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8-9集 荣石部分 对白

嘴炮荣石上线~~并且解锁医务技能~~

荣石:(身体往前倾)你以为你给了我脸,其实你把我脸给拿走了。我做了汉奸你知道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知道我弟弟根本就不想故意去招惹你们日本人,他这是替我满大街捡脸去了!

 

 

第8集

 

05:16

【羊记面馆,包厢】

(黑绒绒大衣)

荣石:徐大小姐的伤口又崩开了吧。

表哥:嗯。

荣石:她用的都是些什么药?

表哥:就是一些常用的消炎药。

荣石:这些药一般的渠道搞不到,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你带给她。

表哥:她……不愿意接受你的帮助。

(特写,转头挑眉)

荣石:因为我是汉奸?还是怪我当初没能及时把消息报告给徐司令?

(转头,收起笑脸,表情有些受伤)

荣石:这药对她真的很重要,你就说是你通过特殊渠道买的,别提我。

(表情真的很受伤,有些沮丧吧~~微微垂着眼,这回是睫毛都会悲伤了~~)

 

07:31

【夜晚,荣公馆白楼,书房】

(荣石皱眉,桌上是还回来的包裹)

(回忆,皱眉,叹气)

(偷偷摸进妹妹的房间,翻抽屉,那么大声,谁都能听到了,太不小心啦~~)

(发现粉手帕包裹的照片,特写)

荣意:啊!有贼啊!

(灯亮)

荣意:哥,怎么是你啊?

(有些讪讪不好意思,还得强撑)

荣石:啊。

荣树:姐!姐!

(荣树、索杰、弟兄们都来了)

索杰:大少爷。

荣石:(抿嘴点头)嗯。

荣树:哥,怎……怎么回事?

荣石:(虚着眼)呃,我到你姐屋里来拿点东西,怕把她吵醒了。没事儿了,都出去吧。

索杰:是。走吧,出去吧。

荣意:哥,你手里拿的什么呀?

(眨眼,咧嘴笑)

荣石:这照片,我拿去用用。

荣意:你拿它干什么用?

荣石:呃……很多兄弟还不认识她,我怕引起误会。

荣意:那也不用大半夜来拿吧。

荣石:(笑得心虚)对。快、快睡吧。

(回书房把门关上,坐回椅子,仔细看照片~~)

(荣大少爷,瞧您出息的!!!用得着这样吗,喜欢到这份上,到妹妹房间偷照片,丢人死了!!!2333333~~~)

 

10:48

【照相馆】

(黑绒绒大衣,翘着二郎腿坐椅子上)

摄影师:大少爷,您看看。

(抿嘴微微笑)

(出门敛了敛大衣)

 

12:12

【荣公馆,书房】

(敲门声,赶紧把照片放抽屉里,拿个报纸装样子)

荣石:进来。

(荣意鬼精灵的轻盈走到荣石身后,给他按摩肩膀)

荣石:有事儿啊?

荣意:哥,你说,你大半夜去我房间偷照片,到底是为什么呀。

荣石:什么叫偷啊。不跟你说了吗,怕把你吵醒。

荣意:那你为什么只翻拍徐一航一个人的照片?至少应该连徐二航一起翻拍吧。

(注意听荣意说话,听到徐一航,知道露馅了,眼睛慢慢闭了下,报纸也放下了,气恼自己做事不谨慎了吧~~)

荣石:(抬起报纸,强做镇定~~~)这里的事儿你不懂。

荣意:什么事儿?你快跟我说说,说说我就懂了。

荣石:我总不能什么事儿都告诉你吧,讨厌。

(喂喂喂!荣石怎么这么可爱~~~)

荣意:但是我知道,你对徐一航动坏心眼儿了。

荣石:什么话!什么叫动坏心眼啊?

