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粗暴整理 牧良逢台词

各位MVer太太可以拿去用了,祝多多产出楼诚及楼诚衍生剧情……

 

牧良逢的儿化音太多而且语速快,荣石的儿化音好像少些(《箭》还没看完),明楼时东哥专门注意不说儿化音所以:

牧良逢声线和明楼相似度40%,和荣石相似度60%,和蔺晨相似度10%,和胡八一相似度100%~~~

……

……

……

……

……

以上数据皆是胡诌,要说依据,那就是感觉啦~~

#具体时间、集数,可以在总台词整理里Ctrl+F#

 

牧良逢:没事儿。
牧良逢:这里离草桥还有多远?
牧良逢:等他们要等到猴年马月呀,不等了。集合我们所有队伍,一定要在鬼子发动总攻前,打通与城里的联系,走!
牧良逢:冲上去!
牧良逢:小心!
牧良逢:没事儿(握一握柳烟抚在脸上的手),来,枪你拿着,待在这儿别动,就这儿最安全。一会儿我从这边引开他们,你从这边走。记住,在青木镇那家客栈等我。
牧良逢:放心吧,我没问题。一定记住,在青木镇等我!
牧良逢: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牧良逢:吉百瑞,你少在这儿装腔作势,有种你就开枪杀了我。
牧良逢:我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们什么狗屁机密,你少污蔑他!
牧良逢:我去你娘的!
牧良逢:滚!
牧良逢:他是谁?
牧良逢:柳烟呢?
牧良逢:不是她告诉你的我在这儿?
牧良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牧良逢:胡说!我没投共!我爹他……让开!
牧良逢:吉百瑞!
牧良逢:他杀了我爹。
牧良逢:爹,爷爷说过,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忠义两个字,虽然我从小没跟你在一起,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儿。可您最终,究竟想告诉我什么呀?不光这话没说明白,死了还背这么一个不忠的骂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牧良逢:不管他干了什么,他都是我爹。爹,你放心吧,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杀了吉百瑞这个王八蛋为你报仇。
牧良逢:你们先回去吧。
牧良逢:我要去一趟青木镇。
牧良逢:我跟柳烟约好了在那见。
牧良逢:我跟她约好了,我就必须去!
牧良逢:你也怀疑我投共?
牧良逢:可如果小田还在的话,她会相信我没叛变!
牧良逢:她往哪走了?
牧良逢:好。
牧良逢:柳烟,你不能去,不能去。
牧良逢:不,你不能去。
牧良逢:快,救柳烟。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柳烟呢?
牧良逢:不可能。
牧良逢:(眼里有泪)不可能,柳烟不可能找不到。
牧良逢:军座,您,您费心了。
牧良逢:军座,这个事儿虽然我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跟您说清楚,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我绝对没有投共。
牧良逢:军座,我错了,您怎么处罚我,我都没怨言,但请您让我把我爹的事儿先弄清楚,我总不……
牧良逢:军座,您,您,您这中将……
牧良逢:柳烟!柳烟!柳烟!柳烟!柳烟!
牧良逢:放屁!她没死!只要没找到她的尸体她就没死!赶紧滚!别跟着我!
牧良逢:我不回去,我哪儿都不去!都给我滚!
牧良逢:只要一天没找到柳烟,我哪儿都不去。
牧良逢:开枪啊!你他娘的开枪啊!老子正好不想活了,你要不开枪,你就不是爹娘养的!
牧良逢:噢。
牧良逢:我,我光顾着走路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牧良逢:啊?我没有钱。那……那要不我把这些山货赔你,行吗?你看。
牧良逢:我叫牧良逢,家就住在山的那边,我娘死的早,我爹很小的时候就走了,就剩下我和我爷爷……
牧良逢:不……不用我赔你钱了?
牧良逢:哎,你吃过山鸡吗。
牧良逢:吃过那个野山鸡吗?
牧良逢:对啊!可香了!等我下回再来镇子里的时候,我给你带一只,就算我赔你的裙子了,行吗?
牧良逢:行吧。
牧良逢:那……你叫啥呀。
牧良逢:柳烟……记住了。
牧良逢:柳烟,我爹到底留了什么东西给你?
牧良逢:一个竹哨?
牧良逢:你把东西放在哪儿了?
牧良逢:军座。
牧良逢:军座。
牧良逢:(抬头,有“军座”的口型,但是没声音)
牧良逢:军座(眼里有泪光,声音有些沙哑)军座,我冤枉啊,军座。
牧良逢:(挣扎)军座,军座,我求你,求你留下我一条命,我求你了军座!
牧良逢:不,我不怕死,军座。我只是觉得这么死太冤枉了!我求你留我一条命,求你让我上战场,我愿意给兄弟们报仇,愿意死在战场上!
牧良逢:军法如山!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带走。
牧良逢:军座,您再听我说两句啊,军座……(被押走)
牧良逢:把眼罩给老子摘喽(眼罩被摘,眯了眯眼睛)等等,别在老子后面开枪,到前面来。
牧良逢:老子不是逃兵!
牧良逢:替我转告军座,我对不起他和所有弟兄。欠他和兄弟们的,下辈子还了。
牧良逢:的确是他娘的像,要不是你提前告诉我,我开枪打他的时候,真有种自杀的感觉。
牧良逢:差一点就见不着了。
牧良逢:什么意思?说清楚!
牧良逢:军座!(敬礼)
牧良逢:军座,谢军座不杀之恩。
牧良逢:报告军座,不怕!
牧良逢:明白!是什么任务您就说吧。
牧良逢:军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牧良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下手,你们情报处难道除了这招就没别的办法了?
牧良逢:什……什么手榴弹?
牧良逢:老子去弄死他!
牧良逢:这他妈还是中国人吗!
牧良逢:什么意思啊?
牧良逢:那我还能不记得?
牧良逢:明白了。
牧良逢:这办法好啊。
牧良逢:(站起身)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不是说让我?
牧良逢:不不不,军座。您让我干什么都行,唯独这汉奸我是真扮不了。
牧良逢:行了,你别说了。军座,你看咱能不能这样……
牧良逢:宫木司令,你好。
牧良逢:喊什么喊?啊?你喊什么停?
牧良逢:那怎么走啊?人不都是两条腿走路吗,你们小鬼子还四条腿走路啊。
牧良逢:目空一切什么意思?
牧良逢:骄傲?他一个汉奸有什么好骄傲的?
牧良逢:你他娘才汉奸呢!怎么说话呢!
牧良逢:有你什么事儿啊!
牧良逢:你少他娘的跟我说这个,我告诉你,你那天还不如一枪把我嘣了算了。
牧良逢:没听见再来一遍呀。
牧良逢:宫木司令,早上好。(说话声音很慢,很克制,明楼附身了!!!!!而且对着个黑白线条假人这么说,太喜感了~~~)
牧良逢:我说你们日本人从小就这样跪着呀。
牧良逢:不行,你跪着吧,我受不了,我还是坐着。哎呦,我还是坐着舒服。
牧良逢:敬酒有什么好学的,真是……
牧良逢:你喊什么呀?
牧良逢:这句话我叫不出来,你,给我换句别的。
牧良逢:你慢点说,你说这么快我哪记得住啊。
牧良逢:班载班载,喝喝,喝了吧。
牧良逢:卤子没有,盐味也不够,我看你们日本人过的也真够苦的。
牧良逢:哎呀,这还得学到什么时候啊?
牧良逢:这茶真香。
牧良逢:对不起,我刚才想起我的女人了。她原来,也给我泡过茶。
牧良逢:该死的人都活着,该活着的人却全都死了。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我当兵了!怎么啦?我当兵你不高兴啊?你没看见人家外边都……
牧良逢:我知道。我命大,你忘了我以前跟你说过,那野猪追着我跑,最后不都让我给打死了吗。那小鬼子再厉害还能比野猪厉害?
牧良逢:那、那野猪有牙呀!我也有枪,这部队过两天就给我发枪,等发了枪我给你看看,我打枪打得可准了!哎,你看看,你看看,我给你敬个礼……怎么样?
牧良逢:柳烟,我们部队要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牧良逢:你也别担心我,我来就是告诉你,仗一打完我马上就回来。
牧良逢:那,我走了。
牧良逢:柳烟,我喜欢你。
牧良逢:我渴了,好长时间没喝你泡的茶了。
牧良逢:贴贴贴,你贴什么贴啊,人都这样了,你还贴,你有没有点人性啊!
牧良逢:进来看看你!
牧良逢:屁!帮我们中国人杀我们自己人呐?你睁开你眼珠子看看这都是什么!
牧良逢:军人?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老百姓也该死啊?
牧良逢:呦?这又什么新鲜玩意儿?
牧良逢:这……怎么回事儿?
牧良逢:这……这他娘的就是神经病啊这是。
牧良逢:(很大声~~)啊?听不见?这他娘的分明就是神经病啊这是。
牧良逢:把眼泪擦了。
牧良逢:废话,行了,你就别老在这叨咕。
牧良逢:以前我跟我媳妇在这个客栈住过。
牧良逢:死了。
牧良逢:辛苦了。
牧良逢:也好。
牧良逢:我们是已经到了吗。
牧良逢:被蒙着眼睛的贵客很不愉快。
牧良逢:没事儿,我们走。
牧良逢:宫木司令你好(啊啊啊啊,明楼附身,声音太像了~~废话OTL)
牧良逢:你的中文说的很好嘛。
牧良逢:你想的很周到嘛。哎,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牧良逢:好,那这没什么事儿了,你去忙吧。
牧良逢:没有什么吩咐了,去忙吧。
牧良逢:我说你这个人……
牧良逢:哎(示意窖子狼)
牧良逢:那个,一会去参加宫木先生的晚宴,穿哪套西装比较合适啊。
牧良逢:要不这次就听你的吧,你看着帮我选一套。
牧良逢:这件不太好,起码应该找一件庄重点儿的吧。
牧良逢:好,总之你看着定吧(声音好宠溺~~)
牧良逢:说,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没告诉我!
牧良逢:少装糊涂。在路上你知道怎么联系鬼子,到了这,你又认了个什么宫木叔叔,现在你又知道怎么去躲开监听,你到底有多少事儿瞒着我?
牧良逢:废话,鬼才相信你们鬼子的话呢!说不说?
牧良逢:她想出来的主意,有什么话说吧。
牧良逢:什么意思啊?
牧良逢: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哪儿出了问题啊?
