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11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7:17

【容易咖啡馆】

(三兄妹一人一边沙发,索杰一旁立着)

索杰:兄弟们查清楚了,吕良彪以前是个胡子,他做胡子是为了劫富济贫。可是他的大当家的,总是带着兄弟们去抢老百姓。

索杰:因此,吕良彪跟他大当家闹掰了,带着他娘跑了。

索杰:大当家的盛怒之下,带着人去追杀他们,吕良彪不忍心对自己的兄弟们开枪,负伤了,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张一平收留了他们母子。

(挑眉)

索杰:还跟他拜了把子。从此以后,他就视张一平为大哥。

荣意:听起来这个人不坏,怎么就是个汉奸了呢?

荣石:(睫毛眨了眨)徐家被灭门的时候,他是徐一航唯一的对手,徐一航身上的枪伤,几乎全是他打的。

荣石:他当时完全可以杀了徐一航,可他没有下手。

荣树:对呀,他说竹木纯一现在有事求他……哥,他不是要对付徐家姐妹吧?

荣石:你说对了。

荣石:放出话去,吕良彪和荣家结上仇了,如果想得到徐家姐妹的消息,必须让吕良彪来荣家和鲁家磕三个响头。来给鲁家大小姐、荣家大小姐、荣家二少爷,郑重道歉。

索杰:好,我这就去办。

(表情很生动,说着话还挑眉看索杰,瞥荣意,睫毛一翻一翻的智珠在握的样子~~)

 

12:58

【荣石书房】

(乌龟在红木桌沿爬,掉下去了~~)

(荣石脚翘在桌上,小寐,眨眼醒来,扭头左右找~~)

(轻轻跪下,低头,脸快贴在地上了,看乌龟)

 

14:41

【荣公馆客厅】

(荣石擦着鸟儿喝水的杯子,面前茶几上放着鸟笼)

荣树:四月十日中午十二点,在容易咖啡馆,恭候徐一航大驾……咱们咖啡馆?

(拿壶倒进去点水,皱眉,微微叹口气)

荣石:这么看来,日本人的确是用不着我们了。

荣意:那为什么要选在咱们咖啡馆呢?

荣石:给荣家点颜色看看。

荣石:索杰,把所有弟兄都派出去,尽量把他们发的传单全收回来。

索杰:这恐怕有点难度,不知道他们已经发出去多少份了。

荣石:尽量吧。尽量不让徐一航看到就行。

索杰:是。

荣树:哥,不用吧。你就那么肯定徐一航打不过吕良彪?

荣石:(边倒水)她的伤还没好,对付吕良彪这种高手,必须得把身体状况调整到最佳,才有机会赢。

 

16:46

【徐家姐妹暂住地】

(敲门声)

樊晓燕:荣大少爷。

(黑绒绒微笑点头进来)

(拿起桌上的挑战书,皱眉,瞟晓燕,抬头直视徐一航)

荣石:这、这个东西我、我看了,是个圈套。

荣石:如果你去了,你们姐妹俩一个都回不来。车就在楼下,周边的人我已经都清了,让我弟弟妹妹送你们出城。

徐一航:走吧。

荣石:(点头)嗯。

 

18:09

(荣石从大门走出,贵气十足~~)

徐一航:不用扶,我没事。

荣石:晓燕,大小姐的身体就交给你了。

樊晓燕:哦。

荣石:二小姐,上车吧。

(目光微垂,是对着车里吧)

徐一航:要说什么?

荣石:痊愈之前,一定不能再拉弓了。

徐一航:谢谢。

荣石:保重吧。

(眨下睫毛,转向荣意)

荣石:路上注意安全。

荣意:哥,你放心,我就算自个儿出事,也不会让她出事。

荣石:上车吧。

荣树:哥,我走了啊。

(荣石看车慢慢开走)

 

22:59

【承德城门口】

(弟兄们枪都对着守城兵,荣石走向前)

索杰:都给我听好了,这承德城是荣家的地盘!日本人来了,这里姓荣,吕良彪来了,还姓荣!

索杰: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姜彦:是是,是,姓荣。

荣石:(指路障)把它给我搬开。

姜彦:搬开,搬开。大少爷,请。

(车开走,镜头从下往上,黑绒绒霸气十足)

 

24:03

【容易咖啡馆】

(索杰把咖啡放在茶几上,立在一旁)

荣石:坐。

荣石:我们这次把动静闹这么大,把徐一航送出城的这一点怕是洗不清了。

荣石:(直起身)万一他不相信我,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表情太纯良、柔和了,感觉像想象中的凌远~~)

索杰:交给我?