(也不看报纸了,急了)

荣石:行行行,快回去,我还有事儿忙呢,啊。走走走,回屋赶紧休息,啊。

荣意:(被哥哥推出门)哥,哥,哥……

荣意:哼,哥,你就是让我猜到了,你脸红我都看到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啊,我傻呀?

(荣意推开门,露出脑袋说完,关门走人)

(荣石叹口气,想想,打开门)

荣石:你跑到照相馆干什么去了?

(轮到荣意尴尬,跑了。荣石微皱眉,一脸探究看~~)

 

15:12

【荣公馆】

(光扫过荣石和竹木拍照的那张报纸,荣石抚额,起身关上窗户)

(捞起王八,皱眉,看起来很痛苦~~)

 

16:02

【荣公馆】

(迎竹木进门)

荣石:将军请。

竹木纯一:好。

竹木纯一:(对鹦鹉)五哈有,五哈有。

鹦鹉:八格牙路,八格牙路,拔他的牙,拔他的牙。

竹木纯一:荣会长,看来你的鸟总是在背后骂我啊。

荣石:呵呵,这两句它们平时还真不说,可能一看到将军就想起来了。

(表情一脸真诚~~)

竹木纯一:哦?这么说,它们记得我。

荣石:将军比较与众不同嘛。坐。

竹木纯一:谢谢。

(荣石向后看一眼,伸手指一下竹木,示意端茶)

荣石:将军,这么说,长城战事就快要结束了。

竹木纯一:荣会长怎么会有如此判断?

荣石:不然将军怎么会有空回到承德。

竹木纯一:嗖嘎。我们关东军在长城前线遇到了中国军队顽强的抵抗,我是为了军需品回承德的。枪支弹药我可以从奉天运过来,但是军需品必须就地解决。

(荣石微微仰头,面无表情)

竹木纯一:关东军刚刚拿下承德,还立足未稳,军需品的事情必须仰仗荣会长。

(微微垂下头,眼神也垂下,眨了眨)

竹木纯一:很急,一个星期之内我必须运往长城前线。

荣石:我尽力吧。

竹木纯一:谢谢。还有一件事……

(抬起眼)

竹木纯一:关于徐铁军的两个女儿的线索。

荣石:将军,这件事情恕我无能为力,真的帮不上你,请谅解。

竹木纯一:是因为你和徐铁军的私交?

(端起茶杯,停下,抬眼,放下茶杯)

荣石:看来将军真是把荣石给研究透了。

竹木纯一:我们有专门的人来研究荣先生。我军情报部门的强大,荣会长应该有所耳闻。

荣石:(点头)嗯,我与徐铁军的私交的确不错,但是徐家姐妹不会因此就对我手软,如果我把她卖给了你们,我毫不怀疑自己的喉咙上也会插上一支箭。

(这嘴炮,口气、方式就是明楼啊)

竹木纯一:关东军用十天时间拿下热河,你觉得区区两个女子我们拿不下来?

(低头又去端茶,抬头笑)

荣石:恕我直言,你们的确没这个能力。小野、彭超还有望月舞雪,他们的死多少能说明点问题,也就是说贵军在常绿林面前的确很强大,但是在徐家姐妹面前,你们是不堪一击的。

(微笑喝茶,还是那个金花杯子)

竹木纯一:荣会长,你要脸我给你了,但如果这趟差事你不接,我的脸就没有了。

(身体往后靠,靠结实了身体放松后微微缩一下,所以显得脖子缩了下吧。如果有绒绒,肯定是缩到绒绒里了)

竹木纯一:你当过兵,知道殴打军人是什么罪名吧?

荣石:(斜眼看)当然。

荣石:(看井口方向一眼)我还知道枪杀日本士兵是什么罪名。

(来回看看两人)

荣石:怎么,井口中佐没有向您报告贵军的一名小队长死在荣某枪下吗?

井口植树:对不起,将军。当时是望月大佐不允许向您汇报。

竹木纯一:八格牙路!荣石,你不要以为我给你脸了,你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关东军不是东北军,我,也不是常绿林。

荣石: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对你们没用,即便我对你们卑躬屈膝你们仍然会杀了我。对吧?

