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16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0:45

【容易咖啡馆门口】

(荣石、徐锦川一行出来)

荣石:一定要小心。

徐锦川:嗯。

荣意:哥,我走了。

荣石:(微微带笑)嗯。

(二航走到荣石面前,荣石有些无奈,垂目)

索杰:走了。

(微点头,看索杰走远)

(车开走后,一航被扶着出咖啡馆)

徐一航:锦川,二航!

徐一航:(内心)我的心情又回到了全家被灭门的那一天,但是我代替不了他们,我只能祈求上苍,哪怕是处于怜悯……

(一航流泪,荣石注意到)

徐一航:(内心)也要让我仅有的两个亲人平安归来。我再也不能忍受亲人离我而去了。


07:22

【夜晚,荣公馆】

赵政文:我们有急事要见荣大少爷。


【荣公馆,客厅】

赵政文:明天一早出发,为期三天的清剿。城里只留了两个中队,其中一个中队专门负责守军火库。

(西装荣石,看起来一下年轻好多,跟荣石不一样了)

赵政文:另一个中队是留下来,专门对付徐家姐弟的。

张长武:排长觉得这是个好机会,竹木让大少爷三天之内,把大小姐交出去,如果让竹木知道,徐家姐妹已经离开了承德,我想竹木就不会再为难大少爷了。

荣石:(点头,表情郑重)谢谢你们。你们那位兄弟的死,我很难过,你们放心,这笔账我们早晚会跟日本人算的。

赵政文:我们知道。我们活着,就是为了要跟日本人算账。

索杰:二位以后不要再到荣公馆来了,这里很危险。避暑山庄大门外,斜对面的那家饭馆,知道吧?

赵政文:知道。

索杰:那里的掌柜是我们的人。

赵政文:明白。

荣石:既然这样,我就不多留二位了,你们回去路上多加小心。

索杰:二位请。

赵政文、张长武:告辞。

(目送两人离开)

荣石:这么看来,这次的确是个机会。

荣石:这次除了送走徐一航,还要再送走一个人。

索杰:谁?

荣石:(黑黑的眼珠直视,很坚定,没眨眼,显得眼睛大大的~~)吕良彪。

索杰:吕良彪?

荣石:吕良彪虽然是个汉奸,但和其他汉奸不一样,如果他被救走了,他暗通义勇军的罪名就坐实了,除了投靠义勇军,他没别的路走。

索杰:要是这样的话,竹木纯一就不再会怀疑我们荣家了。

荣石:(点头,抿嘴)请封家父子。

索杰:好。


【容易咖啡馆】

(手下兄弟端来咖啡)

荣石:两位请。

封义:您请,您请,我们喝不惯这个。

封三:胡子喝加啡,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封义:咖啡~

(荣石无奈,眨眨眼,有些尴尬)

封三:咖啡,我是故意说错的。

荣石:(开始嘴炮)今天请二位来就是想告诉你们,胡子不但可以喝咖啡,还可以成为抗日志士。

封三:我们本来就是抗日志士。

荣石:日本人限我三天,把徐家姐弟三人和你们交给他们,否则就杀了我弟弟。

封三:那……怎么办?

荣石:我当然不能真把你们交给他们。

封三:你不能。

荣石:日本人明天一早出城清剿义勇军,为期三天,这是个好机会。我打算把你们一起送出城去……

封义:好啊。

荣石:但是我需要你们的协助。

封三:没问题。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封义:对,我们绿林中人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

荣石:好。我需要你们两个先跟我出趟城,把你们那支队伍调出来,和另外一支义勇军一起把徐一航接走。

封义:行,没问题。我们那边,我爹说了算。

荣石:好,那我们就明天一早走。

封三:行,大少爷,您稍等会儿……这事儿啊,那个……我呢,和我儿子再商量一下。

(翻眼瞟,嘟嘴,点头)

(胡子二人组走到一边)

封三:没看出来吗?这里边有事儿。

封义:什么事儿?

封三:这是要把咱们俩支开呀。

封义:不,他不是也跟着去吗?

封三:他要是趁这会儿把咱们媳妇儿给转移了呢?

封义:那怎么办?

封三:咱俩得留一个,看着咱的媳妇儿。


30:53

【荣公馆大厅】

(皮衣荣上线~~)

荣石:再打个电话。

索杰:好。

荣石:鲁一玮来了,我们走!

(起身)

索杰:要不,你们先走,康源那边要是有消息的话,一定会打电话来。

荣石:嗯,万一出了问题,就让距离康源最近的兄弟前去接应。

索杰:大少爷,你也不用太担心。耿宇在那边地头熟。

封三:赶紧让各路兄弟们去接应吧,晚了怕来不及了。

索杰:这事我会安排的。你们先走吧。


【荣公馆门外】

荣石:来了。

鲁一玮:为什么借我的车啊,你的车呢?

荣石:坏了。走。

(走到车尾,打开后备箱)

荣石:上车吧。

封三:这里?

荣石:来。

(把人塞好)

荣石:怎么了?

封三:黑。

荣石:(扭头翻了个白眼)忍一下,最多十分钟就让你出来了。


32:52

【承德城外,树林】

(地图特写)

荣石:这是避暑山庄的平面图,这是关押吕良彪的具体位置,行动就定在今天晚上八点半。

张贺:这么急?

荣石:我担心徐锦川挡不住清水二十三。

张贺:不过,万一他们在我们赶到之前把吕良彪干掉了,我们也没有办法。

荣石: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荣石:吕良彪是个人才,对我们有用处。既然竹木拱手相让,我们不要白不要。

封三:哎,等会儿,我这才听明白,你们这是打算要救吕良彪啊,这一条我决不答应!他把我媳妇儿打成那样你们没看到吗?他把我媳妇儿全家灭了,你们不知道吗!

荣石:(斜眼看)如果徐一航原谅他了呢?

封三:原谅他?不可能。他要把你全家灭了,你能原谅他吗?

荣石:闭嘴~~。

荣石:这事儿咱们回头再说。今天必须先把他救出来。

(瞟另外两人)

张贺:我倒有个想法。这拨从徐家军投奔过来的兵真不含糊,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又十分勇猛,如果再加上徐家姐妹的加盟,我们可以重组徐家军。打着徐家军的旗号,我们能够迅速壮大。

封三:这倒是个好主意。

荣石:(抿嘴)不过徐一航恐怕……我先问问她的意思,但别抱太大的希望。

张贺:是啊,但是不管怎么样,要尽量做她的工作。

荣石:做工作是你的强项,你连小日本都能改造,改造她肯定没问题。

荣石:(眼角带笑,抿嘴)交给你了。

封三:交给他?切……

荣石:对了,你那个九条靠得住吗?

张贺:没问题。

荣石:(表情带着恳求,眼睛期盼的看着)那借我用用?

张贺:行。

荣石:嗯,我们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