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13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0:08

【荣氏医院】

(索杰快步进来,荣石荣树坐急诊室外)

索杰:人怎么样?

荣树:还在抢救。

荣石:索杰,安排人做上三百套日伪军服,关键的时候或许能用上。

索杰:好,我这就去安排。


00:51

索杰:大少爷,情况有变。那个人没抓住,让他跑了。这个人是杜义恩派来监视徐一航的,如果让他们认出大小姐和二少爷,荣家可就麻烦了。

荣石:(从垂目到猛地望向索杰)杜义恩?

【闪回】

竹木纯一:我们去讨热军司令部再调两个营来。


荣石:(目光微微向下)他应该在讨热军司令部。你守在这儿。


03:50

【讨热军司令部附近,车上】

(荣石皱眉等待,看见袁世良骑车路过,发动车撞上去)

(快速下车,捂住袁世良的眼睛)

袁世良:快报告……快报告。

荣石:(轻声)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袁世良:荣石的弟弟妹妹救走了徐一航……

(猛地掐住袁世良脖子)

荣石:(有股狠劲)兄弟,醒醒,醒醒,快来人,来!兄弟,醒醒,醒醒啊。来来来,快帮帮忙……

日伪:荣大少爷。

荣石:人被我撞了,快,想想办法。

日伪:这不是袁世良嘛?

日伪:是啊,上午被杜义恩大队长叫走。

日伪:荣大少爷,别忙活了,这人都没气儿了……

(袁世良猛地喘过气,荣石差点又动手)

日伪:荣大少爷,这么点小事交给我们做就好了……过来两个人!来来来,帮帮忙。

(袁世良被抬走,荣石想跟上,被拉住)

日伪:荣大少爷,您忙您的去,回头我向上边报告一下。

荣石:这怎么行,人是我撞的,该承担什么责任承担什么责任。

(快步追上去)


08:58

【日军医院】

(荣石慢慢打开门缝,看病床,皱眉)

护士:荣少爷,您还是出去吧,我们会抢救他的。

(门猛地关上,荣石皱眉静立片刻,走了,背着光,只能看到黑色的剪影)


09:56

【荣氏医院】

(从外面进来)

荣石:情况怎么样?

晓燕:脱险了,但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荣石:好,马上安排转移。

医生:不,不行啊,现在最好不要动,让她好好休息。

荣石:可日本人已经开始全城搜捕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索杰:可是把他藏哪儿呢?

荣石:(吸口气)咖啡馆吧。


11:30

【街上,黑轿车里】

(井口在茶馆逼问,荣石坐车里路过,眼光对视)


【容易咖啡馆,门口】

(索杰下车,开车门)

索杰:他们跟上来了。

(荣石慢慢转过头)

井口植树:荣会长,。

荣石:(带着些软滑的东北腔)把我们家咖啡馆打成这样还不够,又跑来干什么呀?

井口植树:不要这样,荣会长,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荣石:那什么意思?为什么偏偏把战场设在我的咖啡馆。

井口植树:这个,那应该去问吕良彪,这是他的想法。

荣石:那也总得竹木批准吧。到底是吕良彪想给荣家点颜色看看,还是竹木?

井口植树:荣会长,很抱歉。打坏多少东西,我们照价赔偿。

荣石:我们荣家的面子你们赔得起吗?

井口植树:竹木将军会把面子还给你。

荣石:你少跟我来这套,回去转告竹木,以后徐家姐妹的事情不要来找我。送客!

索杰:请吧,。

(井口怨毒的看了眼荣石)

井口植树:向后转。

(听日伪军走远,转过身)

荣石:抬进地下室吧。

索杰:好。


21:47

【荣公馆,飘窗前】

(立在窗前,窗帘飘起)

(几上是摆着黑白子的棋盘,荣石慢慢踱步)

荣石:(回忆声)索杰,万一我这次没躲过去,他们就全都交给你了。想办法把弟兄们带出城去,和张贺会合。


25:15

【荣公馆,客厅】

竹木纯一:(日语)你好。

鹦鹉:抠你脚丫,抠你脚丫。

竹木纯一:(日语)再见。

鹦鹉:撒有哪啦,撒有哪啦。

荣石:(端坐在沙发上,微带笑意)将军来了,荣某恭候多时了,坐。

竹木纯一:荣先生知道我今天会来啊。

荣石:既然是全城搜捕,荣公馆自然不会放过。而将军如果不亲自来,这地方恐怕别人进不来。

竹木纯一:今天让搜了?

荣石:荣某现在是重大嫌疑人,再不让搜,将军岂不是更加怀疑荣某。

(眼光向下,示意几上的手枪)

竹木纯一:你知道我怀疑你。

荣石:(叹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知道这么容易招惹是非。杜大队长手下那个兵,好像负有重任,可偏偏这么巧让我给撞了,看来这嫌疑是逃不过去了。

竹木纯一:我倒想听听你的解释,。

荣石:(端起茶杯,喝一口)还是等将军的那个士兵醒了,听他解释吧。

竹木纯一:那个兄弟已经醒了。

(放下茶杯,抬眼,靠向沙发)

荣石:既然如此,荣某还用说吗?