荣石:将军,腿脚本身就不灵便还是坐下吧,而且我还警告你,现在不光我弟弟的反日情绪很高,如果你再不约束你的士兵,我的反日情绪也会被你重新点燃。

竹木纯一:我的士兵都做了些什么?

荣石:还是让井口中佐告诉你吧。

井口植树:荣会长拒绝出示良民证,带陌生人随意出入承德,殴打关东军的士兵,这和我们约不约束士兵到底有什么关系!

荣石:我还告诉你,我弟弟的确是在故意挑衅,那是因为他太讨厌你们了!

荣石:(身体往前倾)你以为你给了我脸,其实你把我脸给拿走了。

荣石:我做了汉奸你知道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知道我弟弟根本就不想故意去招惹你们日本人,他这是替我满大街捡脸去了!

(喝口水压压火)

竹木纯一:你弟弟带人强行出入承德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荣石:你还是想想怎么给荣家一个交代吧。我替你筹集军需,现在你又要求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提供徐家姐妹的线索,你给过我什么交代?

竹木纯一:你想要什么交代。

荣石:第一,关东军必须派代表去鲁家登门谢罪。

竹木纯一:鲁家?这件事情等我调查清楚再说。第二呢?

荣石:第二,你必须管好你的手下,不得滥杀无辜,否则我的人无法工作。还有,如果你们激起了所有人的反日情绪,我也没有办法帮你维护承德的治安。

竹木纯一:第三。

荣石:第三,我是一个生意人,我以生命为成本,必须换得高额的回报我才会替你们做事情。我听说贵军要在承德兴建一个兵工厂?

竹木纯一:荣会长,你的胃口不小啊。

荣石:和风险成正比。

竹木纯一:呦西(好样的)

(心疼荣石,荣石平时都是面无表情,连在弟妹跟前都不怎么笑,在竹木面前一直保持笑容满面~~~刚才看乌龟,是告诉自己要忍吧~~)

 

23:59

【避暑山庄】

(空镜头:大门匾牌,红柱绿瓦庭院,这是在明清宫苑吧)

 

25:37

【旷野】

(黑绒绒荣石)

张贺:不用说,肯定有好消息,说吧。

荣石:你猜。

张贺:你把钱和武器给解决了?

荣石:别一天到晚老盯着钱,给了你钱,你不还得拿钱去买东西吗。

张贺:行了,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荣石:军需,军火。

荣石:竹木纯一回承德筹集军备,这活我接下了,这可比钱管用。

张贺:那这太好了。哎,那军火呢。

荣石:他们从奉天往这边调,会在承德停留一下,连同军需品一块儿运往长城前线。如果能把这批货吃下来,武装个一两千人应该没问题。

张贺:这确实是件好事儿。

(点头,视线移往别处~~)

 

26:52

【容易咖啡馆】

(空镜头:咖啡馆顶棚)

(商会再次开会)

荣石:这次不同,愿意出多少血,全凭自愿。

于副会长:这么说,不出血是不行了?

鲁一玮:不出血可能就会真出血了。

荣石:没错。大伙儿心里应该都清楚,咱们现在是亡国奴了,承德这块儿地盘现在日本人说了算,他们之所以留着咱们说明咱们还有用,真等到哪天我们没用了,恐怕我们的死期也就要到了。

 

30:09

【荣公馆】

(荣石盖件衣服歇在椅子上,听见枪响,惊醒,起身,打开窗户看)

 

30:59

(拿手枪,四把,都装上,拿帽子,特写)

 

32:43

【街上】

(俯视镜头:日军围在一个门外,荣石出来)

姜彦:呦,这不是荣大少爷吗。

荣石:嗯。

(徐二航男士装扮戴帽子出来)

姜彦:这位是……

荣石:(搂着徐二航)我朋友。

姜彦:荣大少爷,这么晚你还出来呀。

荣石:怎么,我什么时候出门还得你们管啊。要不你去问问竹木纯一?