牧良逢:正好如了你的意了吧(靠的好近~~)你别高兴得太早,你男人在我们手里,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
牧良逢:我告诉你,你们最好尽快想出个办法来,老跟这日本娘们睡在一块儿,我受不了!
牧良逢:注意什么言行!
牧良逢:呃……博士不要客气,这些仪器对于我们家来讲都是些小意思,就像打两只山鸡野兔一样,有的是!
牧良逢:是的。
牧良逢:好,请。
牧良逢:你怎么坐那去了?坐这来,来来来,过来呀。
牧良逢:噢……我的意思是说,战事吃紧,这个男女都能一起上战场打仗,这怎么就不能一张桌子吃饭呢?
牧良逢:对不住啊,我还是这样坐着舒服。我的意思主要是说盘腿不好。
牧良逢:这个……你们盘腿坐,就像这个中国女人裹脚是一个道理,时间跪久了,两条腿成了罗圈腿了,男人上阵跑不快,女人上床不好看。难道你们都喜欢罗圈腿吗?
牧良逢:怎么,你想跟我比划比划?
牧良逢:无妨无妨,既然这位中杉大佐想比划比划,那我一定奉陪,尽管我已经很久不练那个空手道了。
牧良逢:这个……战局交错,空手道这些花拳绣腿的东西已经派不上用场了,我现在练枪。
牧良逢:步枪,中国造中正式,美制M1加兰德,德国98K毛瑟,日制九九式,我均有收藏。
牧良逢:比如呢?
牧良逢:如果是固定靶,三八式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是移动靶,我更愿意选择98K毛瑟步枪。
牧良逢:98K毛瑟是五发子弹夹(步枪上膛射击画面)旋转枪机,上膛后射速快,V形缺口式照门,倒V形准星,让瞄准更加便利,所以这是移动靶的不二选择。
牧良逢: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牧良逢:这个人,有所耳闻,不过没你说的那么邪乎。怎么,大佐对此人印象深刻?
牧良逢:这恐怕要让大佐遗憾了。
牧良逢:因为我们来的路上听说,这个牧良逢已经投靠共产党了,被国民党的军队给拉回来,就地正法了。
牧良逢:(录音声)这顿饭吃得累死我了。
牧良逢:天天坐在地上,我就不明白。
牧良逢:不满意,这顿饭远没有那个中杉正有意思。
牧良逢:我当然要计较,武夫了不起啊?啊?以为我不懂枪法,我偏偏就给答应下来,到时候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神枪手!
牧良逢:嗯。
牧良逢:哎,今天我要挑段热闹的。哎呀,这个听过了,没意思。好。
牧良逢:这好听吧。
牧良逢: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你?
牧良逢:你想怎么样啊?
牧良逢:啊?还想威胁我。我告诉你,老子不吃你这套。
牧良逢:你,你先起来,先起来……(看她不动,只好去扶)起来起来起来。行了,你就别哭了。你好歹还有个丈夫,我媳妇死了都不知道埋到哪儿了,我找谁哭去?
牧良逢:我告诉你,那个中杉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狙击手你知道吗?
牧良逢:狙击手的手掌跟别人不同,就连老茧的位置都不一样,我们俩一握手双方就什么都明白了。
牧良逢:如果我再跟那跟人家扯什么空手道,马上就能拆穿我。你还在那自作聪明,敲我的腿提醒我?那个叫美什么什么那个女人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牧良逢:进来。
牧良逢:这是干什么呀?
牧良逢:这……又是中杉正安排的吧。
牧良逢:多大点儿事,有这么严重吗?你先起来,先起来。
牧良逢:当工人有什么不好吗?
牧良逢:嗯。(嘴里嚼着苹果)啊?还洗澡啊?!(惊讶,看丽子)
牧良逢:她问你名字。
牧良逢:小姑娘,这个我洗澡啊平常都是我夫人伺候我,我们夫妻间这些事儿你是不懂的,快快,快回去吧。
牧良逢:好好好,别跪,别跪。
牧良逢:(叹气)反正洗个澡也死不了人嘛。去去去去,弄水去吧。
牧良逢:我告诉你,中杉正就是想让她来看看我们俩是不是真夫妻。
牧良逢:要不然我才不跟你瞎折腾呢。
牧良逢:啊,好。
牧良逢:喔,这就来了。
牧良逢:我当然要沐浴了,可是我不能当着你这么一个外人把衣服脱了,你先出去。
牧良逢:出去!我让你出去!
牧良逢:(闭眼睛胡扯)真舒服呀,好长时间没一块儿洗澡了。
牧良逢:去,把那音匣子打开,我想听段热闹的。
牧良逢:我就知道这个窖子狼靠不住。
牧良逢:跟这个混蛋合作都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把音匣子关了,太闹了,睡觉!
牧良逢:我怎么住在这儿了?
牧良逢:我我,我昨天喝多了……我真……我真不知道。
牧良逢:我得回家,我一晚上没回家,我爷爷肯定担心死了。
牧良逢:哎,对了,我的衣服呢。
牧良逢:给,这个给你,你收着。
牧良逢:你收着。
牧良逢:我立功了,这是部队上奖我的,一半给你,这半给我爷爷。
牧良逢:对呀。
牧良逢:怎么了?
牧良逢:不是,你别这样啊。我上了你的床,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得拿钱养你,你不要我的钱算怎么回事?
牧良逢:对呀。我爷爷说男人就得养自己的女人,你现在连我的钱也不要,我怎么办?
牧良逢:肯定又是那个神头鬼脸的张觉。
牧良逢:行了,快睡吧。
牧良逢:又在想你那个小汉奸呐。
牧良逢:你现在也还年轻。其实你人挺好的,除了嫁给一个汉奸以外。
牧良逢:我这人说话直,不会拐弯,你也别在意。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干什么非得嫁给一个汉奸啊。
牧良逢:看来你们这些有钱人过的也真是没意思,啥事也自己做不了个主。
牧良逢:那这么说,不听话还不行?不听话就打你。噢,我说那天我看见你背上有道疤。
牧良逢:他们打的?
牧良逢:那王八蛋还打你?!我告诉你,我要是你爹的话,我一嘴巴给他打出去!这个畜生,他不光卖国还打自己老婆。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还拼了命的护着他?
牧良逢:你担心什么?
牧良逢:这,这你倒不用担心。我们这些人说话是绝对算话的,虽然这个窖子狼反复无常,但有我在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跟他说,让他跟你保证,只要你帮我们完成任务,绝不杀你那丈夫。
牧良逢:你要不是个日本人,应该也是个好人。
牧良逢:这还用你嘱咐?一个实验室都找不着,你们情报处的全是饭桶!
牧良逢:这么低级的问题也问,还不承认是饭桶!要不你去?来来来,你戴上你去。
牧良逢:我跟宫木司令有话要说,你们先出去吧。
牧良逢:宫木司令,非常感谢您对我和丽子的热情款待,但是我想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回去了。
牧良逢:不不,您误会了,中杉大佐是个军人,是个好军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嘛。
牧良逢:(眼珠上下动了动)丽子啊,既然宫木司令为难,我看就算了。回去呢,我会尽可能的向父亲解释清楚,毕竟不要影响我们之间的这种合作关系嘛。
牧良逢:宫木司令能够这么说,那我也真是感激不尽了,谢谢了。
牧良逢:你们怎么了?
牧良逢: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牧良逢:中杉大佐辛苦了。
牧良逢:我知道,蒙眼睛嘛。
牧良逢:这是干什么?
牧良逢:磁力?就是磁铁的意思吗?
牧良逢:我(四声)的天哪,这么大这得花多少钱呐。
牧良逢:这做的太真了。
牧良逢:大概就是那种让庄稼地里不长粮食的东西吧。
牧良逢:我看看(伸手要)
牧良逢:听你这么一说,这战斗力并不高嘛。
牧良逢:那对方的军人戴上一个防毒面罩不就行了吗?
牧良逢:那既然威力这么大,为什么还需要我们运送设备?噢,我的意思是说,家父虽然不吝惜钱财,但是每一分钱都应该花在它应该花的地方。
牧良逢:那现在进展如何啊?
牧良逢:丽子。
牧良逢:为什么欺骗我太太?
牧良逢: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不就是想要你手表吗?来来来,赶紧拿走,走!
牧良逢:什么刻度不对,你怀疑我?
牧良逢:等等,你还没有拿属于你的东西呢,拿着吧,不能坏了规矩。
牧良逢: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比钱重要?
牧良逢:比如呢?
牧良逢:打过枪吗?来,试一试。
牧良逢:不学怎么会?拿着,来,瞄准前面。别紧张,两条腿微微分开,两肩平行,然后左手握在这儿,这样可以减轻后座的压力。
牧良逢:好,就这样。
牧良逢:你心里想什么就打什么。开枪!
牧良逢:自己拿稳了,继续!
牧良逢:怎么样?心里舒服一些了吗。
牧良逢:来了。怎么个比法,说吧,划下个道道来。
牧良逢:枪法不错嘛。
牧良逢:手枪都是给女人用的,我还是喜欢用步枪。
牧良逢:不过是把差点被淘汰了的制式步枪而已,这种藏品太掉价儿了。
牧良逢:说吧,怎么比?
牧良逢:放心吧。
牧良逢:什么意思?把标靶撤了还怎么比啊。
牧良逢:好啊,那就看看咱俩谁能活到最后。(眼神锋利,两人特写)
牧良逢:虽然我不知道这背后是什么人,但是我绝对不会对手无寸铁的人开枪。
牧良逢: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牧良逢: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这分明就是他搞的诬陷!
牧良逢:宫木司令这还用说吗?我们龙家和樱木家为了大日本皇军四处奔波筹集军资,没想到到这来了之后,受到你们这种待遇!你们居然不知道从哪搞来一个长得跟我很相似的人来污蔑我和我的妻子,从我们来了以后,中杉正不停地刁难我们,今天又让我们……这实在无法容忍!我回去之后一定会禀报我的父亲,直接和你们军部交涉!
牧良逢:走吧丽子。
牧良逢:找死啊你,吓我一跳!
牧良逢: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牧良逢:等一下。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如果万一我出了什么事的话,你必须答应我一定把丽子带出去。
牧良逢:我们手里没有武器,你别冲动,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
牧良逢:我以为你也死了。你去哪了?
牧良逢:请便吧。
牧良逢:还可以。
牧良逢:(语气表情都柔和极了)你放心吧。
牧良逢:张觉,之前一直都误会你了,算我欠你的。
牧良逢:不用了,如果有人问起来的话,你就说人我留下了。
牧良逢:这儿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牧良逢:干什么?