荣石:让弟兄们先散开,找个机会冲出城去和义勇军汇合,去劫下他们那批军备。

索杰:既然这样,我们不如趁他们还没有防备,杀出承德,才能把我们这支队伍保存住。

荣石:也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关呢。如果这关过去了,我们就有机会和义勇军里应外合,拿下承德。

索杰:可是万一……

荣石:万一过不去……

(表情柔和,交代后事)

荣石:你记着,第一,这批军备非常重要,第二,帮我照顾好荣树、荣意。

索杰:(站起)那么你,可是……

荣石:(抬手)索杰啊,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路,我只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荣石:(向后靠向沙发)我没有你这么崇高的理想,我只知道一个人的面子很重要。但是当一个国家都没有面子的时候,这个国家的所有人也都不会有面子。

(吕良彪走进来,停在玻璃照壁处,荣石警觉侧头)

吕良彪:荣大少爷,来这么早,是来看我笑话吧。

荣石:吕营长还怕看笑话吗?

吕良彪:我觉得你们俩最好先避一避,要不然成了别人的活靶子,就不好玩了。

荣石:(拉下嘴角,笑一下)徐家姐妹的箭还是有点儿准头,她知道该射谁。

吕良彪:好,今天我包场,这是定金,一会儿要是把什么东西砸了,一块儿算好了,到营部来找我结账。

(拿起茶几上的钱袋)

荣石:(挑眉,笑)这要是天天有人包场就好了。

荣石:(扔钱袋)耿宇,接着!

荣石:挂出牌子,今天歇业。

耿宇:好。

荣石:你们都放假了。

吕良彪:牌子不用挂了,今天没有人敢靠近咖啡馆五十米以内。

 

28:13

【容易咖啡馆外】

(街上立着“行人绕行”的牌子,黑绒绒、索杰走出咖啡馆)

铁蛋:荣大少爷,这上面写的什么呀?是不是吕良彪大战徐一航啊?

索杰:南门打铁的。

铁蛋:索爷你认识我!

索杰:我当然认识你,这承德的店铺还有我索爷不认识的?

荣石:你跑到这来干什么?

铁蛋:我想看看吕良彪他是怎么死的。

荣石:(微笑,摸摸孩子的头,柔和)子弹不长眼睛,回家打铁去吧,啊?

(看孩子走远)

 

30:26

【荣公馆,小白楼门口】

荣石:将军怎么来了?

竹木纯一:荣会长,请上车。

荣石:去哪儿?

竹木纯一:吕良彪挑战徐一航,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呀,荣会长不想开开眼界吗?

荣石: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巅峰对决,感谢将军的邀请。

竹木纯一:荣会长请。

(荣石嘴角拉直,微垂目,目光转了转,转头示意索杰)

 

34:37

【容易咖啡馆附近的小楼】

(把手枪放在托盘特写)

竹木纯一:喂~~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们今天一边品茶,一边欣赏高手过招,带着武器会破坏氛围。

(笑一下,掏出枪,放在托盘上)

竹木纯一:荣会长请。

(两人坐在二楼阳台上)

竹木纯一:荣会长,离开场还有两个小时,品尝一下我们日本的茶好吧。

(荣石抿嘴笑点头)

(皱眉抿口茶,一脸嫌弃)

竹木纯一:荣会长,您觉得今天徐一航回来吗?

(嘴炮上线~~)

荣石:不一定。

竹木纯一:为什么?

荣石:很显然有埋伏嘛。

竹木纯一:徐一航好像并不怕埋伏吧。

荣石:可如果你埋伏的人数超过她的箭数,她还是会不来。

竹木纯一:你给她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荣石:(笑出褶子)可这有什么用呢?将军不还是怀疑是我把她们送出承德。

荣石:其实我还真的挺想把她们送出城去,知道为什么?

竹木纯一:为什么?

荣石:因为吕良彪。

荣石:他必须知道,没有我在承德他什么事也办不成。

(睫毛都会嘲笑了!!!)

 

37:33

(拿着小杯子喝茶,微蹙眉头)

竹木纯一:你只是这样想,但不会这么做,对吧?

荣石:(头微微摆了下,闭了下眼)也不一定。

竹木纯一:我相信你。

(笑出褶子,点头,好可爱!!!!)

 

38:36

【容易咖啡馆附近的小楼,二楼阳台】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们日本茶的味道怎么样?

荣石:不错。不过这好像是从我们中国传到你们那儿的。

竹木纯一:这就是贵国的悲哀了。茶,是从中国传到日本。

竹木纯一:但现在我们,我们日本人比你们中国人还要精通。

(翻白眼,微微叹气)

井口植树:而且我们日本人比你们中国人玩得精通的,还不止是茶。

荣石:(微侧头,瞥,咬牙说)是啊,你们拿走了我们很多东西。

(把茶杯重重放在茶几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