姜彦:不不不,这我哪敢哪。军曹,荣大少爷。

队长:看看那个女的。

姜彦:要不您看……

姜彦:荣大少爷,这位军爷想看看您的朋友。

荣石:好啊,你让他来看。

(一脚把小队长踢倒,小队长接着冲上来,又一脚,然后一枪指头上)

姜彦:别伤和气。

荣石:我的朋友也是你想看就能看的?

姜彦:别别别别伤和气。荣大少爷。

(荣石收回枪)

姜彦:荣大少爷的朋友,那肯定没错呀,是吧。

荣石:姓姜的,你觉得她如果是姓徐的你还能站在这儿跟我说话吗。

姜彦:不能,那绝对不能。她要姓徐,我也不敢追呀。我明白了,荣大少爷,请。

荣石:我们走。

队长:站住!去,告诉竹木将军。

姜彦:将军正求他办事儿呢,咱没必要得罪他。

队长:不行!告诉他,没有竹木将军的命令,他们不能走。

姜彦:嗨。

(荣石转身,刀子眼)

姜彦:荣大少爷,军曹说了,没有将军的命令,不让你们走。

姜彦:(凑近低声说)这小日本就这德行,死心眼儿。

荣石:你们可真能给竹木惹麻烦。

(上前几步,抬枪对准队长)

姜彦:荣大少爷别生气,别生气,别生气……这样,这离山庄也很近,竹木将军来得很快,要不然您委屈……

荣石:没工夫,你告诉他,爷现在就走,有胆量就让他们开枪!

(揽着人,背后一堆日本兵)

姜彦:别开枪,别开枪,打死了他咱谁也活不成了!不能开枪,别,别……竹木将军还指望着他给咱筹军饷呢,还要找徐家姐妹呢,咱得罪不起他呀。

 

36:22

【容易咖啡馆】

(荣石扶着徐二航进来)

荣石:还能坚持吗?

荣石:(对索杰)我们从后门走。一会儿竹木和井口来了跟他实话实说。

荣石:你等我一下。

(到吧台里面拿一盒咖啡豆,陷入回忆)

 

38:08

【荣石家的医院,手术室】

(黑马甲、白衬衣,戴着白口罩,给徐二航取子弹)

樊晓燕:大少爷,您还会取子弹呐。

荣石:纱布。以前当兵的时候这种小手术经常做,而且那个时候没有条件打麻药,都得硬挺。

樊晓燕:哦。

荣石:胶布。

 

39:26

【手术室】

荣石:怎么样?别怕,打了麻药不会疼的。

徐二航:谢谢。

荣石:但你要有心里准备,麻药劲过去会很疼的。你怕疼吗。

徐二航:我从小就怕。

荣石:真没想到这么怕疼的一个女孩子能干出这么大的事儿。

樊晓燕:哎哎,你不会是……你不会是徐大小姐吧?

徐二航:那是我姐姐。

樊晓燕:你们俩都很了不起,没想到还能给你治伤。

荣石:这个药你带上,对你的伤口会很有好处。

徐二航:上次你给姐姐的就是这个。

荣石:对。

荣石:这是一种云南产的白药,敷上这种药一般的伤口两天就好,非常快。

樊晓燕:大少爷,您的药能不能给我们队里……

荣石:已经给过张贺了。

樊晓燕:谢谢大少爷。

(二航要起身)

樊晓燕:哎,你的手术刚做完,你得休息休息再起来。

徐二航:我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我姐姐,她伤口发炎了,还在发烧呢,必须回去。

荣石:二小姐,天快亮了,等过了宵禁时间,我跟你一起回去看看。

 

 

第9集

 

01:07

【街上】

(荣石搀着二航,听到哨声)

徐二航:是我姐姐。她这一箭没射中目标,而且哨音软弱无力,射程不足五十米,她一定是支撑不住了。

  

02:42

(听到铁蛋射箭的哨声,荣石回头看二航,二航摇头)

二航:那一箭不是我姐姐射的,弓箭手对弓箭不熟,而且十分紧张,射箭的时候手还在抖。

荣石:(挑眉,露出抬头纹~~)这都听得出来?