牧良逢:你没看见宫木今天对我那种态度,他都不敢怀疑了,谁还敢怀疑?
牧良逢:丽子怎么了,她现在是我们自己人。
牧良逢:别说那么绕,说明白点儿。
牧良逢:那是人家丽子心好,她自己也看不惯小鬼子作恶。你别拿你那个狼心狗肺想别人。
牧良逢:看出来啥呀?啊?
牧良逢:(猛地站起来)你少胡说八道!你别以为柳烟回来了,你就拿我们俩搬弄是非(说“搬弄是非”还吭了下,充分体现良逢的读书少~~~)
牧良逢:这事不用你教我(翻一眼窖子狼,开门走了)
牧良逢:丽子。今天的事儿,谢谢你。
牧良逢:是,但是她跟别的日本人不一样。
牧良逢:瞎说什么呀你!你不能死,咱们都不能死!咱们都得好好活着!
牧良逢:大不了咱们一起死。
牧良逢:窖子狼,停电了!
牧良逢:你个笨蛋,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以前是因为电磁设备影响了我们对研究所的定位,现在停电了,我们终于可以精确定位了。
牧良逢:快点儿,快点儿。(射击)
牧良逢:快点儿,快点儿。(射击)
牧良逢:(边藏枪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中杉正也低估了我。就我那两枪,这小子就算不完蛋也得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的。
牧良逢:什么时候又轮到你……
牧良逢:我来招待中杉大佐,你回房间吧。
牧良逢:怎么?中杉大佐是要抓我们走吗?
牧良逢:(猛地跳起来把士兵推开)我和我夫人的房间也是你们想搜就搜的吗?
牧良逢:(良逢扭住中杉的胳膊,中杉用枪指着良逢)换枪了。
牧良逢:枪是好枪,可今天你想进这个门,门儿都没有。如果有人想侮辱我龙思良的妻子,除非先打死我。开枪啊。有种开枪啊!
牧良逢:中杉大佐,枪是用来打人的,不是蒙人的。如果不想打死人,就不要拔出来嘛。
牧良逢:别跟他们废话了。我现在越来越不明白,我们龙家为什么要为他们付出这么多。回去之后我会向家父报告的。
牧良逢:哎,怎么了?
牧良逢:啊?
牧良逢:我说你把枪藏哪儿了。
牧良逢:没事儿。
牧良逢:千万注意。
牧良逢:走吧。
牧良逢:我去过实验室,确实是在地下。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两个门全部都是实验室的门,虽然从地面上看起来分成两个部分,其实在地下是连接起来的,那么这整个区域全部都是实验室的地下部分。
牧良逢:自己小心。
牧良逢:哎?我的呢?
牧良逢:小鸡肚肠。
牧良逢:我就是那意思!你没看我,我都不跟她计较。
牧良逢:我们哥几个说话关你屁事儿。
牧良逢:你他娘的才日本人呢。
牧良逢:有道理。
牧良逢:不用啦,我也没这么小气。呦,宫木司令来一趟就拿这么点茶叶,您可真客气!
牧良逢:宫木司令还有空去采茶叶?
牧良逢:(飞快的瞟一眼宫木)请他们进来吧。
牧良逢:好(总算露笑模样了)
牧良逢:有话进屋说吧。
牧良逢:等等。我想告诉你,我们现在还有八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在这之前还找不到坐标的话,我们就只能凭一己之力摧毁这个实验室。但是这期间,我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希望无论如何能够帮我把柳烟和丽子带出去。
牧良逢:谢了。
牧良逢: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那是茶叶。
牧良逢:不用了,你弄的不好,还是让柳烟来吧。我还是喜欢你泡的茶。
牧良逢:来,别愣着,都喝茶。呀,这茶真好喝。
牧良逢:他怎么能采到青木镇的茶呢?
牧良逢:你确定吗?
牧良逢:就凭这茶叶,你就敢确定我们在青木镇附近?
牧良逢:哪个老太太?
牧良逢:好~~
牧良逢:有事儿吗?
牧良逢: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了,没什么事儿请回吧。
牧良逢:可你能干什么呀?
牧良逢:张觉是共产党,信得过吗?
牧良逢:别着急,再耐心等等。
牧良逢:这个安排不行,我还有个任务就是要把敬冈还有那些研究员干掉,摧毁这个氰酸手榴弹的研究。
牧良逢:柳烟,张觉承诺会带出去,倒是你,是我们这里唯一不可消耗人员,所以必须得有人把你带出去。
牧良逢:如果这都不值得,要我们这些军人干啥?
牧良逢:好,吃东西。
牧良逢: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
牧良逢:(轻拍丽子的肩膀一下,丽子反而拉扯的真一些呢~~)不听话的臭女人!
牧良逢:你还还手?
牧良逢:撤回去!这声音怎么回事儿?
牧良逢:好。
牧良逢:顺子,阿贵,上楼把电断了。
牧良逢:哎,让我扔一下。
牧良逢:你们赢了,但请你们不要伤害丽子。
牧良逢:撤!
牧良逢:坏了,现在想安全出去是很难了。
牧良逢:那这样,咱俩换换。
牧良逢:(眨了下眼,眼皮微垂,鄙视)就你这人品,我他娘的是有些不放心。
牧良逢:哎,你们仨。保重的话就不说了,敬个礼吧。
牧良逢:怎么拦?今天是他们,明天可能就是我。你也应该看到了,在中国有千百万像我们这样的人,可以随时为我们的国家去死。
牧良逢:走!
牧良逢:没听见枪声停了!
牧良逢:(一道光扫来,按住丽子)别说话,趴下!
牧良逢:坏了,咱们进入日军的暗堡群了。
牧良逢:意思就是二十秒之内你身上会多五十斤子弹……趴下!
牧良逢:看那儿,日本人搜过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你一会儿听我的口令,别犹豫。过!
牧良逢:走,上车!
牧良逢:让开!
牧良逢:有种开枪啊。
牧良逢:来,快下来,小心。怎么样,伤哪儿了?
牧良逢:别担心,日本人都撤了。你就在这等我,我要出去一趟。
牧良逢:刚才听见那爆炸声了吗?肯定是窖子狼他们干的,我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牧良逢:安全,后面就是实验室,一会儿把它炸了。
牧良逢:里面有人,我们走!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中杉正,把枪放下!
牧良逢:有种就冲老子来,把她放了!
牧良逢:猛子!把枪放下。如果没有她,我们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所以不能杀她。把枪放下!
牧良逢:只要你答应我留下丽子,我让你们走。
牧良逢:猛子!让他们走!
牧良逢:把丽子放下,你们俩走。
牧良逢:放下丽子,否则大家一块儿死。
牧良逢:丽子,别动!
牧良逢:你是不是巴不得她死啊!
牧良逢:走开!
牧良逢:看见窖子狼没有?
牧良逢:什么时候下去的?
牧良逢:还有谁跟着去了?
牧良逢:就他一个人?
牧良逢:去忙吧。
牧良逢:我来过这儿。
牧良逢:老子他娘的来了就没想出去,你要能有办法爬出去,你走你的。
牧良逢:你他娘的才死了呢!猛子!想办法去找把铁锹给我扔下来。
牧良逢:你他娘的现在也学会编瞎话了啊?(对窖子狼)都他娘跟你学的,一句实话没有!
牧良逢:你闭嘴!
牧良逢:林子里有埋伏。
牧良逢:我这儿是不是有伤口?
牧良逢:是不是子弹划过去的样子?
牧良逢:不能上去,他们上面有埋伏。
牧良逢:守不住就守不住,跟他们拼了!阿贵,带人走!
牧良逢:我跟窖子狼掩护,你带所有人撤!走啊!
牧良逢:快撤!
牧良逢:等等,我拖着一条腿走不快,你们俩带人走,我来断后。
牧良逢:我说我断后你他娘的听不懂啊?
牧良逢:只有我断后是最合适的。你们俩就负责把所有人都带出去,我没那么容易死。
牧良逢:闭嘴!这时候只有你跟阿贵的战斗力是最强的,你们俩就听他们的指挥,把所有人都给我安全的带出去。听明白没有!!
牧良逢:什么也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牧良逢:走吧。
牧良逢:(语气柔和)再等等,等他们撤的再远点儿。
牧良逢:这么快,准备战斗!
牧良逢:查一查那条路通向哪儿?
牧良逢:龙脊岭?这不是猛子他们撤退的方向吗?
牧良逢:快,走!全力赶上猛子他们!
牧良逢:快,都跟上!
牧良逢:照顾好自己吧。
牧良逢:顺子和阿贵出去多长时间了?
牧良逢:你们俩歇着吧,我来值守。
牧良逢:我没有开枪打你。
牧良逢:我没有开枪。
牧良逢:(梦话)柳烟,我们回家。
牧良逢:猛子,快把地图找出来,把顺子和阿贵侦查的位置都标出来。
牧良逢:这条路从地图上看特别难走,但是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备选。
牧良逢:去去去去去!
牧良逢:我现在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鬼子的制造厂让我们给炸了,这研究人员基本上也都死光了,中杉正为什么还追着我们不放?
牧良逢:窖子狼,你什么意见?
牧良逢:知道这支部队的底细吗?
牧良逢:再厉害的部队也有弱点。
牧良逢:那咱这样,咱们回虎头峪。到时候我放倒门口的哨兵,我们所有人进山。
牧良逢:那你什么意思?
牧良逢:咱们就是为了不让鬼子的机械化部队展开,所以才进深山的,咱们走这儿不等人家打吗?
牧良逢:不许侮辱狗。
牧良逢:准备。
牧良逢:好了,先别打了,留一个去报信儿。
牧良逢:鬼子都来了,咱们撤。
牧良逢:他们已经被我们搞糊涂了,这会儿够中杉正忙活一阵的了。
牧良逢:好,走。咱们走!
牧良逢:兄弟们都安顿好了吗?
牧良逢:好。今天晚上不行进了,所有弟兄们安顿,明天一早出发。
牧良逢:安顿。咱们走。
牧良逢:中杉正没死,我死不了。
牧良逢:有道黑影。
牧良逢:这儿没你事。
牧良逢:我说了这没你事儿,走开!
牧良逢:你说什么?你命令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给我记清楚,老子才是连长!
