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3-4集 荣石部分 对白

常绿林,历史会记住这个名字,承德历史上最不要脸的罪人。 

(歪头,抿嘴)如果是当这种臭不要脸的汉奸,我宁可死。 

2333333333~~~大老爷们说这话太萌了!!! 

 

第3集 

01:41 

【 穿插 的镜头】 

(荣石站起身,镜子里的影子,眼睛没有神采) 

 

【荣公馆,书房】 

(灰绒绒上线,脖子缩到绒绒里,大特写) 

荣石:放出话去,所有承德市民都不许出门,否则后果自负。 

手下:是! 

 

【 穿插的 镜头】 

(荣石还是站着,柜门镜子缓缓打开) 

 

【荣公馆,书房】 

荣石:如果有人敢擅自迎接日本人,荣家灭他满门。 

 

【 穿插 的镜头】 

(荣石还是站着,索杰拿出左轮手枪) 

 

【荣公馆,书房】 

手下:是! 

(荣石眉头并没有紧皱,绒绒一起一伏,但感觉他心里憋着火) 

 

02:28 

【荣公馆,书房】 

(窗帘拉着,房间里有些暗,荣石举着左轮手枪指向前方,和前面的镜头接上了) 

 

04:06 

【荣公馆,书房】 

(荣石眼里有水光,枪指着前方,收回) 

 

04:29 

【荣公馆,客厅】 

(听着门外商会人的喊叫,喝茶) 

荣意:哥,怎么办呀。 

手下:荣少,日本人来了,怎么办哪。 

(眼神一厉,放下茶杯,快步上楼) 

 

05:20 

(窗边白纱轻飘,荣石看楼下,特写) 

荣树:装甲车,装甲车! 

索杰:大少爷,日本人来了。是不是让大伙儿进来躲躲。 

荣石:(转过头)嗯。 

 

07:00 

索杰:大少爷,弟兄们都准备好了,打吧。 

鲁一玮:荣少,不能打啊!荣少,这里还有这么多无辜的人哪!快想想办法吧,荣少!荣少,我们本来是到你这儿避难来的,谁知道……撞炮口上了! 

荣石:对不起,是我连累大家了。 

于副会长:荣石,投降吧。 

(咬了下牙,刀子眼看) 

于副会长:挂块白布,他们懂的! 

索杰:大少爷,他们好像不是真心要打。 

荣石:我对不起大家了。我是实在没想到,堂堂一个热河省的主席、第五集团军总司令,竟能带着几万人一夜之间逃了个干干净净。常绿林,历史会记住这个名字,承德历史上最不要脸的罪人。 

 

08:22 

(荣石看楼下) 

 

08:48 

(日本人喊话,荣石微抬头,眼神一动) 

张一平:荣会长,关东军第八师团,旅团长竹木纯一少将前来拜访荣会长。 

(眼珠微微转了转) 

荣树:哥,他们要干什么呀? 

荣石:来请你哥当汉奸。 

张一平:荣会长,这么多人的性命可都攥在你一个人手里。 

(微微眯眼) 

张一平:你让那些人出来看看,这院里什么阵势啊,是想要这座豪宅继续辉煌,还是变成一片废墟啊,就看您的了。 

于副会长:要辉煌,要辉煌啊! 

索杰:大少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转眼瞟索杰,又看回楼下,看竹木纯一下车,微微眯眼) 

(楼上楼下两人对视,荣石放下撩起的窗帘) 

荣石: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第一,打死不当亡国奴。我荣石还有一条命,几百个兄弟,大不了跟他们血战到底。 

荣石:第二,开门,做狗。 

荣树:打死不当亡国奴! 

 

11:44 

【荣公馆】 

(荣石缓步下楼,众人跟在后面) 

(在台阶转弯休息平台上站定) 

张一平:荣大少爷,竹木将军进入承德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拜访荣公馆,可见竹木将军对你的尊重啊。 

荣石:把装甲车开到我家里来拜访。 

 

12:37 

(荣石、竹木坐着,后面都有几个人) 

竹木纯一:荣会长,你们的抵抗是没有用的。 

竹木纯一:你们的人再多,再强大都没有用,知道为什么吗? 