(这也是我想说的啊啊啊啊!!!)

 

03:39

(掏出枪,特写)

荣石:照顾你姐。

(荣石两手连射,日本兵全部狗带~~)

 

04:15

【徐家姐妹暂住地】

(荣石拿小棉棒给一航上药,手真秀气,刚开始没认出来)

荣石:短时间内一定不能让她再下床了。

徐二航:谢谢你。可是他们肯定知道是你杀了日本兵,你怎么办啊?

荣石:我有办法。

(边洗手,边说)

荣石:你们这么和日本人干不是办法。

荣石:这也不是靠单打独斗能干成的事儿,我劝你们还是早点离开承德。

徐二航:姐姐不会答应的。其实这些天,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深怕一个闪失她就……从小到大,我都在爷爷、爸爸、哥哥和姐姐的庇护下生活,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还会因为害怕睡不着觉。我不知道哪里才是安全的。

荣石:其实当一个国家都没有安全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不安全的。

荣石:再劝劝她吧。想好了告诉我,我安排你们出城。

(递咖啡豆盒子)

荣石:这个……我妹妹送给你们的。

徐二航:姐姐看到这个又该想姐夫了。

(捋围巾,抬眼看)

徐二航:姐夫家也有个咖啡馆,他煮的一手好咖啡。

(戴上围巾,慢慢转头)

徐二航:姐姐最爱喝他煮的咖啡了。

 

10:51

【荣公馆】

(皮衣荣石进院子,摘下帽子)

鲁宜萱:荣石,那个什么竹木他们全来了。

荣石:没事儿,你回家吧。

(扫一眼日本军车,进屋)

荣石:将军这么早。

竹木纯一:荣会长,还是没有您早啊。

荣石:(对宜萱)你先上去找荣意吧。

竹木纯一:荣会长,您这一宿干什么去了。

荣石:去做将军交代的事情。

竹木纯一:哦?你亲自去。

荣石:(带微微笑意)将军交代的事情荣石绝不敢怠慢。

竹木纯一:我的士兵们说,您和一位大小姐带着他们在大街上做跑步训练。

荣石:(嘴炮明楼上线)是啊,好久没跑这么远了。

竹木纯一:就是这位鲁大小姐吧。

荣石:不是。

竹木纯一:是谁呀?

荣石:徐二航。

竹木纯一:真的是她?

荣石:真的是她。

竹木纯一:你救了徐二航?

荣石:不,我救了你的兵。坐。

(两人坐下)

荣石:将军觉得,如果我不把徐二航带走,死的是你的兵还是徐二航?

井口植树:在东街拐角有二十几名关东军被杀,想必和荣会长也有关系吧。

荣石:(点头)我杀的。

井口植树:你一个人?

荣石:(话抢话,语气轻松,理所当然~~)没错。

竹木纯一:为什么?

荣石:为了保护徐一航和徐二航。

竹木纯一:你刚才说救了我的兵。

荣石:是他们逼我出手的,我不杀他们,徐一航和徐二航也会杀他们。与其这样还不如我动手,这样至少还能换取她们对我的信任。

竹木纯一:你有什么收获?

荣石:(直起身)我找到了她们的住处。

竹木纯一:她们会带你去她们住的地方?

荣石:本来也许不会,但是她们受伤了。甩掉了你手下的那些人之后,我带着徐二航去了我的医院,给她做了些简单的包扎。她说她姐姐的伤口发炎了,她出来就是给她姐姐买酒消炎的。你知道我懂点儿西医,还会做点儿小手术,我就让她带着我去给她姐姐治疗。

竹木纯一:她们住在哪儿?