牧良逢:你他娘的王八蛋。
牧良逢:过个屁。自从她死了之后我真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这人真的是这样,当你失去一样东西的时候,你才觉得它有多可贵。
牧良逢:跟你打这一架就他娘的觉得累,一点儿哭的念头都没了。
牧良逢:你笑个屁!跟你说你也不懂。
牧良逢:这事儿我听说过,听说是那个王亚樵一手策划的。
牧良逢:你那没过门的媳妇叫个啥名字?
牧良逢: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自从参军,东征西杀两三年,都没时间和柳烟把婚事给办了。她怕我分心也从来不提,现在想提她也不在了。等这次任务完成了,老子请假回趟风陵渡,到山神庙里拜拜神,把我跟柳烟的婚事儿办了,就是不知道上头准不准我的假。
牧良逢:你他娘的又发号施令。
牧良逢:老子再给你说一遍,我才是这个连队的头。
牧良逢:别动……
牧良逢:中杉正的一个中队朝龙脊岭方向去了。快,快跟上!
牧良逢:走。
牧良逢:大家都看着脚下。
牧良逢:啊?
牧良逢:这肯定不是同一支部队,你看他们这种肆无忌惮的样子,根本就没做好战斗的准备。中杉正的部队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说话时特写)
牧良逢:不行,鸡鸣寺离龙脊岭太近,我担心在这儿遭遇中杉正的队伍。
牧良逢:望远镜。不管怎么样,前面我们现在是不能通过了,现在只能往后走。我们往回走,一路保持全速前进,经过香溪洞直插喂子坪,在四点之前到达螟蛉河。
牧良逢:这样,顺子阿贵,丽子交给你们俩,小五窖子狼,姚丽你们俩负责,我跟猛子我们俩轮流观察,时刻监视前面鬼子动向。大家都听着,所有人子弹退膛,全员保持静默前进。一定要在十一点之前到达香溪洞,给我们争取更多时间。行动!
牧良逢:两个人留下来照顾她,其他人跟我走!
牧良逢:救人!干什么!
牧良逢:你没看见还有人活着吗!
牧良逢:让开。让开!
牧良逢:要救人的跟我走。
牧良逢:你捣什么乱。
牧良逢:你凭什么担心我,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真以为我是你那狗汉奸丈夫?你别忘了你也是个小鬼子!你睁开眼看看,看看他们都在干什么!我告诉你,柳烟也是因为你们这些鬼子死的,老子他娘的早晚有一天跟你们这小鬼子算账!(良逢说这话,手都快指到丽子的脸上了)
牧良逢:我他娘不开枪你就死了。
牧良逢:(对村民)你们没事了,鬼子都死了,赶紧走!
牧良逢:洋人?在哪儿?
牧良逢:约翰?!
牧良逢:别上帝了,你先上来吧你,快!没事儿吧?
牧良逢:你等一下啊。
牧良逢:大叔,这个洋人交给我了,你赶紧带着所有的村民都进山里去吧。小心啊!
牧良逢:来快走。
牧良逢:和上次一样。
牧良逢:兴你掉下来两次,就不兴我救你两次?
牧良逢:在日本人手里。
牧良逢:你飞行技术太差呗。
牧良逢:行行行,鬼子快来了,咱们走。
牧良逢:她们人呢?
牧良逢:我感觉有人在拿枪瞄着我。
牧良逢:这儿被鬼子偷袭过。顺子阿贵(做手势)
牧良逢:你说什……什么之虎?
牧良逢:快看,姚丽和丽子在他们手上。
牧良逢:这事儿都怪我,我不该让丽子她们留下来。
牧良逢:我也是无心的。
牧良逢:放屁!
牧良逢:我知道个地方,跟我走。
牧良逢:这是猎人挖的地窖,每个深山老林里都有。
牧良逢:来,顺子,把东西拿上来。
牧良逢:夹野兽的夹子。
牧良逢:顺子!行了,把她捆起来吧。
牧良逢:这是为她好,子弹不挖出来,她腿就断了。
牧良逢:那你怎么不早说。
牧良逢:快快快,快给她送过去。
牧良逢:好。
牧良逢:顺子,对面有几把枪?
牧良逢:他们在那聊什么呢?
牧良逢:互信?跟鬼子有什么好互信的?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牧良逢:小五,把她带走。
牧良逢:好,大家开始准备,走。
牧良逢:一年前就沦陷了,落在日本人手里。
牧良逢:你也不用担心,用不了几天我们就把风陵渡夺回来。
牧良逢:你说柳烟。
牧良逢:(声音低沉)她已经……
牧良逢:其实我该谢谢你。要不是你从天上掉下来,也许我真的没有勇气再到柳烟茶馆去找她,也就没后来的事了。
牧良逢:还有多长时间?
牧良逢:坏了!差点误了正事儿!快,我们走!
牧良逢:阿贵,一会儿把这埋好之后把缝儿都接好啊。
牧良逢:行吗?我告诉你,这人和动物一样,只要一受到惊吓就马上往树后面或者岩石后面躲。你们就按照我说的这个办法铺,保准没问题!
牧良逢:你那边怎么样?
牧良逢:还有多长时间?
牧良逢:窖子狼哪儿去了?
牧良逢:好,你们准备吧。
牧良逢:哎,别睡了,赶紧起来。
牧良逢:都弄好了,就等你了。
牧良逢:他娘的,这些乌龟王八蛋!猛子。
牧良逢:都闭嘴!瞄准对面的枪手。
牧良逢:你们俩给我看住对面的机枪手!
牧良逢:窖子狼。
牧良逢:什么资料?
牧良逢:我的目标都死了,我在上面儿待着还有什么用?我就问你什么资料?!
牧良逢:中杉正,你告诉我是什么资料。
牧良逢:这就是你一直追着我们不放的原因。
牧良逢:(撇嘴一笑,柔声问)资料在哪儿?
牧良逢:(变刀子眼)带我去取。
牧良逢:我说带我去取!
牧良逢:放心吧,我会给你拿来的。
牧良逢: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在哪!
牧良逢:实验数据?
牧良逢:你们情报处什么时候也搞上实验数据了,啊?
牧良逢:我知道了。你们也想拿小鬼子祸害中国人这套玩意儿自己搞一套是不是?是不是!他娘的就为了这套鬼东西,老子一个连的兄弟都快拼光了!他们全都拿你当兄弟,你对得起他们吗?对得起他们吗!
牧良逢:我告诉你,如果今天姚丽和丽子再出了什么三长两短,老子他娘的亲手嘣了你!
牧良逢:等等!等一等!
牧良逢:是这个吧?
牧良逢:(带着笑意)我听说你的部队叫马来之虎,受过很多的丛林专业训练。所以我想你一定懂得很多绳结的打法吧?那个叫往生结?
牧良逢:来,给我打一个我看看。
牧良逢:如果你想顺利拿到资料(面无表情,突然压低声线)快点按我说的做!
牧良逢:(接住鞋带)比我打得好。别担心,我给你变个小戏法。
牧良逢:为了表达诚意,资料现在就给你。来,如果你想活命的话,你就拿着,来。好,拿紧,一定要拉紧啊。别动!千万别动,就保持这个距离。千万别动,我可不想跟你同归于尽。
牧良逢:现在看明白了吧。这颗手榴弹现在处于激发状态,但因为被这个往生结捆住了保险,所以暂时很安全。而这个结的优点在于,两个人必须时刻保持紧绷它才有效果,一旦松开,这一切的一切,不光这资料,包括你我全部成为碎片。有意思吧?
牧良逢:聪明!减少了子弹的底火,降低了子弹的冲击力。好枪法,我还真以为你舍得牺牲了美织子呢。
牧良逢:少佐,来。既然醒了,你也别闲着,来,帮我个忙。
牧良逢:我看呐,咱们俩之间,我不信任你,你也不信任我,所以我们俩之间的处境很危险。但是如果让美织子少佐拿着绳子的这一头,我相信你们俩配合的肯定比我跟你配合的好。少佐,来,拿着。
牧良逢:(黑化)你没有选择。
牧良逢:来,拿好,千万拉紧,不要离他太近。千万拉紧啊,别动。好,现在皆大欢喜,二位请回吧。
牧良逢:你们不走?好,那我们走。(沉下脸)姚丽,带丽子走。
牧良逢:(向日兵埋伏喊)你们千万不要开枪啊,中杉大佐现在受不了惊吓。
牧良逢:两位……撒有哪啦……
牧良逢:顺子,你把望远镜给他。然后你们俩带着姚丽和丽子按我们原计划撤退。
牧良逢:(口气冷硬,对窖子狼)你,跟我走!
牧良逢:(口气冷硬)别拍我。
牧良逢: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还有多少昧良心的事儿瞒着我们?我告诉你,我不打算原谅你,不然对不起我那些死去的兄弟。但你也放心,我不会把这些事儿告诉别人的。毕竟除了这件事儿之外,你表现得还像个人。
牧良逢:中杉正疯了,居然不等到天黑就敢正面进攻。先别开枪,等他们走得再近点儿。打!
牧良逢:猛子他们压力太大了,走,我们去帮他们分担一下。
牧良逢:有屁快放!
牧良逢:来,棍子(顺手把匕首往地上一插)
牧良逢:打火机。(表情真生动)
牧良逢:最后一个,走!
牧良逢:坏了!约翰借我的匕首我落树底下了。
牧良逢:是行军的声音。
牧良逢:快走!
牧良逢:(压低声音)他娘的王八蛋,走!
牧良逢:刚才谁他娘的学鹧鸪叫?
牧良逢:(踹顺子)我让你学。
牧良逢:兴你鬼叫不兴我踢你!
牧良逢:你给我等着,我回头再收拾你。赶紧,叫上所有人收拾东西,走!
牧良逢:来不及说了。你们俩,看见那山包没有,到那上面观察鬼子的动向,然后到山谷东边的溪口跟我们会合。
牧良逢:我说有就有!快去。
牧良逢:收拾东西,什么也不许落下,赶紧走!
牧良逢:走出这片山林,到前面溪口再做调整。
牧良逢:没事儿吧。
牧良逢:窖子狼,我扛丽子,你照顾姚丽。
牧良逢:别废话,走。
牧良逢:翻个个儿。
牧良逢:溪口越来越窄,马上就到头了。
牧良逢:(对丽子)自己走吧,扛得我快累死了(特写)
牧良逢:走!来,到里面儿来。先不走了,大伙儿原地休息一下。
牧良逢:一般的溪水啊,都是在最低洼的地方流出来。你看,这两边的山谷现在是最佳的伏击点,中杉正是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追我们的。
牧良逢:怎么样?
