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5集 荣石部分 对白

搜狐版本,没有片头片尾~~~

荣石的范儿太足,太戳迷妹的心了!!!!

 

00:13

【大街上】

(荣石带着弟妹、手下气势汹汹向前走,音乐配的不错,人也帅~~~)

 

【鲁宅】

(进门,先向天空开好多枪的特写)

(弟兄们把日本兵制住)

(荣石推开房门,狠踢日军小队长几下)

 

01:08

(宜萱扑到荣石身上)

荣石:(低声)好了,没事儿了,没事儿了。荣树!

荣石:(递手枪给鲁宜萱)打死他。

(宜萱犹豫,还是害怕,握紧手拒绝)

荣石:如果你想要好好活着,就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

小队长:你敢,我是大日本皇军!

(荣石直接开枪,再走近几步,对着尸体连续开枪直到子弹打完,表情微微发狠~~~)

荣树:哥……真杀呀……

汉奸:荣石,你杀的可是关东军小队长,你……

荣石:回去告诉望月舞雪,爷在这等着!让他滚!

 

02:43

【鲁宅】

(荣石大喇喇的坐在院里擦手枪~~)

井口植树:荣石,站起来。

荣树:你是什么东西啊,见你要站起来。

井口植树:荣石,我在跟你说话。

荣树:那个什么叫望月舞雪的家伙呢。

井口植树:不要忘了,你是投降的人。

(擦着枪,虚虚抬起眼,目光没焦点,又垂下~~)

井口植树:是皇军给了你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擦了半天,总算擦完了,站起来)

荣石:索杰啊,兄弟留在这儿,只要有人敢进院子,乱枪打死。

(声音不大,说得也很随意,太范儿了!!!)

索杰:是,大少爷。

(说完径直走了~~)

井口植树:荣石,我要挑战你!

(转身,环视下弟兄们,看都没往井口中佐那里看~~)

荣石:都给我听着,以后只要有人敢欺负承德人,不管他是哪儿的兵,就一个字儿,打~~

兄弟们:是!

(啊啊啊啊~~~这家伙太装逼了!!!太喜欢这个大哥样的装逼范儿了!!!)

 

05:51

【容易咖啡厅】

(一张一张整理骂他的条幅,慢条斯理的卷起来,但有握紧的特写,说明他并不是不当回事~~其实他整理,就说明他把这个刻到心里了~~~)

荣石:小五。

小五:大少爷。

荣石:去,给我买两只王八来。

小五:大少爷您……

荣石:去。

 

14:01

【回忆】

(荣石给女主上药,第四集的场景吧)

 

14:13

【荣公馆】

(荣石站在落地窗前,回忆女主的英姿,面前薄纱窗帘拉着)

 

18:10

【荣公馆】

(先是大门特写,转到客厅)

鲁一玮:一个姑娘家,遇到这样的事。再说了,宜萱是个多爱面子的姑娘啊。

荣树:看我怎么收拾这帮日本鬼子狗汉奸!

荣石:荣树!

索杰:大少爷,现在荣家人做什么都不过分。

荣树:弟兄们,跟我走!

荣石:(想了想)你跟着他。

索杰:是。

鲁一玮:荣少,荣少,荣少,只有你能给她活下去的勇气,只有你才能保护她。

(一玮说话时,荣石眼珠左右转转,表示在思考,按住一玮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再拍拍,特写)

荣石:让我跟她谈谈(叹口气)

 

【鲁宅,宜萱房间】

荣石:宜萱,如果你就这么死了,你惩罚的不是日本人,他们一点都不会为你难过。你惩罚的是鲁叔鲁婶,他们把你和一玮的性命看得比自己都重,你明白吗?

荣石:别哭了,好吗?

(宜萱扑到荣石身上,荣石不自在的扶正她)

鲁宜萱:荣石,你会嫌弃我吗?

(荣石垂下头,眨巴眨巴眼睛)

鲁宜萱:我明白了。

荣石:你明白什么了?

鲁宜萱:你走吧,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安慰!

荣石:不,不是宜萱,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先不说这事儿了行吗?

鲁宜萱:我真傻,为什么要问这个,谁会不在乎这个。你走吧,我的死活都跟你没关系了。

荣石:宜萱,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鲁宜萱:我误会?好,那你回答我,你到底嫌不嫌弃我?你只要回答会还是不会!别的废话不要。

荣石:不会。可是宜萱你要知道,在这样的年代我们谁都不安全,如果你就这么死了,就太没有价值了,就算死也要在反抗当中死,绝不能把自己窝囊死(咬着牙说)

荣石:你明白吗。

鲁宜萱:这么说,你也是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反抗吗?

荣石:嗯。

鲁宜萱:我一个弱女子,拿什么反抗啊。

荣石: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首先要学会反抗的本事。

鲁宜萱:你能教我吗。

荣石:当然。

荣石:荣树、荣意他们都能教你。

 

26:36

【容易咖啡馆】

(吧台旁喝咖啡)

索杰:这样看来,徐一航倒真不是蛮干,她替大少爷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荣石:你认为,她是为了承德的老百姓?