(荣石眨眼,身体往后靠,又靠沙发上了,一副只有价钱合适才说的样子~~)

(看着竹木,忽闪睫毛)

荣石:(笑着说)我们的兵工厂合同什么时候签?

竹木纯一:铲除了徐家姐妹立刻就签。

荣石:(脸马上一板)将军,我们谈的条件是,只要我向你们提供了她们的藏身之地,你就把合约给我,而不是铲除之后。

竹木纯一:我也没带着合同,至少你也等我把这件事办完吧。如果顺利铲除了徐家姐妹,说不定中午之前我们就能签约。

荣石:(笑)恐怕没你想的这么容易。

竹木纯一:她们住在哪里?

荣石:(犹豫一下)朝阳街五十九号。

竹木纯一:立即安排围剿!

井口植树:嗨!

荣石:等等。

荣石:(直起身)我建议你们还是别去。

井口植树:为什么?

荣石:本来这是挺好的一个事儿,我顺藤摸瓜找到她们的住处,然后你们去围剿,但是这中间,出了点纰漏。

竹木纯一:什么纰漏?

荣石:你的兵暴露了我的身份。

姜彦:不是,荣大少爷,您误会了,我当时是为了给您解围呀。

荣石:你要真替我解围了还好办,恰恰就毁在你跟那个伍长手里!将军,我要求严惩他们!

竹木纯一:你不是已经取得了徐家姐妹的信任了吗?

荣石:如果她们不知道我的身份,我相信她们会完全相信我,但是现在,她们知道了我是承德头号大汉奸,将军觉得她们还会百分百相信我吗?所以万一你们扑空了,我的名字恐怕就会被写入黑名单,我这喉咙上也会被插上一支箭。更重要的是,恐怕以后再也没有人给将军提供她们的线索了。

竹木纯一:有没有人在那里盯着。

荣石:有,但我不确定,能不能盯得住。所以我劝将军还是不要去打草惊蛇。

竹木纯一:可是得到徐家姐妹的线索太不容易了。

井口植树:嗨!

 

16:25

【荣公馆客厅】

(荣石猛地站起)

荣石:将军!

竹木纯一:我期待着中午之前和您签约,告辞了。

(荣石没有刚才的从容了,眯眯眼)

 

17:12

(荣石还在那站着,眉头微皱)

鲁宜萱:徐家姐妹是承德人心中的英雄,你怎么能出卖她们呢!

荣石:(柔和)别多问了,快回家吧。

鲁宜萱:荣石,我真没想到!

(荣石扭头,宜萱跑走)

荣树:哥,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荣石慢慢坐下,孤零零的~~)

 

21:37

【荣公馆客厅】

(荣石坐沙发上喝茶)

荣树:抓哪去了?

手下:避暑山庄。

荣树:让所有弟兄带上枪,跟我走!

(荣石鼓鼓腮帮,咽下茶,荣树看一眼,走了)

荣意:哎,荣树!

荣意:哥,你还真让他去啊。

荣石:(瞥荣意一眼,垂下)你知道日本为什么敢欺负中国吗?他们那么点个头就敢欺负我们为什么?

荣意:是因为,我们太软弱了。

荣石:(点头,举起茶杯)没错。

荣意:那他们会不会杀了索杰?

荣石:(抿嘴)不会。他们知道如果跟我们荣家翻了脸他们会有多大麻烦。

荣意:咱们家,有那么厉害吗?

荣石:(一脸自傲)当然。否则竹木纯一怎么会摆那么大排场来请你哥当汉奸啊。

荣意:那你去找他们把索杰要回来呀。

荣石:(放下茶杯)不急。

荣石:(身体往后靠)正好让竹木帮我们试试,(表情有些冷)索杰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荣意:你不是说,索杰他没问题吗。

荣石:(微眯眼,眼光闪了闪)在我们家折腾出这么大的事儿,让他吃点苦头是应该的。

荣意:他折腾什么了?