牧良逢:没危险也让阿贵嚎出危险来了!
牧良逢:我教你啥鸟叫?
牧良逢:你们家大半夜的有鹧鸪叫啊?!你给我找出一个来,我生吃了它!
牧良逢:学什么?听见了吗,晚上只有夜猫子叫。别一说联系就时间地点什么全都忘了。
牧良逢:那我还救过你两次命呢,这怎么算啊。
牧良逢:呵,你这句话说的最对。
牧良逢:来,这儿不能生火,你们俩将就吃口吧。
牧良逢:你找他要去。
牧良逢:有人来了,赶快走!
牧良逢:顺着溪流走!
牧良逢:小五!叫上所有人走!
牧良逢:小心,不要踩圆石头。隐蔽,快隐蔽!(水流声很大)
牧良逢:猛子,你跟我来一下。
牧良逢:你不觉得今天的事儿有点蹊跷吗?我在山里长大,了解这山里的一草一木,可中杉正为什么总能预测到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这事儿不正常。
牧良逢:应该不是他。这家伙虽然讨厌,但他还值得让人信任。
牧良逢:应该也不对。丽子要出卖我们,早在龙思良回到基地之前就告发我们了,不会等到现在。
牧良逢:不会的,她最恨的人就是中杉正。就算她现在恨我,我想也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儿来。
牧良逢:嗯。
牧良逢:(好像看到姚丽不自在的表情了?)好,咱们走。
牧良逢:走,咱们走。
牧良逢:前面就是喂子坪了,马上就会走出去了,大家加快点儿,别停下,走!快跟上!
牧良逢:快,我们往回走,快!
牧良逢:都别啰嗦,走,全部从这儿跳下去!窖子狼,你扶姚丽下去。
牧良逢:快走,别怕,下面都是干草,摔不坏的。
牧良逢:(有些动容)走。
牧良逢:没事儿吧?
牧良逢:好,坚持一下。前面应该就是柳林峪了,过了那儿应该就安全了,走。
牧良逢:卧倒!
牧良逢:窖子狼,带他们走。
牧良逢:丽子,听我的,跟他们走,走!约翰,这次看来真救不了你了,答应我带她们走,走啊!
牧良逢:有啊,柳烟哪。
牧良逢:过去再说吧。
牧良逢:是猛子他们!
牧良逢:阿贵顺子,姚丽她们在那边,你们去保护她们,快去!其他人撤!
牧良逢:所有人往山后撤!
牧良逢:跳下去。
牧良逢:所有人都给我跳下去!
牧良逢:没时间解释,跳!
牧良逢:哪儿那么多废话,早晚得给我跳!
牧良逢:忘了我是猎人了?我熟悉这山里的一草一木。
牧良逢:我做梦梦到过。
牧良逢:(边喘气边笑~~)现在的结果不是挺好吗?这儿不能久留,得继续往前走。
牧良逢:哪儿那么多废话,这事儿就不能过一会儿再说吗?!
牧良逢:别搭话!猛子,你觉得咱们这些人里头谁最像内奸?我?窖子狼丽子还是姚丽?还是顺子阿贵,还有那个洋人?他们刚刚轰炸完东京,他能转过脸去再去帮日本人?
牧良逢:只能说明中杉正运气好。
牧良逢:(猛地站起来)我他娘的说是运气就是运气你听不懂吗?!你看看这些人,这些连死都不怕的人,你告诉我哪个像内奸!你告诉我我枪毙他!你说,你说是哪个!
牧良逢:你别插嘴!
牧良逢:我也跟你说了,不管怎么变,没有人会出卖自己的兄弟!
牧良逢:丽子。
牧良逢:为什么?
牧良逢:(眼里有泪光,虚弱)窖子狼,姚医生的孩子确定会安全接出洛阳吗?
牧良逢:姚丽。
牧良逢:有我们几个在,不会让孩子受罪的,你就放心吧。
牧良逢:你为什么这么跟我说?你自己为什么不照顾孩子?
牧良逢:小五!
牧良逢:我回来跟柳烟成亲啊,哎对了,你看见柳烟去哪儿了吗?
牧良逢:她跟我说好在这儿等我的,我知道她一定在茶……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小五!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我回风陵渡了。
牧良逢:柳烟,柳烟!丽子?
牧良逢: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记得明明在螟蛉河怎么又突然回到这儿了?
牧良逢: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牧良逢:这么说这些天都是你在照顾我。
牧良逢:丽子啊,过去,对不起。
牧良逢:你就不能换个花样吗。
牧良逢:过去吃的太多了。经过这段时间我明白一个道理
牧良逢:让我先吃一个,我饿呀。
牧良逢:今天的茶比昨天还香。
牧良逢:哇,真好看。
牧良逢:都说了好看了,你还客气啥,真是的。豆腐?
牧良逢:(嘴里还有东西)你哪弄来的荷叶啊?
牧良逢:呸……咳咳。你知不知道那干什么用的?那是方便使的!
牧良逢:拉……拉屎知道吗,然后,用来擦干净的。
牧良逢:行行行,放这儿吧,反正也都是干净荷叶,只不过你们和我们的用法不同罢了。搁这儿吧,别糟蹋粮食。
牧良逢:你也坐吧。
牧良逢:怎么这酒也一个怪味啊。
牧良逢:真讲究。
牧良逢:军座!
牧良逢:您坐。
牧良逢:小牧啊,你真有福气。丽子小姐是咱们请来的贵宾,现在反倒伺候起你来了。
牧良逢:哎军座,这您不能吃。
牧良逢:不是,这……军座……味道怎么样?(带着些促狭)
牧良逢:就是日本人这种做法,您坐。
牧良逢:也好的差不多了,来,您喝一杯。
牧良逢:是!您放心吧。
牧良逢:诶。
牧良逢:好,您放心吧。
牧良逢:我送送您,军座。
牧良逢:行倒是行,就是能不能再过些日子或者换个时间,我现在身体不太好。
牧良逢:好。
牧良逢:等赶跑了鬼子,我就回来娶你过门。
牧良逢:咳咳咳。
牧良逢:你怎么会这个。
牧良逢:哦,那真是让你受委屈了,跟着我吃这种苦。我这人不光没肝没肺,还老嫌你做饭不合口……
牧良逢:其实我喜欢下馆子吃。
牧良逢:其实说心里话,你人不错,就是太客气了,动不动就点头哈腰看着太假。可能你们大户人家都这样,可你跟我这种人打交道,还是有什么就直说的好,别弄得跟那个窖子狼似的,明明是一个还挺值得让人信赖的人,偏偏就招人讨厌。
牧良逢:还是客气点儿好(声音有些虚~~)
牧良逢:啊不,你前头这句说的是,我……我可没把你当鬼子看。
牧良逢:当时我这心里边就这么想,只要是日本人就该大卸八块儿,我也没想那么多。
牧良逢:现在……
牧良逢:你去哪儿啊?
牧良逢:哎哎哎,丽子,反正以后家里就俩人吃饭,做饭简单点儿,有肉有面就行了。
牧良逢:这是我军在反攻呢。
牧良逢:哗(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口音)这122口径的重炮都用上了,大场面!
牧良逢:这年头除了打仗也没什么可干的了,除非哪天把小鬼子真赶跑了,有可能才会安静。那个……你知道我不是说你。其实你把头发弄成这样,挺好的。快回屋睡吧,离这儿远着呢,打不到这儿。
牧良逢:怎么了?
牧良逢:你进来!你他娘的,抢粮食抢到老子头上来了,啊?叫你们长官来见我!
牧良逢:干什么这是,还抢上粮食了?
牧良逢:别嚷嚷,丽子的。我说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我躺床上好几天了,没一个露面的!好不容易来一趟,啊?这一来就给我丢人是不是?
牧良逢:啥任务啊?
牧良逢:好(四声)家伙,联队长的。
牧良逢:不错。
牧良逢:啊?
牧良逢:不是……这怎么回事儿?
牧良逢:可以呀你。好,好样的啊。呦,这是谁呀。霍(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口音)咱这儿还有个少校呢。
牧良逢:叫什么?
牧良逢:张晓贤,这老娘们儿的名字呀。
牧良逢:会用枪吗。
牧良逢:这个,顺子,以后这个少校长官就交给你来带了啊。
牧良逢:我说,张晓贤,咱能不能改个名字,以后叫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行,就是别叫这个张晓贤。张晓贤这个名字听起来太他娘的像个汉奸。哎,猛子,要不你给他取个名字。
牧良逢:哈哈哈,好。弟兄们,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既然加入了我特务连,从今往后就是自家兄弟了,来,进屋进屋。哎别愣着啊,这位少校长官要不还是你先请?来,请吧。哥儿几个也都别愣着,进屋。
牧良逢:滚!来。
牧良逢:说什么呢!丽子住那屋!象嘴里吐不出狗牙来。
牧良逢:滚滚滚。
牧良逢:这不有丽子在下面招呼嘛,少不了他们好吃好喝的,你们去吃吧。
牧良逢:嘿,我说……
牧良逢:嗯,那个……他们底下乱喊,你别在意啊。
牧良逢:这事儿,越、越……越解释越乱。我倒没什么,我主要是怕你受委屈,为你好嘛。
牧良逢:你看,我这是跟你说认真的呢,你别逼我我真下去跟他们说去。
牧良逢:(丽子把菜端回托盘)哎哎哎,你这干什么呀?
牧良逢:(拉住托盘)哎哎……你现在是有变化,可变化也忒大了点儿。也行,总比你那假惺惺的好。
牧良逢:都走了?
牧良逢:这怎么跟鬼子进了村似的,闹灾了啊!
牧良逢:你上楼休息去吧。
牧良逢:约翰,我(四声)的天呐。哎呦。
牧良逢:那当然。哎,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牧良逢:那……你去哪儿啊?
牧良逢:吙,你这可真够费劲的。对了,这次回到美国之后你好好练练你那个开飞机,我可不想再救你一次了。
牧良逢:哎,约翰!你……多保重。
牧良逢:也不算吧。这好朋友和生死之交它不是一回事儿。
牧良逢:我的好朋友叫墩墩是我的猎犬,可惜它现在不在了。所以我经常想,这他娘的要不是因为打仗,我们俩在一块过应该也挺高兴的。
牧良逢:我现在是连长,管着百多号人呢,我有责任。所以也无所谓了。
牧良逢:那也得……等把仗打完了吧。
牧良逢:兄弟们,上回我说过了,既然加入了我特务连,咱们就是自家兄弟了。兄弟归兄弟,规矩归规矩,那么我的规矩是什么呢?就是一切行动都得听我的,听我的是兄弟,不听我的呢?你们应该也都听说了,我以前就是个打猎的,杀过狼打过虎,最拿手的就是抓野猪。你们是想当兄弟还是想当野猪啊?