荣石:为什么。 

竹木纯一:你们的首脑不行。九一八的时候,东北军拥兵二十万,而我关东军不过区区两万余人,但是,顺利地拿下了北大营。外边的这些装甲车、军车,都是我军在北大营的缴获品。 

荣石:现在不同了,蒋介石已经开始下令抵抗了。 

竹木纯一:九一八之后,东北军二十万大军退守锦州,兵力强于我数倍,国民政府也下令抵抗了,但我军仍旧一枪未发,只吆喝了一声,吓得东北军二十万人夺路而逃,拱手把锦州送与我关东军。 

荣石:是,是有这事儿。 

竹木纯一:报纸上有文人戏言,说东北军就算一人撒一泡尿也能淹死关东军。 

(抬眼) 

竹木纯一:结果呢?东北军都憋着不尿,逃进关内,尿了。 

荣石:(叹气,挑眉,抿嘴)这事儿也有。 

竹木纯一:现在,蒋介石调集数路大军号称四十万,立誓保卫热河,结果,我军只用一百二十八人轻取你们热河省会承德。 

荣石:(睫毛翻了下)你怎么不提一提十九路军呢? 

竹木纯一:十九路军,的确是一支铁血之师,给我海军陆战队制造了很大的麻烦,但是,现在他们去哪儿?被蒋介石调去剿共了。现在还有哪支军队能够抵抗我大日本皇军? 

(微微叹气,眨眨眼,抿嘴) 

张一平:荣会长,眼下的时局你应该看得很清楚。我们可以不用你,但我们希望用你。换句话说,只有我们才能救你。 

荣石:(低头,抬眼,看竹木)救我? 

张一平:我们不用你,你身后的这些商人们会放过你吗? 

(表情绝了!!!抬下头,带着嘲笑的歪头) 

竹木纯一:我知道,他们当然奈何不了你。热河人都知道,南有杜月笙、黄金荣雄踞上海滩,北有袁世凯之子袁克文独霸天津卫,而热河呢则是你荣大少爷的天下。 

荣石:你太抬举我了。荣某岂敢跟杜月笙、袁公子相提并论。 

竹木纯一:是荣会长过谦了。 

荣树:你别在这叽叽歪歪了,我哥不会当汉奸的! 

(直起头,垂目直视竹木,带着坚定) 

张一平:从现在开始,我每数十个数就杀一个人,一直杀到你投降为止!你身后这些商人的家属可全在我们手里,带进来! 

(宜萱被带进来) 

竹木纯一:宜萱小姐很漂亮,我听说她是你的未婚妻,荣会长就一点也不爱她? 

张一平: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荣石眼都不眨一下,和竹木对峙,微微用鼻子叹下气,举起手,戒指只有半个圈~~手好看~~) 

(垂目,嘟着嘴,站起来) 

荣石: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投降吗? 

竹木纯一:荣会长是个爱面子的人,不喜欢“汉奸”这个称呼。 

荣石:你的情报工作做的的确很到位,连我的面子都做到了。 

竹木纯一:我要在观念上纠正荣会长一下,现在,热河省属于满洲国了,荣会长是满洲国的人,不是汉奸。 

荣石:(向前走两步,双手抄到口袋里)汉奸也好,奸商也罢,舌头长在别人嘴里,他们说什么对我不重要。我不愿意投降,就是不想像他那样。 

竹木纯一:请荣会长说得明白点儿。 

荣石:人为什么活着?挣那么多钱,当那么大官为了什么? 

荣石:像你,拼命的想在战争中证明自己,为了什么? 

竹木纯一:为什么? 

荣石:为了尊严。为了能让别人高看你一眼。 

竹木纯一:说得有道理。 

荣石:(走到汉奸面前)像这类货色,投降了,命是保住了,可是活得像条狗一样。 

荣石: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甚至可以随意使唤。 

(慢慢踱回,敛一下大衣,坐下) 

荣石:(歪头,抿嘴)如果是当这种臭不要脸的汉奸,我宁可死。 

荣石:我弟弟妹妹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死。 

竹木纯一:荣会长什么条件,我们可以谈。 

荣石:(睫毛垂下)我只要一样东西。 

竹木纯一:什么? 