竹木纯一:我想听听您的解释。

(微眯了下眼)

杜义恩:荣会长是竹木将军最为器重的承德人,将军不想冤枉了荣会长。

(眼珠微微动了动,像是想通了竹木他们是诈他,昂头微微带笑)


29:10

井口植树:将军,全搜遍了,什么都没有。

竹木纯一:荣会长,杜团长派了十个人去咖啡馆侦察,有九个人被杀了,只有一个跑回来还被你撞了,你觉得这是一种巧合。

荣石:嗯,如果我是将军,我也认为这绝不是一种巧合,这本身就是一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事儿。

竹木纯一:这么说你认了。

荣石:(笑)有些事情不认是不行的。就像今天早上起来的事儿一样,如果徐一航真的没来,我不也得认吗?


31:59

竹木纯一:你在城门口摆那么大的阵势,究竟是为什么?

荣石:为了这张脸。

竹木纯一: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荣石:我负责说,你负责判断。

竹木纯一:你是为了送走徐家姐妹。

(不再笑了,嘴角拉平,面无表情)

竹木纯一:这几天,你一直在让你弟弟妹妹,麻痹城门口的哨兵,就是为了送徐家姐妹出去,但是你没想到的是,吕良彪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你也没想到,会在城门口遇到这么大的阻力。你知道那么做会引起我们的怀疑,但当时,你别无选择。你不动这么大的阵势,她们就出不了城。

荣石:将军这么说,有没有证据?

竹木纯一:城门口的守军亲眼看见徐二航进的城,穿着我军军服。不久以后,一队穿着我军军服的抗日分子也进城了。

(荣石的红石戒指微微动了下)

竹木纯一:你不但勾结徐家姐妹,还勾结城外的抗日分子,炸了我的军火库。

荣石:徐家姐妹来承德是为复仇的,而吕良彪是他们黑名单上的人,就算我想送她们出城,将军认为她们会出去吗?

竹木纯一:因为有一件事比复仇更重要。

荣石:什么事儿。

竹木纯一:你们在打我这批军备的主意。

(握了下手,角度不太好,有字幕在跟前)D。

荣石:将军,那我想再问你,徐一航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竹木纯一:徐一航知道你动用这么打的阵势送她出城,一定会引起我们的怀疑。

竹木纯一:她是坐着你弟弟妹妹的车出去的,也是坐着你弟弟妹妹的车回来的。不过她回来的目的,不是要跟吕良彪决战,而是为了替你解围。

荣石:为了替我解围,放弃了那批军备,然后又炸了军火库,将军不觉得矛盾吗?

竹木纯一:军火库是徐锦川炸的。他刚回承德,没有机会和你们沟通,只有炸了军火库,才能搞乱承德,使我们措手不及,这样你们才能够从容救走徐一航。后来一批,追进避暑山庄的抗日分子,很有可能是去阻拦徐锦川的。

(斜眼看)

竹木纯一:可惜啊,没有拦住。

荣石:佩服。整个推理严丝合缝,我都想承认了。但是……没有证据。

竹木纯一:我这里不是法庭,不需要事事都要证据。

荣石:拿我就无话可说了。

(端茶杯喝茶,微垂目光)


36:19

竹木纯一:其实你早就做好就范准备了,对吧?

荣石:何以见得?

竹木纯一:你的弟弟妹妹和你手下那些兄弟都到哪里去了?

荣石:(眨眼)我跟你在一起,一直观赏那场巅峰对决,回到家也没有见到他们,我怎么知道?

竹木纯一:合情合理。不过,以我对你们荣家人的了解,不管你在哪里,只要你身处险境,他们都不会无动于衷的对吧?

荣石:这么说我今天,的确是身处险境了。

竹木纯一:三百人,不容小视。

竹木纯一:但是,如果我在荣公馆周围布下一个大队,加讨热军一个营,可不可以拿下你这三百人?除此之外,承德每条街巷都已设伏布控,他们一回来,我一声令下,荣家就从承德消失了。怎么样,荣会长。

荣石:(歪头,抿嘴)你就那么确定他们会回来?

(荣树索杰带着弟兄们赶来,荣石皱眉微仰头)

井口植树:索杰,回来了。在这里又见到你们了。

竹木纯一:果然是大将风度。外面纷乱的脚步声,丝毫没有搅乱荣会长的心啊。

(荣石带点蔑视的笑一下)

井口植树:荣会长,你弟弟、未婚妻还有你的大管家都回来了。

竹木纯一:荣会长大概是忘了徐家的悲剧了。

(井口植树把照片摔在茶几上,照片特写)

竹木纯一:惨状历历在目,难道你要重演徐家的悲剧。

荣石:(垂眼)岂止是徐家,东四省像这样的悲剧得有千千万万吧!

荣石:(抬眼,点头)枪在你手里,你说了算。

竹木纯一: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为什么要撞人?

荣石:将军都知道了,我还有必要解释吗?

竹木纯一: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真心投降皇军,但你对我稳定承德太有用了。

(满脸不耐烦,扭头叹气)

竹木纯一:只可惜啊,你这杆枪,不但能打敌人,还能打主人。

荣石:(压着火气,歪着头放话)什么?主人?你给我听清楚,我荣家不靠你吃饭,也没有靠你活命,你我只是合作关系,谁也不是谁的主人。这一点你必须搞清楚

竹木纯一:既然你这么固执,我也不再坚持了。

(微正下头,注意竹木的举动)

竹木纯一:但是你这颗钉子,我必须要铲除。

(撇嘴带点儿笑)

竹木纯一:否则,你会与我同归于尽。

荣石:只可惜你已经来不及了。

竹木纯一:(起身)撒有哪啦。

荣石:将军,你走不了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