牧良逢:好,既然规矩已经立下了。
牧良逢:(站起来)那么咱们就讲点儿咱们的任务,只有一条,就是拼了命也要把鬼子赶出去!而我的要求是苦练!苦练!再苦练!能做到吗?!
牧良逢:嗯。报数!
牧良逢:谁没来啊?
牧良逢:张~晓~贤?(带着坏笑点了点头)
牧良逢:(对丽子)你怎么上来了?
牧良逢:噢,吃饭!
牧良逢:兄弟们,为了犒劳大家辛苦,专门给大家做了好吃的,咱们进屋吃饭。
牧良逢:等等!没说你,继续跑!
牧良逢:看什么?这就是迟到的下场!继续跑。
牧良逢:来,正好我这儿还有点儿,要不你就我这饭盒扒拉两口。
牧良逢:等等。你这少校军官头一顿就开小灶啊,你搞寡不敌众啊。
牧良逢:反正就是这意思。
牧良逢:来。
牧良逢:好小子糟蹋粮食是吧。
牧良逢:好,咱别在这儿打,我怕你打坏了东西赔不起。有种你出来。
牧良逢:少来这一套,来吧!
牧良逢:让开,一边待着去!
牧良逢:瞎喊什么呀你!
牧良逢:报告军座,这是我们连新增加的训练科目——徒、徒手格斗。
牧良逢:去去去,一边儿呆着去!
牧良逢:军座,是……是我先动的手……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
牧良逢:军、军、军座,您听我解释。
牧良逢:看看看看看,看什么看都!列队!还有你们!
牧良逢:别担心,我会跟弟兄们解释清楚你是日本人的事儿,谁敢说三道四,老子抽他!
牧良逢:这个不用你操心。
牧良逢:那你以为我想什么呢,我能有什么事儿?
牧良逢:你再说一遍。
牧良逢:谁跟他好朋友!
牧良逢:军部!
牧良逢:实话实说!
牧良逢:我整你整的轻了。
牧良逢:你小子一天到晚探子似的监视着我,我不整你整谁啊。
牧良逢:干什么呀,挨揍没挨够。
牧良逢:谁跟他兄弟?我告诉你,一会儿见了军座,我就得跟他说清楚,这个连队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要么我走,要么他滚!
牧良逢:(递蒜瓣)军座。
牧良逢:我没……这么说。
牧良逢:那您为什么派他去啊?
牧良逢:您就算枪毙我,那您也得告诉我为什么,我总不能做个冤死鬼吧。
牧良逢:嗯。
牧良逢:您放心吧,到时候我带人去。
牧良逢:军座,可是我……
牧良逢:(一字一字的说)报告军座!我愿意,虚心虚意的向这位晓贤少校道歉。(回复正常语速)我不该对他进行辱骂,不该对他进行体罚,也不该疑神疑鬼。请接受我的道歉!!!
牧良逢:是!
牧良逢:还能怎么处罚。他向我道了歉,我原谅了他。
牧良逢:情况是这么个情况,还追究什么?
牧良逢:还想隐瞒,是军座下的命令让我们专门来查逃兵的事儿!
牧良逢:带我去检查哨所。
牧良逢:行,那你们去查营房,我去查哨所。全体跟我走。
牧良逢:这个岗哨不合理。
牧良逢:怎么不合理?前面一个山包,后面一个山包,完全阻断了这个岗哨和其他岗哨之间的联系,把这儿变成了一个孤哨。
牧良逢:后面,至少其他两边都能看见。
牧良逢:还有,帮我多准备点儿干草和硝石放到各个路口,我有用。具体怎么弄,顺子会告诉你。
牧良逢:(叹气)基本上都搜遍了,没发现任何明显的打斗。
牧良逢:发现……
牧良逢:发现。
牧良逢:我都跟你说了,就算你真这么干,这儿起码得有点儿血迹吧。
牧良逢:熟有什么用,我已经跟你说了,没痕迹没尸体,一点儿马迹蛛丝都没有,我能有什么想法。
牧良逢:我就是这意思。
牧良逢:对了,张副官,这个颁奖典礼能不能往后推一点,我有一种特别不详的预感。
牧良逢:能有什么发现,有发现不早拉来了。
牧良逢:我能怎么觉得?撤!
牧良逢:都跟你说了,没事儿别老鞠躬。
牧良逢:呃……又不开店,你拜的哪门子财神。
牧良逢:连队离这儿不远,你要害怕了就叫两嗓子,我马上就能回来。
牧良逢:吃的就是这碗饭,除了打仗我还真的就没别的本事。
牧良逢:丽子,别别别……丽子……不合适啊……财、财神爷看着呢。
牧良逢:转过身来看着你,就不会看见他了,我知道了!待在家里哪都别去啊。
牧良逢:应该就是这样。丽子有一句话说的好,你看着他,你就看不见我。现在可以说明他们至少有三个人以上。
牧良逢: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咱们得先搞清楚,他们这么干到底是为了什么。
牧良逢:猛子,你觉得从哪儿掩护他们撤退的位置最好。
牧良逢:昨天晚上那儿搜过没有?
牧良逢:叫上所有人,搜山!
牧良逢:这位置选的果然不错。
牧良逢:怎么回事儿?
牧良逢:这事儿怪我,我忘了嘱咐你们。这冬季的河流表面看起来很平静,其实水底下的暗流很急,如果你们昨天一直顺流而下,一定能找到那些尸体。
牧良逢:坏了!军座!快走!
牧良逢:怎么样?
牧良逢:来不及了,去会场,走!
牧良逢:停车!赵营长,你带一队人去堵住军长,一定不能让他进入会场!
牧良逢:其他人下来跟我走!
牧良逢:顺子阿贵,走。
牧良逢:走!
牧良逢:快,撞上去!
牧良逢:你撞上去!
牧良逢:一点钟方向。
牧良逢:应该是中杉正。
牧良逢:(声音柔和)放心吧。(大声)窖子狼保护军座!
牧良逢:顺子他们应该到了,他们想往一块儿会合,我们就去路上等他。放心没人比我对风陵渡更熟悉,走!
牧良逢:窖子狼已经开始赶鸭子了,眼睛睁大点!
牧良逢:一会儿别跟我抢,中杉正是我的。
牧良逢:真是邪了,他们能藏哪去?
牧良逢:那也别来假的呀。阿贵,给他来点儿真伤。
牧良逢:闲的你!
牧良逢:那你觉的这中杉正,得伪装成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才能不让咱们发现呢?
牧良逢:(坐在伤员床上)坐坐坐……
牧良逢:(抬眼看猛子两眼,带着微微的笑)什么三把火。我估计是她多心了,大家就是好奇,谁还存心拿她当坏人?
牧良逢:(眼珠转了转,猛地站起)对啊!
牧良逢:身边全是外国人,他……混不到中国人堆儿里,他只能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待着呀。
牧良逢:肯定有!只不过就是咱们还没找到就是。
牧良逢:(拦住去提水的丽子)哎,得得得……干什么这是?这么多大老爷们儿还轮得着你啊。
牧良逢:这不都回来了,来,给我。
牧良逢:(走两步,转身)都去搜人,军营肯定是空的!
牧良逢:爷爷,这就是柳烟。
牧良逢:都别动!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牧良逢:这发生什么了?
牧良逢:他娘的,还有几处军营?
牧良逢:不!查西边的。
牧良逢:我了解中杉正,如果他要撤的话,早就在东口援军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提前突围了。他这次来的目标是我们军座,如果不达到目的绝不会放手,所以西边的可能性最大。
牧良逢:要不你们俩查东面儿,我查西面。
牧良逢:走!
牧良逢:走!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揽住晕倒的柳烟)柳烟,柳烟!你醒醒啊!
牧良逢:中杉正是我的。
牧良逢:(对士兵)你们俩,把那个洋人送到军部医院去!你们俩,把柳烟送到茶馆亲手交给丽子。
牧良逢:我们走!!
牧良逢:我们从前面这个阵地绕过去。
牧良逢:(压低声音)走!
牧良逢:(压低声音)等等,别这么着急。越是锅底里的肉,最后吃起来才越香。
牧良逢:看见了。那就一块儿烩了吧。
牧良逢:所有人都有,搜山!
牧良逢:怎么样?
牧良逢:不对呀,我明明还打到了两个。
牧良逢:他奶奶的!搜!多加人给我搜!中杉正一定没有被救走!他就在这附近。
牧良逢:没拿下中杉正,我不甘心!
牧良逢:这不行,他们现在逃到树林子里去了,我正打算带人追呢!
牧良逢:谢谢军座!
牧良逢:(朝阿贵摆手)您放心吧。
牧良逢:军座,你慢走啊,军座。
牧良逢:怎么办啊,追还是不追啊?
牧良逢:呦,对,那这就交给你们俩,我先走了。
牧良逢:大家都抬稳点儿,别把人掉下来,还有你们啊。
牧良逢:军座,我回去有点儿急事儿,您捎我一段。
牧良逢:没有,军座。家里出了点急事儿,得赶紧赶回去。
牧良逢:哎呦,军座,不……不是老婆,这都没有的事儿,您别听他们瞎说。是柳烟回来了。
牧良逢:柳烟哪,我媳妇儿。
牧良逢:我也一直这么认为,这不突然回……
牧良逢:军座,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呀?
牧良逢:不该在现在这时候换防啊。
牧良逢:卫戍区里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换防这事儿,小范围的换还可以,这要是超过百人的换防,防御区衔接不上,形同虚设啊。
牧良逢:(跳下车)军座,鬼子残部就在附近活动,晚上如果和防区失去联系会很危险。
牧良逢:是。
牧良逢:你去哪儿了?
牧良逢:柳烟,你怎么了柳烟?我是小牧,我是小牧啊。
牧良逢:我是小牧!
牧良逢:(睁大眼睛)柳烟!你开门啊,柳烟。柳烟,我是小牧啊。柳烟开门啊,你先把门打开好不好……(原谅我,对牧柳实在无感~~省略若干字)
牧良逢:(对丽子)你跟她说什么了?
牧良逢:你跟她说什么了!!
牧良逢:柳烟,你跟我说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柳烟,我是小牧,你把门开开,把门开开行不行?
