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6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9:33

【荣公馆客厅】 

(先是白楼空镜头,转入客厅) 

荣树:哥,那些日本鬼子狗汉奸在大街上到处抓人,我见一个打一个,可我怎么打也打不完啊。 

荣意:在看什么呀?给我看看……是她们呀,谁弄来了? 

荣树:我弄来的呗。 

荣意:他是谁呀。 

荣树:他呀,他是徐一航的弟弟,徐二航的哥哥,名叫徐锦川,好像是在香港念书,还是个学音乐的。 

荣意:怎么这么面熟,学音乐的……他是不是会拉小提琴啊。 

(抬眼专注看妹妹的表情,端着茶杯,眼里都带着些宠溺笑意) 

 

 30:29 

【荣公馆】 

(荣石边下楼,边系西装扣子) 

荣石:荣树,别玩了,到城外去替我接个人。 

荣树:谁呀。 

荣石:讨债的。 

荣树:啊?咱们家还有钱还给人家吗。 

(微微笑一下) 

荣石:(对索杰)你也去吧,多带几个人。 

索杰:好。 

 

35:18 

【荣公馆客厅】 

(井口中佐带着姜彦进来) 

井口植树:荣石,荣树,索杰,你们好。 

荣石:(抬头)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姜彦:望月舞雪大佐想请你们去趟避暑山庄。 

荣石:(眼光垂下,无视)没礼貌的东西,轰出去。 

井口植树:等一等,等一等,等一等。荣石,你能接受我的挑战吗? 

(转下头,不耐烦的抬了下眼,拿起茶杯喝茶) 

索杰:对不起,我们家大少爷不接受你们这种下级军官的挑战。 

姜彦:哎,虽说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吧,那也得分人吧。 

荣树:臭不要脸的,我看你皮又痒了吧。 

(荣树砸姜彦一红酒瓶子,几个人都掏枪,荣石放下茶杯,抬眼) 

索杰:你们回去转告望月舞雪,想见我们家大少爷先奉上拜帖,等我们家大少爷有空了,才能见他。 

井口植树:姜彦,你这个方法不好用。 

(荣树老是说臭不要脸是跟荣石学的吧~~~哈哈哈哈,大少这么说话跟女人一样,没有更爷们些的吗,刻意造成的反差萌吗) 

 

36:51 

【荣公馆门口】 

(荣石下车) 

荣石:干什么呀这是。 

望月舞雪:荣先生,我有事情要和你谈。 

荣石:爷没空。 

索杰:你的拜帖呢?中佐,你是不是没把话带到?你们日本人不是挺讲规矩的吗。 

望月舞雪:你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办? 

荣石:喝咖啡。 

望月舞雪:荣先生,我提醒你,你的弟弟反日情绪很高。 

荣石:没错,我知道。 

望月舞雪:你要好好的管教管教他。 

荣石:(歪头,嘴角上扬十微米)那是我的事儿。 

望月舞雪:否则竹木将军会很不高兴。 

荣石:那是他的事儿。 

望月舞雪:好吧,如果他再敢无端殴打关东军和满洲国军人,我对他军法从事! 

荣石:你敢~~你给我听清楚,有人敢动我荣家人一根手指头,老子就第一个站出来抗日。替我转告竹木纯一。 

(转身上车) 

 

39:05 

【容易咖啡馆】 

樊晓燕:这什么玩意儿,苦得跟锅底灰一样。 

荣石:你还喝过锅底灰呀? 

张贺:晓燕,这就是荣大少爷,我的老战友老同学。 

樊晓燕:荣大少爷好。 

张贺:你怕他干什么,他又不吃你。 

荣石:这谁呀。 

张贺:这是我们的卫生员樊晓燕,刚参加义勇军半个月。这不,想送到你的医院里来进修下西医。 

荣石:坐。有基础吗? 

张贺:打小跟她爷爷学了点点穴治病,很神奇,看病不吃药。 

荣石:真的啊?(说话很快像"真哒")正好这两天我让小日本气得牙疼,给我治治? 

(真是趾高气昂的大少爷,对外人真是基本没笑脸啊~~) 

小五:大少爷,咖啡。 

樊晓燕:那你把手伸出来。 

荣石:呦呦呦,停停停。小姑娘家的手劲儿还挺大。 

樊晓燕:我还没敢使劲儿呢!牙还疼吗? 

荣石:你别说,还真挺管用,不错,那就留这儿吧。 

张贺:好。 

樊晓燕:谢谢荣大少爷。 

张贺:你说我们这儿经常会遇到一些大手术,这个得西医才能解决。 

荣石:行,我派人帮你教她。 

张贺:好,那太好了。晓燕,不要老想着摸枪,你得琢磨着怎么摸刀,手术刀。 

樊晓燕:那……我还没给我爷爷报仇呢。 

张贺:有人会替你报仇的。对了,老同学,我这次来就是要跟你商量一个大计划。晓燕,你先出去走走,别走远了。 

荣石:小五,陪着。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