索杰:大少爷,要做好准备,日本人很可能会来求助大少爷。

荣石:那以你看,荣家以后该何去何从呢?

索杰:这个问题有点儿大。可是我记得大少爷刚刚退伍回承德的时候,曾经雄心勃勃要走实业救国的道路。只是没想到热河已经让常绿林搞的一团糟,为了生存,才不得已把荣氏财团转变成帮会性质,但是大少爷心里一直没有放弃过实业救国的梦想。

荣石:(气声)扯远了,我是说现在。

索杰:我认为,从日本人打进承德的那一天起,在大少爷心里,荣家的兴衰早已没那么重要了,是吧?

(眨下眼睛,把看着索杰的视线收回来,微低下头,像是要在掩饰自己的内心)

耿宇:大少爷,索爷,徐家姐妹进了羊记面馆。

索杰:羊记面馆?

耿宇:是。

 

28:33

【荣公馆】

(空镜头:公馆院内,可以看到亭子和半栋白楼)

(书房,荣石看报纸)

荣树:哥,这段时间没发现他跟不认识的人接触啊。

荣意:哥,索杰他不会有问题吧?

荣石:这个人的背景不简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日伪的人,他好像在把我往抗日的道上引,但又没有刻意的去隐瞒。我总感觉他有些话想跟我说,但又有所顾忌。

荣树:往抗日的道上引?哎哥,那他就不会是坏人吧。

(索杰敲门)

荣石:进来。

索杰:大少爷。

荣石:有事儿啊?你们俩先回房间去吧。

荣意:有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还不能让我们知道!

荣石:快回去。

荣树:神神秘秘的。

(荣树、荣意离开)

索杰:徐家姐妹和羊记面馆的关系查清楚了。

(抬头,眨眼)

 

30:04

【羊记面馆前】

(荣石下人力车)

表哥:呦,是荣大少爷啊,您可是好久没光顾小店的生意了,快,里面请。

(打量了下四周,没怎么正眼瞧店主,进店,入包厢)

表哥:大少爷,请。

荣石:杨老板,不能只顾着赚钱啊。

表哥:大少爷,我这个人有点笨,没明白您什么意思。

荣石:令尊令堂都过世半个月了,你这当儿子的连个孝都不戴?

表哥:您是怎么知道的?

荣石:我告诉你,徐家出事儿的时候,我也接到了徐铁军的请帖。只不过当时因为有一些事情耽搁了,否则我也没机会站在你这儿。

荣石:(靠近,声音又放低些)我今天来就是想提醒你,既然我能查到你和徐家的关系,日本人也一定能查到,所以你这儿不安全。

表哥:大少爷我明白,我会尽快安排她们离开。

荣石:还有,日本人一定会求我帮忙找她们,而我恰恰只有先安排好她们才能和日本人周旋,你明白吗?

表哥:那,我和她们商量商量。

(径直开门离开)

 

34:45

【荣公馆客厅】

(电话铃响)

索杰:喂,荣公馆。

(特写:端起好看的金色花纹茶杯)

索杰:你稍等一下,我问一下大少爷。徐家姐妹在咖啡馆,她们点的是蓝山咖啡。

荣石:她们也懂得喝蓝山?

(荣石本来是饶有兴味的,看到索杰的表情,怔了下,才意识到徐一航她们点蓝山的意味,可能是接受他的帮助)

荣石:给她们。

索杰:给她们。

 

39:06

【容易咖啡馆】

索杰:大少爷,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组织弟兄们学学日语了。

荣石:听你这话儿,还真打谱给他们当汉奸啊。

索杰:索杰的意思是,日本人跟咱们打交道说汉语,我们为什么不能也学点日语。

荣石:那也不学。

索杰:大少爷,我知道,你是打心里不愿意当汉奸,那咱们只有一条路,就是跟日本人硬拼,拼死了死得有体面,可死了有什么价值啊?我们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把我们想做的事情做成。

荣石:那你觉得现在日本人能给我们多大的空间?

索杰:你想,在关东军像竹木纯一这个级别的,能亲自到荣公馆来劝降大少爷,那就是给足了大少爷面子,也给了大少爷足够的空间。我认为,他们能给咱们多大的面子,就说明大少爷对他们有多大的利用价值。

荣石:照你这么说,学点日语确实是有必要的。

索杰:有必要。

荣石:可就算我们想学,到哪才能找这么个会说日语的人呢?

索杰:我好像记得耿宇会说一点儿日语。

荣石:耿宇呢?

索杰:耿宇,耿宇!

耿宇:哎,来了。

索杰:快过来跟大少爷说说,我记得你好像懂一点日语。

耿宇:对,学过一些。大少爷,我在东四省和热河那边做过生意,日常交流应该没有问题。

索杰:太好了。大少爷……

荣石:行。那你就看着安排吧。

(眨眼,垂目)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