牧良逢:柳烟记得丽子,却忘了我。
牧良逢:可她最后见到我的时候我还活着,这说不通。
牧良逢: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牧良逢:你的意思是柳烟怕我?
牧良逢:这些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对不起她。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牧良逢:谁呀?(表情正经些)军座!是!早晚两次巡逻,明白了。
牧良逢:都快点儿,跟紧!
牧良逢:对过往的行人一定要认真盘查,出发!
牧良逢:我已经对不起柳烟了,现在连丽子也对不起了。
牧良逢:小王。
牧良逢:刚才过去的是谁啊。
牧良逢:张副官?这大半夜的他跑出来干什么?
牧良逢:归队吧。
牧良逢:走。
牧良逢:张副官?
牧良逢:我们刚刚看到张副官出去。
牧良逢:他有司机……中杉正!
牧良逢:谁说展不开手脚?要我说这个张副官就和中杉正一样,早应该给他一块突突了!
牧良逢:情况怎么样?
牧良逢:嗯。
牧良逢:好,咱们分头行动吧。
牧良逢:顺子阿贵,这一排交给我和猛子,你们俩带人去三排下通知。
牧良逢:二班现在的位置在哪儿?
牧良逢:跟我走!
牧良逢:子弹是满的,应该是中杉正开的枪。
牧良逢:人还活着,快,赶紧送医院抢救!
牧良逢:不会的,他不会自己朝死路上奔的。
牧良逢:谁下的命令?
牧良逢:坏了,军部出事儿了,快走!
牧良逢:我早说了防区内有漏洞,走。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丽、丽子,丽子。
牧良逢:完了,全打完了。
牧良逢:好,回家。车,快把车开过来,把车开过来!快啊!
牧良逢:丽子,坚持一下,咱们马上就走。
牧良逢:(抬眼看柳烟一眼)会,我当然会。丽子,丽子,丽子……
牧良逢:(对美织子他们)把这两个人给我杀了。开枪!!
牧良逢:军座!
牧良逢:放下!把枪放下!
牧良逢:(转过脸,明楼的表情和声线~~)让他们走。
牧良逢:中杉正,你把枪给我放下,放下!
牧良逢:老子不相信你的鬼话!
牧良逢:快去通知军部和防区内所有单位。
牧良逢:我走了。
牧良逢:这是我爷爷给我留下的,我走了。
牧良逢:军座!
牧良逢:丽子,这是我亲手盖的小木屋,虽然房子盖的一般,但风景还行。一直就没时间带你来我家来看看,你也别怪我。到了夏天,这漫山遍野都是野花,可好看了。以后你就踏踏实实住这吧,不用见了谁都低三下四点头哈腰的,你想乐就乐,想高兴就高兴,这儿没人管你,以后等打完仗,我就回来,到时候我还会养一只叫墩墩的狗。我们天天陪着你。
牧良逢:猛子,带弟兄们,回去吧。
牧良逢:好,带我去看看。
牧良逢:我和窖子狼上去就行了,你还是回去看看吧,乱了一晚上了,队伍上不能没头儿。
牧良逢:翟副官住哪张病床?
牧良逢:好。
牧良逢:刚死。
牧良逢:什么张副官?
牧良逢:军座,还有一件事儿,我们仔细查看了那个死亡军官的伤势,两枪全是手枪所致。而昨天晚上跟我们交战的鬼子里面没有人用手枪。
牧良逢:啊?这……
牧良逢:对呀。
牧良逢:不是军座。
牧良逢:我正准备找你。
牧良逢:你拉我干什么!
牧良逢:以后再抢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牧良逢:军座今天的态度太奇怪了,完全一副胡搅蛮缠的口气,他就是为了给那个姓张的撇清关系。
牧良逢:不管是谁,都和那个姓张的脱离不了干系。
牧良逢:昨天晚上防区换防漏洞百出,我提醒过军座,但军座并不知道。除了他还有谁能调得动防务!
牧良逢: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们了,这个姓张的参谋已经被中杉正给绑了,随后美织子一行就趁乱突入了防区……
牧良逢:冲茶馆来的?
牧良逢:什么巧合!窖子狼,那个军法处的军官在哪儿被发现的?
牧良逢:如果说从桥上撤下了,也应该朝这个方向跑,可为什么他会在这儿背部中弹呢?
牧良逢:不用猜了,柳烟被约翰带回来之前,一直被游击队的老吉给扣着,肯定就是他不甘心柳烟跑了,一路追到了这。
牧良逢:放屁!自从我爹遭了老吉的毒手以后,他就一直跟我和柳烟过不去!昨天绑架柳烟肯定就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牧良逢:军座!报告军座,昨天晚上的事儿,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牧良逢:军座……
牧良逢:军座,他们靠不住,昨天晚上绑架柳烟走的人,应该就是他们。
牧良逢:(委屈低头)是。
牧良逢:啊?我们只、只待三天?
牧良逢:我就不明白,军座为什么非让我们这么多人跑去青木镇帮他们游击队。
牧良逢:现在什么情况还不好说,如果人家拒绝呢。
牧良逢:我告诉你,我对共产党没偏见,像张觉还有救过柳烟的那些人我都感激,可是老吉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牧良逢:吉百瑞呢?不是应该他来出面接我们吗?
牧良逢:你说你们的人两天都找不到了……
牧良逢:我就是大山里长大的,有多艰苦我比你们还清楚呢,走吧!
牧良逢:牧良逢!牧大明的儿子。
牧良逢:少套近乎,你不是说我爹……
牧良逢:全体都有,以班为单位,勘察地形就地扎营!
牧良逢:这三个点必须提前布置。
牧良逢:不会吧,我们在行动前还见过他呢。
牧良逢:救柳烟?
牧良逢:那柳烟现在人呢?
牧良逢:帮什么忙你说。
牧良逢:为什么要我写?
牧良逢:别别别,别哭,你别哭。这是大事儿,我现在就写。窖子狼你来写,我签字。
牧良逢:这哪儿找来的?
牧良逢:如果她叫喊一声的话,恐怕她命就没了。现在来看柳烟危险了。
牧良逢:你还没看出她的意图吗?
牧良逢:柳烟被人挟持了,她在力所能及的引那些人往这个驻地靠近,可是到了这儿不知道为什么被对方发现了,所以他们不仅仅拿掉了所有红绳,还迅速撤离了。
牧良逢:任政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支钢笔应该是你的吧。
牧良逢:你们这除了你,还有谁用这种笔?
牧良逢:这就对了,我们走!
牧良逢:老吉有个小屋就在前面,他绑架我的时候就把我放那儿了。
牧良逢: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
牧良逢:老子他娘的非活剐了他!!
牧良逢:(低声)你闭嘴!哎,你们俩在我们走了以后……
牧良逢:(低声)来,把绑手给我。
牧良逢:(低声)枪油。
牧良逢:(低声)绑个火把照路。
牧良逢:(低声)你懂个屁!
牧良逢:那不行,要撤你们撤,我带我的人继续找。
牧良逢:好,咱们走。
牧良逢:(低声)小点儿声!
牧良逢:(低声)不会,他就在这山谷里面。他们就在这附近,我刚刚听到柳烟的声音了。
牧良逢:(低声)我能感觉到,她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牧良逢:老吉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情报,如果再这么逼下去,老吉就会觉得柳烟和宗明是个累赘,就会杀了他们独自逃跑,所以我们必须让他们放松警惕。
牧良逢:黑子,你马上回驻地,带着人大张旗鼓的去封锁下山的路口。
牧良逢:没错,就是既让他留在山里头,同时还要让他产生我们驻地空了的错觉。
牧良逢:就因为这样我才怕他们狗急跳墙。
牧良逢:柳烟不会放弃的,我相信她,她一定会想办法给我们留下标记,我们分头找。
牧良逢:(低声)怎么了?
牧良逢:(低声)这是在哪发现的?
牧良逢:(低声)没错,是柳烟留下的。他们肯定是从这往驻地去了,走。
牧良逢:(低声)这离驻地最近的一根红绳了,走。
牧良逢:(低声)不对,柳烟没这么高。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柳烟。
牧良逢:宗明,你没事儿吧。
牧良逢:别怕,还不到他死的时候。
牧良逢:快快快,快跟上!跟老娘们似的!
牧良逢:快快快,没吃饭呢都!
牧良逢:不累。她叫什么来着?
牧良逢:薛妹子……
牧良逢:好,薛云。这段时间真的谢谢你,谢谢你照顾我媳妇儿。
牧良逢:哎,给我先吃一块。
牧良逢:行,那你先忙吧,我先进屋了啊。
牧良逢:怎么样了?能洗清我爹的冤枉不?
牧良逢:我正想问你,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牧良逢:本草纲目?
牧良逢: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配火药谁还用阳原?你这,你这都什么时候的配方了?
牧良逢:(一口水喷出来)明朝?
牧良逢:我也没太见过他,反正以前听我爷爷说呢,日子好过的时候送他去念过书,后来日子不好了就又回家打猎了。反正呢就是书没念好,枪法也一般,两头都耽误了,再后来人就不见了,等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你们游击队的队长。
牧良逢:别憋着,想笑就笑,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们爷俩见的次数不多,所以也没什么感情,我现在就是想闹明白他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
牧良逢:你一说我还真饿了。
牧良逢:你等会儿!来来来,你先坐,坐!你跟我说,我爹把那东西给你的时候,他原话怎么说?
牧良逢:交给我?为什么交给我?按说我爹是他们游击队的队长,应该交给政委才最可靠。
牧良逢:我看懂?我告诉你,没遇到柳烟之前,我大字不认识几个,我看得懂什么呀?
牧良逢:我爷爷啊。
牧良逢:当然也是我爷爷。
牧良逢:我揍你啊!(抬手做手势)
牧良逢:(表情认真,语气也认真起来)我爷爷他以前不是猎人,他是个江湖郎中,是因为战乱才留在风陵渡。他原来就跟着那个,那个什么《本草纲目》学着配火药。
牧良逢:你先坐下,你坐这儿我心定,能想出事情来。
牧良逢:你接着说。
牧良逢:宗明说的对。我爷爷以前跟我说过,能够自己配出火药的猎人才是好猎人,我们那山里头所有猎户用的药全是我爷爷配的。
牧良逢:子弹?