荣石:(眼皮一翻,抬眼直视竹木)脸。 

 

24:17 

【荣公馆,书房】 

(荣石拉上窗帘,双手撑着桌子,闭目,低头,肩膀往里缩,好像承受不住) 

(中间穿插竹木的镜头) 

竹木纯一旁白:荣会长,你是中国人里面作为朋友来我热河关东军司令部里参观的第一个人。 

荣石旁白:荣某不胜感激。 

竹木纯一旁白:我在中国生活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来到避暑山庄。 

(荣石在避暑山庄大门处特写) 

竹木纯一旁白:这里是清代皇帝的养生之处,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我竹木纯一能够成为这里的主人,实乃三生有幸。 

(慢慢走进避暑山庄大门) 

 

25:33 

【避暑山庄,会客室】 

竹木纯一:荣会长,请。 

竹木纯一:来人,给我和荣会长照几张照片,记录一下我们的友谊。 

(荣石皱眉,拍照切换成一张张报纸) 

(车上,荣石看着报纸,合上,叹口气) 

百姓:(往车上扔鸡蛋)汉奸!汉奸! 

(荣石睁大眼) 

文军:小兔崽子,站住! 

荣石:文军,回来! 

文军:大少爷。 

荣石:他们刚才骂咱们什么? 

文军:他们…… 

荣石:说。 

文军:说咱们是汉奸。 

文军:大少爷,您别生气,我一会儿多带几个弟兄去收拾他们。 

(手撑着车,叹口气,闭了下眼~~脏兮兮的玻璃上印着荣石的影子) 

荣石:不用了。人家既然都舍得把家里的鸡蛋都拿出来砸咱们,说明咱们在承德人眼里…… 

(拍了拍手里的报纸,叹气,说不下去了~~) 

文军:大少爷,以后咱们出门还是…… 

荣石:擦干净吧…… 

 

27:44 

【容易咖啡馆】 

耿宇:大少爷,刚才有人用石头把玻璃打碎了,好像是群学生。 

荣石:赶快修好吧。 

(拿出一个棕色皮箱,打开,把那张报纸放进去,合好) 

 

 

第4集 

 

00:06 

【荣公馆,客厅】 

(光线很暗,一玮把一箱子钱推给荣石) 

荣石:什么意思? 

鲁一玮:借给你应应急,家产都没了,手下还有成百上千号人要吃饭呢。 

荣石:真是雪中送炭啊。 

荣石:(合上箱子)只是这兵荒马乱的,我可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还上你。 

鲁一玮:不急,我也不缺这点儿。 

(荣石带着淡淡的笑) 

鲁一玮:再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鲁一玮:我今天来啊也是受父母之托来问问你的意思,你和宜萱的事儿…… 

荣石:(睫毛颤了颤,闭了下眼,垂着眼说)一玮啊,既然我们是好兄弟,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 

荣石:(抬眼直视,但目光温和)我和宜萱……不合适。 

鲁一玮:怎么不合适了?荣少,咱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你们俩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宜萱可从小对你就…… 

荣石:麻烦就出在这儿。 

荣石:太熟了。我一直拿宜萱当妹妹,就像荣意一样,我实在是没办法把她往那方面想,你明白吗? 

鲁一玮:荣石你不能这样,荣叔、荣婶活着的时候我们都说好了,现在外面都知道宜萱是你的未婚妻,你要是悔婚了,你让我们鲁家和宜萱还怎么做人哪! 

荣石:一玮啊,这事儿当初你们怎么都跟我不商量商量就定了呢? 

鲁一玮:你在外面当兵打仗的,我想跟你商量我上哪儿找你去啊。 

(荣石叹气) 

鲁一玮:荣少,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荣石:没有。 

鲁一玮:真没有? 

荣石:真没有。 

鲁一玮:那就好。 

(往后靠,缩回黑暗里) 

鲁一玮:不过,你也该想想了,你都三十了,再不成家人家会笑话你的。 

荣石:你也三十了你为什么不成家啊? 

鲁一玮:我……我不是等她呢吗? 

荣石:(直起身)等谁啊? 

(微眯眼,探究看) 

 

05:11 

【夜晚,荣公馆】 

(三兄妹凑在窗前) 

荣树:徐一航!是徐一航的射箭声! 

荣意:一定是徐一航,她进城了。 

荣石:她那天中了七八枪,这么快就回来了? 

荣树:那会不会是她那个妹妹啊? 

荣意:哥,要不我们出去看看吧? 

荣石:不行。我告诉你们啊,每天晚上都是宵禁时间,谁也不许出门,听见没有?回去睡觉!走! 

 

05:59 

【夜晚,荣公馆,书房】 

(荣石若有所思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装药的小瓷瓶) 

(黑皮衣,轻手轻脚,边下楼边戴帽子,同时还注意楼上的动静~~) 

 

09:42 

【承德城,街上】 

(荣石黑衣蒙面,在楼上慢慢靠近,然后离开) 

徐二航:是一个人,应该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别杀错了人。走了。 

徐一航:(眼泪汪汪)你走还是不走? 

