯了!

牧良逢:没时间解释,跳!

猛子:听他的,跳!

约翰:就算我死在日军手里,我也不会跳的。

牧良逢:哪儿那么多废话,早晚得给我跳!

(揪着约翰扔下去了,然后抓着丽子一起跳)

 

12:44

【水潭边】

约翰:你怎么知道下面有积水?

牧良逢:忘了我是猎人了?我熟悉这山里的一草一木。

约翰:说不通啊,这里离风陵渡那么远,早不是你的家乡了。

牧良逢:我做梦梦到过。

约翰:你猜的吗?你把我们的命当赌注。

牧良逢:(边喘气边笑~~)现在的结果不是挺好吗?这儿不能久留,得继续往前走。

窖子狼:好,我们走!

 

17:21

【小溪旁】

(众人休整)

猛子:说说吧。窖子狼?

窖子狼:说什么?我没什么可说的。

猛子:丽子。

(没带帽子的良逢抬头)

猛子:姚丽。

猛子:约翰。小牧,那你说说吧。

牧良逢:哪儿那么多废话,这事儿就不能过一会儿再说吗?!

猛子:难道你真要等到中杉正赶尽杀绝,你才承认队伍里有内奸吗!

顺子:连长,我们之前兵分两路,为什么中杉正不追我们,只追你们的方向呢?要不是我们兄弟几个……

阿贵:咬你的草吧,废话那么多。

窖子狼:猛子,你是说内奸在我们中间?

牧良逢:别搭话!猛子,你觉得咱们这些人里头谁最像内奸?我?窖子狼丽子还是姚丽?还是顺子阿贵,还有那个洋人?他们刚刚轰炸完东京,他能转过脸去再去帮日本人?

约翰:哎,我有名字。

(良逢表情有些想哭)

牧良逢:只能说明中杉正运气好。

猛子:运气?小溪边是运气,今早山洞口也是运气,中杉正想都不想就从你们撤退的方向追过去这还是运气!!

牧良逢:(猛地站起来)我他娘的说是运气就是运气你听不懂吗?!你看看这些人,这些连死都不怕的人,你告诉我哪个像内奸!你告诉我我枪毙他!你说,你说是哪个!

阿贵:连长。

牧良逢:你别插嘴!

猛子:昨天晚上就跟你说了,有人是会变心的!

牧良逢:我也跟你说了,不管怎么变,没有人会出卖自己的兄弟!

猛子:你把人家当兄弟,人家没把你当兄弟!你醒醒吧你!

(良逢上拳头)

樱木丽子:别打了,是我,是我!是我。

猛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牧良逢:丽子。

樱木丽子:我想保住家族荣誉,我被中杉正利用了,反正我也没有家没有亲人了,活着也没有意思,你们杀了我吧。

(良逢的表情好像不太相信,又有点动摇)

(抿嘴拿枪对着丽子,回忆)

 

22:38

【树林旁】

(良逢往上走,停下转身看)

窖子狼:走吧,小牧,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31:52

【回忆】

(姚丽抓住良逢的手)

姚丽:和丽子无关!是我。

牧良逢:为什么?

姚丽:我没有办法。

 

35:58

【桥上】

(听到爆炸声,众人回头)

樱木丽子:姚丽!

牧良逢:(眼里有泪光,虚弱)窖子狼,姚医生的孩子确定会安全接出洛阳吗?

窖子狼:放心吧,我保证。

 

38:24

【桥上】

猛子:小牧。走吧。

(往昔场景一一闪过,良逢晕倒,大字躺平在桥上)

 

40:07

【梦里】

(柳烟茶馆)

姚丽:小牧。

牧良逢:姚丽。

姚丽:替我谢谢窖子狼,他已经派人把我的孩子从洛阳接出去了。

牧良逢:有我们几个在,不会让孩子受罪的,你就放心吧。

姚丽:是啊,我会永远放心的。

牧良逢:你为什么这么跟我说?你自己为什么不照顾孩子?

姚丽:我回不去了,小牧,你快回去吧,柳烟不在这儿。

(良逢从茶馆出来)

 

41:39

【梦里】

(街上)

牧良逢:小五!

小五:连长?不打仗了,你怎么在这儿?

牧良逢:我回来跟柳烟成亲啊,哎对了,你看见柳烟去哪儿了吗?

小五:连长,回去吧,柳烟姐不在这儿。

牧良逢:她跟我说好在这儿等我的,我知道她一定在茶……

(柳烟的背影在人群中闪过)

牧良逢:柳烟!

(转过头,街上人烟全无)

牧良逢:小五!

 

42:42

【梦里】

(柳烟茶馆中)

牧良逢:柳烟!

(良逢拿手枪对着柳烟,两人同时惊醒)

 

《烽烟遍地》 牧良逢对白 第二十集

02:36

【柳烟茶馆卧室】

(白衣良逢起身,环顾四周)

牧良逢:我回风陵渡了。

 

04:37

【柳烟茶馆】

(踉跄下楼,看到丽子的背影以为是柳烟)

牧良逢:柳烟,柳烟!丽子?