牧良逢:那,那土铳现在还在山上吗。
牧良逢:嗯。
牧良逢:放铁砂的。
牧良逢:任政委,你也别找了,那东西怕潮,不会放在这。
牧良逢:灶房,一般放在暗灶。
牧良逢:对,就是这个。
牧良逢:哎等等,我爷爷做这种火药筒一般都会放一些木炭进去防潮,应该会有个夹层……看看里面什么。
牧良逢:还有,就算这个亲笔签名可以仿冒,这刘森和日本人合影怎么解释?
牧良逢:行了你们俩!你给我坐下!我问你,我爹豁出性命就为了给刘森泼脏水?
牧良逢:这不用你跟我说。我告诉你,如果是这样,我宁愿让我爹背负着叛徒的罪名我把底片毁了!可如果不是呢!
牧良逢:见,这件事情我必须弄清楚。
牧良逢:想死,没那么容易!先说清怎么害的我爹!
牧良逢:说!
牧良逢:还有,同时说清楚到底想把那个情报交给谁?
牧良逢:老子他娘的一枪崩了你!
牧良逢: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说不说!
牧良逢:没事儿,别看。
牧良逢:你不是共产党吗,你怎么会还有一个东家?
牧良逢:接着说,说呀!!
牧良逢:那那个情报怎么到了我爹的手上?
牧良逢: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牧良逢:那个时候王耀武的二十九集团军还没有进驻战区,日军势力大,我们正在收缩呀。
牧良逢:张觉?!
牧良逢:还戴罪立功?老子看在任政委的面子上不亲手崩了你就算你命大了,还想着你那狗命呢!
牧良逢:你们还真想放了他呀!
牧良逢:说,你怎么帮我们找。
牧良逢:(猛子掏枪)猛子!
牧良逢:猛子,我是你带出来的,哪怕你要我代你去死,我眉头都不皱一下,可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能冲动。还有,我相信张觉带出来的情报。
牧良逢:柳烟,你帮我照顾他吧。
牧良逢:这时候就别一惊一乍的了,就是现在把你们全干掉谁会知道?
牧良逢:是刘军长的命令?
牧良逢:好,我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下。
牧良逢:那要是两个我都不选呢。
牧良逢:来,把人给我抬进来。
牧良逢:没然后!(掏出底片)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老子拿到了给你看看是不是,嗯?
牧良逢:(拽过底片)拿来吧你!
牧良逢:我呸!
牧良逢:张副官,你应该知道刘森待我不薄,所以上刀山下油锅我在所不惜。可要是哪个人想把六十九军的兄弟拉去当汉奸,老子第一个就不干!
牧良逢:呵,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们几个确实力量单薄了点,可是如果再加上你这么个刘森身边的第一高参,分量就不同了。
牧良逢:(安慰张副官)别生那么大气,来,喝口水。
牧良逢:好,那我先带特务连去协防(这个角度刘海还算好看)
牧良逢:老子他妈先宰了你!
牧良逢:大不了就拼死一战吧。
牧良逢:也好。
牧良逢:你一个要去当汉奸的人,你懂什么?
牧良逢:你别那么多啰嗦,你到底想说什么。
牧良逢:那好,第一波进攻由我们发起。
牧良逢:走。
牧良逢:别急,等他们再靠近一点儿。
牧良逢:这儿交给窖子狼就可以了,其他人跟我去支援游击队,走。
牧良逢:没错,还有这些武器弹药。
牧良逢:别紧张,本来也没打算把他扣起来。
牧良逢:啊?
牧良逢:怎么样?
牧良逢:河边找了吗。
牧良逢:那这样,我去后山看看,你接着问,挨个问啊。
牧良逢:柳烟!看见猛子没有?
牧良逢:你忙你的吧,但是看见他一定想办法告诉我。
牧良逢:你让顺子去有什么用啊,他哪敢顶撞猛子。
牧良逢:那这样,排兵布阵是你的强项,你留在这跟政委他们商量,我去找猛子。
牧良逢:(深深看一眼柳烟)走阿贵!
牧良逢:猛子!停车!
牧良逢:(气声)他娘的王八蛋。
牧良逢:走,回驻地。
牧良逢:怎么了?
牧良逢:没看见啊。
牧良逢:跑了就跑了吧,反正跑哪儿也是个死。
牧良逢:你说什么?
牧良逢:你们都干什么吃的!看清楚往哪儿跑了没有!!
牧良逢:走,所有人回驻地!
牧良逢:闭嘴,快走!
牧良逢:但人数装备我们都处于劣势。
牧良逢:安吉堂。
牧良逢:现在这样,我和任政委去部署,等贵子以为胜券在握大举进攻的时候,我们会用信号旗通知你,你就带着预备队迅速加入战斗,所以说预备队就交给你了。
牧良逢:怎么,怕我守不住阵地?
牧良逢:你记住了,就算猛子在,这个连队也是我说了算,没你插嘴的份儿。你就带好预备队等待命令,需要支援的时候我会通知你。走!
牧良逢:好。任政委,一直以来都想问你个事儿,我爹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牧良逢:我觉得不是这样。他能把我和我爷爷扔在家里头不管,没你说得那么慈悲。
牧良逢:(低声)不着急,他们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们,等离咱们再进点儿,我们再开枪,我开枪就是信号。
牧良逢:他们吃了刚才的亏,我想到天亮之前应该不敢再有大动作了,叫上所有的弟兄们撤吧。
牧良逢:任政委,我们除了打小鬼子一个措手不及之外,靠的就是对地形的熟悉,现在安吉堂所有的地形已经基本上被我们打烂了,小鬼子现在对这的地形也已经熟悉了,如果再僵持下去对我们也不利,所以还是按原先的方式执行吧。相信窖子狼他们早该猜到了。
牧良逢:死伤二百四十七人,这才是个开始,咱们连的兄弟基本上被打光了。
牧良逢:只能指望吴书记看能不能把东西尽快交到王耀武手里了。
牧良逢:别跟我提她,我不想说这个。
牧良逢:守住了或许会有人来善后,守不住要不要医生也无所谓了。听政委的都走吧,往后需要医生的地方还很多,有你们两个照顾伤员我也就放心了。
牧良逢:薛云,请你帮我把这个交给……
牧良逢:我们已经脱离了六十九军,我也不知道应该交给谁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吧,毕竟也没有妨碍我们一起打鬼子。我作为特务连的连长,不能让弟兄们死了以后连个名字都没留下。帮帮我吧,帮我把它保管好。
牧良逢:刘森派了你这么个阴阳怪气的家伙来给我当监军,他真是瞎了眼了。
牧良逢:政委啊,我们俩根本就不是一个盘子里的菜。
牧良逢:干什么呀这是。
牧良逢:你给我住手!绑上!!
牧良逢:谁说让你走了。先把绷带绑上!坐下。
牧良逢:还笑!(拽过来给绑绷带)
牧良逢:死都不怕还怕疼啊!来,拿着(递茶杯)
牧良逢:虽然没有饺子,但毕竟马上该过年了,咱们就借着任政委的水一块喝一杯,为了咱们爹娘,也为了咱们自己。
牧良逢:摔疼了吧?早跟你说过山里的路不好走,这还算好呢,太阳晒得着,你看那边,北边晒不着的地方到处都是青苔,更滑。走,我领着你走。
牧良逢:今天晚上这夜猫子声叫的不对。
牧良逢:我告诉你,这种鸟叫声我听过,而且它不会这么一直叫下去。
牧良逢:坏了。
牧良逢:太平峪和东峰出事儿了。
牧良逢:中杉正和他的十三中队就是用这种方式传递消息的!
牧良逢:任政委,我去太平峪,你去东峰。
牧良逢:(低声)看清楚了吗。
牧良逢:留两个枪法好的在这儿,我来截断他们的去路。你带剩下的兄弟从背后绕过去,记住,只要死的,不留活口。
牧良逢:看到前面的隘口没有,去,一个鬼子不许放过去。
牧良逢:别停,给我打!
牧良逢:小鬼子都学精了。阿贵,你那边没问题吧。
牧良逢:走,咱们撤。
牧良逢:(笑)基本上都干死了,还有一个小队长。
牧良逢:(看见炮弹从天而降)快,隐蔽!
牧良逢:分头行动吧。
牧良逢:窖子狼!啥也别说了,都争取活着回来吧。
牧良逢:其他人跟我走!
牧良逢:阿贵,这是鬼子第几波进攻了?
牧良逢:咱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牧良逢:你们怎么过来了。
牧良逢:不多了,就快打光了。
牧良逢:胡闹!给我们你们怎么办?
牧良逢:阿贵,阿贵,怎么样?
牧良逢:阿贵,挺住,马上就结束了。
牧良逢:张副官调集警备营控制了六十九军,刘森呢。
牧良逢:我怎么没看见猛子?
牧良逢:看清楚带刘森往哪个方向走没有?
牧良逢:阿贵,你怎么样?
牧良逢:来,我来。
牧良逢:阿贵,受伤了就……少说几句话,啊……
牧良逢:阿贵。
牧良逢:阿贵!
牧良逢:顺子。
牧良逢:(嗓子有些哑)顺子!阿贵走了。
牧良逢:(眼里含着泪)你说什么?猛子怎么了!
牧良逢:真没想到我们还能回到青木镇。
牧良逢:小心点儿,说不定是中杉正他们呢。
牧良逢:走,我们进去。
牧良逢:楼上有埋伏!
牧良逢:等等,都别出去。他们现在就等着我们出去呢。
牧良逢:7.7口径,军用式狙击步枪。应该是中杉正他们,他们在二楼,我们这儿地势低,我够不着他们。
牧良逢:不行!现在出去都是活靶子。
牧良逢:柳烟,你躲到麻袋包那儿,那儿最安全。我现在要到后面去找个制高点。
牧良逢:不行!你这个位置非常重要,我和窖子狼之间的联系就全靠你了,等一下我要怎么行动全靠你传给窖子狼,听明白了吗?
牧良逢:(低声)他妈的王八蛋!
牧良逢:(低声)柳烟,快走!
牧良逢:说吧,你想怎么样?
牧良逢:你现在拿枪指着我们,还有什么公平可言吗?可以,我可以跟你比试,但是让柳烟走,这和她无关。
牧良逢:(低声)别担心。
牧良逢:窖子狼!
牧良逢:窖子狼!窖子狼!
牧良逢:窖子狼你挺住。
牧良逢:(气声)窖子狼。
牧良逢:(气声)窖子狼,窖子狼……
牧良逢:窖子狼!
牧良逢:我真的不明白,他们既然这么想回家,为什么当初不在家好好呆着,为什么要跑到我们这儿来……
牧良逢:(气音)谁知道呢。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