徐一航:好,那就在那儿守着。我杀了他们十二个人,日本人很快就会回来,你在这儿躲好了。 

 

16:35 

【承德城,街上】 

(荣石从拐角出来) 

徐二航:姐。 

徐一航:什么人! 

(黑巾蒙面,举起双手) 

荣石:别误会,我只是想来给你们送点药。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但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没法跟他们对抗的。 

(走近几步) 

徐一航:再靠近我就放箭了! 

(轻叹气,提起包裹) 

荣石:那我把药放在地上,你自己来取。这些药,一般的渠道搞不到,对你很有用。 

(回头看了下,拉下黑面巾,摘下帽子) 

荣石:其实我们以前见过,你忘了吗? 

徐一航心声:我真的不记得他了,当时我几近崩溃,脑子里只有那几个仇人的面孔格外清晰,其他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我不知道他是敌是友。 

(荣石纯良眨眼) 

徐一航心声:是敌人还好,我不敢再有朋友了。 

徐一航:这药我们用不着! 

荣石:(低头看了下药,抬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保重。 

(转身,戴帽子走了) 

 

22:30 

【承德城,街上】 

(荣石打开红色大门) 

(扶一航进门,快速关门) 

(荣石微低头看,慢慢收回手) 

荣石:为什么不上药? 

徐二航:我们没拿。 

荣石:来,别动。 

(抓住一航的胳膊,上药) 

徐一航旁白:尽管十分需要,但我仍不敢接受这个陌生人的帮助,欠下的债太多了,我已经背不动了,我再不能承受有人因我而死,我甚至不愿意去求助表哥,尽管他的父母也死在我的婚礼上。但是没有表哥我在承德寸步难行。 

荣石:这药非常管用,对她的伤口有好处。 

徐一航:用不着! 

荣石:你们跟我走,这儿我熟。 

徐一航:我们也熟! 

(停住准备扶她的动作,抬眼) 

(转身,看她们走远) 

徐一航:别跟着我们! 

荣石:好吧,不管你们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找我。你们可以在容易咖啡馆门外的电线杆子上,留一个箭头的图案,我就会来找你们。 

徐二航:你能找到我们? 

荣石:我能。 

(光线有些白了,但可以看出表情的笃定,快走几步,跟着走到门外,眨眨眼,若有所思) 

 

30:13 

【荣公馆,客厅】 

(荣石从门外进来) 

荣意:哥。 

荣石:起这么早啊你们。 

荣树:你不让我们出去,你出去干什么去了! 

荣石:(微抬眉,微笑)一宿没睡吧?赶紧上屋睡觉去。 

荣意:哥,你别打岔!我问你,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见到她们了? 

荣石:见着谁了? 

荣石:我告诉你们啊,外边在全城搜捕徐家姐妹,你们别什么都打听。 

手下:大少爷,门口有一群日本兵要进来搜查,怎么办? 

 

【荣公馆,大门】 

(荣石带着一群人出来) 

汉奸:荣大少爷,又见面了,兄弟是奉命搜查。 

荣石:拿竹木纯一的手谕来,让你搜。 

汉奸:荣大少爷,您这不是为难兄弟吗?竹木将军在长城作战呢。 

荣石:(抿嘴皱眉)那就怪不得我了。 

伍长:我们是奉命搜查。 

(踱两步到伍长面前) 

荣石:你新来的呀?不知道这不让搜啊。 

伍长:为什么? 

荣石:为什么?来。 

(揽过伍长肩膀,指着门牌) 

荣石:认识~~这三个字吗? 

伍长:认识。 

荣石:念什么? 

伍长:荣公馆。 

荣石:明白了吗。 

伍长:不明白。 

(掏出枪,拿枪托砸伍长脑袋) 

荣石:现在明白了吗? 

伍长:(这老实娃又看一眼门牌)不明白。 

(荣石转了下眼,无奈了,转身示意) 

荣石:机枪拿来。 

荣石:你们都听好,不管是谁,不经允许敢迈进荣家半步乱枪打死! 

(转身走了) 

 

36:07 

【荣意咖啡馆】 

(窗玻璃被从外面砸破,扔进来骂人的条幅) 

(桌上摆满了各种骂人的条幅) 

(荣石眉头微皱,捡起一个条幅看) 

(这段独角戏很精彩~~值得反复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