樱木丽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牧良逢: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记得明明在螟蛉河怎么又突然回到这儿了?

樱木丽子:你已经昏睡好几天了。

欢呼声:欢迎国军将士凯旋归来。

(打开门)

国民党军官:国军将士们,国军将士们,你们的浴血奋战彻底粉碎了日寇妄图吞并东南的计划,逼迫日军史无前例的大溃退……

(一脸懵,太喜感了,可以当成任何开门见到不可思议的事)

牧良逢: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樱木丽子:你的伤还没好,进屋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关门)

樱木丽子:在你昏睡的这几天前线打了胜仗,刘森将军已经把他的军部搬到了这里,猛子他们专程送你来这里养伤的。

牧良逢:这么说这些天都是你在照顾我。

樱木丽子:嗨。我,没有地方可去。

牧良逢:丽子啊,过去,对不起。

 

08:25

【柳烟茶馆一楼】

樱木丽子:刘森将军叫人送了许多食材过来,我看厨房里面有模具,就做了这些樱花饼,请品尝。

牧良逢:你就不能换个花样吗。

樱木丽子:你不喜欢吗?

牧良逢:过去吃的太多了。经过这段时间我明白一个道理:人不能老是藏在记忆里,只要还活着就得往前看。

樱木丽子: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做些新的,很快就回来。

牧良逢:让我先吃一个,我饿呀。

樱木丽子: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良逢表情太委屈了~~~眼里有泪光,都快哭了~~~是片尾第一个画面)

 

29:13

【柳烟茶馆】

(艰难下楼)

(看见财神神龛想到柳烟,看到桌椅想到柳烟,看到茶杯想到柳烟)

 

【回忆】

牧良逢:今天的茶比昨天还香。

 

樱木丽子:小牧,吃饭了。

(又想到柳烟)

樱木丽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牧良逢:哇,真好看。

樱木丽子:冬季没有多少蔬菜了,所以颜色稍显单调,请不要介意。

牧良逢:都说了好看了,你还客气啥,真是的。豆腐?

樱木丽子:是包着荷叶煮出来的,既不会破坏豆腐的形状又有荷叶的清香,小牧,你看,这些豆腐上面还有荷叶清晰的脉络呢,是不是很好看?

牧良逢:(嘴里还有东西)你哪弄来的荷叶啊?

樱木丽子:后屋就晾晒了很多的荷叶啊。

牧良逢:呸……咳咳。你知不知道那干什么用的?那是方便使的!

樱木丽子:方便?

牧良逢:拉……拉屎知道吗,然后,用来擦干净的。

樱木丽子:对不起。

牧良逢:行行行,放这儿吧,反正也都是干净荷叶,只不过你们和我们的用法不同罢了。搁这儿吧,别糟蹋粮食。

樱木丽子:嗨。

牧良逢:你也坐吧。

牧良逢:怎么这酒也一个怪味啊。

樱木丽子:冷酒伤胃,热酒伤肝,你有伤在身,本不应该喝酒的,我就在里面加了一些桔梗、桂花,既养胃又护肝,还平添酒的香气。

牧良逢:真讲究。

 

34:58

【柳烟茶馆】

军座:牧良逢。

牧良逢:军座!

军座:看你那个样子,敬哪门子礼啊。

军座:这位是丽子小姐吧?

樱木丽子:嗨,樱木丽子。

牧良逢:您坐。

军座:这都是丽子小姐的手艺啊。

牧良逢:小牧啊,你真有福气。丽子小姐是咱们请来的贵宾,现在反倒伺候起你来了。

军座:我,我尝一下行吗?

牧良逢:哎军座,这您不能吃。

军座:起开起开,小气劲儿的你。

牧良逢:不是,这……军座……味道怎么样?(带着些促狭)

牧良逢:就是日本人这种做法,您坐。

军座:你也坐。小牧啊,这次你干的不错。我看你在这儿有吃有住的,那就在这儿养好伤再回军部吧。

牧良逢:也好的差不多了,来,您喝一杯。

军座:我已经下过命令了,你伤养好了以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和猛子一起在全军挑选精兵骨干给我重建特务连。

牧良逢:是!您放心吧。

军座:有丽子照顾你我就放心了。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军部打招呼。

牧良逢:诶。

军座:丽子小姐,我把这个人就交给你了,拜托。

樱木丽子:嗨。

军座:把新军装换上,待会儿有记者要跟你照相,精神点儿。

牧良逢:好,您放心吧。

军座:走了。

牧良逢:我送送您,军座。

军座:不用。

樱木丽子:您慢走。

(良逢在军座面前像乖巧的后辈,但看军座走了表情似乎有些不同,但良逢这种性格会有别的想法吗?)

 

42:37

【柳烟茶馆前】

(被闪光灯闪了下,后退)

记者:牧连长,作为六十九军的传奇人物,我们报社可以独家对您采访吗。

牧良逢:行倒是行,就是能不能再过些日子或者换个时间,我现在身体不太好。

记者:这是我的名片,只要您方便,随时找我。

牧良逢:好。

记者:打扰您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