荣石:(慢慢闭了下眼,微笑宠溺)傻丫头,你觉得咱们荣家这几百号兄弟现在是听索杰的还是听你哥的?

荣意:当然是听哥的呀。

荣石:(摇头大特写,眼光由微带笑意,变冷)未必。

 

28:33

【荣意咖啡馆】

(商会开会,黑绒绒)

荣石:今天“二月二,龙抬头”,荣某在这儿给各位龙头请安了。

众人:客气,客气,多谢,多谢。

荣石:今天把大伙叫来,就是想跟你们说军需品的事儿大家该准备准备。但有一点,如果我不发话,谁要给日本人一个大子儿,那就对不起了,咱们一块儿灭他全家。

(眼珠转一转,瞟众人反应,微微笑)

荣石:散了吧,大伙儿回去加紧准备。

众人:告辞了,告辞。

(微抿嘴,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桌前,俯拍镜头)

 

34:11

【徐家姐妹暂住地】

(徐一航捧着咖啡豆,垂泪回忆,敲门声)

荣石:是我。

徐二航:荣大少爷。

荣石:嗯。

(深蓝呢子大衣,笑得牙都露出来了,不是夸张~~~但是却感觉出来拘谨,不是真开怀)

樊晓燕:这就是徐大小姐吧。

荣石:给你带了点东西。

樊晓燕:我来我来……这是大少爷给你买的营养品,吃了这些有营养的东西啊,身体恢复得就能快一些,西医说的。

荣石:(咧嘴笑,瞟晓燕一眼,一脸欣慰)对对,西医说的。

樊晓燕:我是大少爷医院的学员,这两天我留下来照顾你了。

荣石:(微笑,目光朝下,看着坐着的徐一航)对,我让她来照顾你。

樊晓燕:我爷爷教过我点穴针灸,我从小就会用穴位给人治病,我给你扎几针,保证你几天就不疼了。

荣石:她说的对,几天身上就不疼了。

樊晓燕:大少爷,你怎么总学我说话呀。

(心虚眨了眨眼,抿嘴,低头)

荣石:那我就不说了。

徐一航:不用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荣石:(抬眼快速看二航一眼,接着垂下看一航)你们……想好了?

徐一航:想什么?

徐二航:荣大少爷希望我们离开承德。

樊晓燕:我们大队长说,我们和日本人之间不是家仇那么简单,把日本人赶出中国才是正道……

(面无表情拽了晓燕一下,不是特写都可以看到刀子眼~~~23333)

徐一航:你们大队长?

荣石:她……她是抗日义勇军。

(刀子眼瞪晓燕一眼,垂下)

徐一航:那你还希望我们离开承德。

荣石:徐……徐、徐大小姐,你所做的一切,除了能减轻你自己的、内疚,对这个国家,对东北,对承德一点意义都没有。就,就算你杀了竹木纯一,他们还会派来一个竹木纯二,甚至竹木纯三……

徐一航:我想不了那么多,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事。

荣石:徐、徐大小姐……

徐一航:我只想还清楚我自己的债。

荣石:你、你听我说……

徐一航:你可以走了。

(表情僵住了)

(看到桌角的咖啡盒特写)

荣石:好,那你好好休息。

(走到门口被晓燕拦住)

樊晓燕:大少爷,你这么好的技术,不当卫生员真是太可惜了!要不然我去跟大队长说说……

(荣石刀子眼瞪晓燕,走人)

樊晓燕:一定行的!哎你等我一会儿,我没说完呢!

 

37:37

(从门里出来,走两步,停下,转身看一眼,抬手,想扇自己了,停下,拍一下自己的嘴)

荣石:不争气的嘴!

(沮丧的走到大门处,推门离开的背影)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