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17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0:14

【承德城外,车上】

张贺:很久没摸车了,要是再不摸,我还真不会开了。

荣石:练几天就好了。

荣石:(对小日本)你会开车吗?

九条义夫:我以前当过汽车兵。

荣石:嗯,那就好。

九条义夫:对不起。

荣石:为什么说对不起?

九条义夫:给中国人民带来如此深重的灾难,我很难过。

荣石:(翻白眼,有些不情愿的)这也不是你的错。

九条义夫:我以前也打死过十几个中国军人,但是我真的没有打死过一个中国老百姓!荣先生,请相信我!

(微仰着头,垂目看,点头)

九条义夫:荣先生,我能不能提一个请求?

荣石:你说。

(九条看张贺,犹豫)

张贺:他不能对日本人开枪。

荣石:知道了。

九条义夫:谢谢。

 

05:02

【荣公馆】

(荣石坐在沙发上,远处有一盘棋子散落的围棋,索杰进来)

荣石:康源有消息了吗?

索杰:又失去联系了。清水重伤,失去了战斗能力。徐锦川重伤,大小姐和徐二航护送他离开康源了,目前的情况不清楚。

荣石:耿宇呢?

索杰:在康源善后。

索杰:这一次,我们死了十个兄弟。

荣石:查查他们家里还有什么人。他们以后的生活,荣家管了。

索杰:嗯。放心吧,大少爷。

(看索杰一眼,目光有些柔弱,站起来,踱到壁炉前)

荣石:你刚才说清水重伤,像他这么重要的人物,一定会住在康源日军医院吧。

(索杰也起身,走近)

索杰:大少爷的意思是……

荣石:耿宇的日语不错,不知道身手怎么样?

索杰:对付一个失去战斗能力的清水二十三,应该问题不大吧。

荣石:安排吧。

(两人的背影,转到正面,轻轻的说,眉头轻蹙,太有黑化的感觉了!!!!)

索杰:好。

 

09:41

【荣公馆】

(从大门往里照的画面,有点好看)

荣石:什么事儿啊?

樊晓燕:荣树的事儿。

荣石:谁告诉她的?

索杰:晓燕,你可得好好管住你这嘴啊,要不然早晚会闯大祸的。

樊晓燕:那个,你们今天晚上要行动的事儿不是我说的。

荣石:行动的事儿她也知道了?

(叹气,眼珠微微转了转)

 

11:02

【容易咖啡馆】

(黑绒绒荣石走进来)

(索杰拦住封家父子)

索杰:二位就不要下去了,大少爷和徐大小姐碰一下计划的事儿。

封三:不是不让告诉她吗?她知道了肯定会加入的,就她那身体……没你们这么用人的!

索杰:是。谁告诉她的?

封三:谁告诉她的?这老娘们嘴。

 

11:49

【地下室】

(荣石进来)

荣石:你……你,你怎么这么快就下地了?

徐一航:本来伤得就不重,再说樊晓燕的针灸很奏效。

荣石:(笑得腼腆)那也不应该这么快。

徐一航:只要我自己不倒下,就没人能把我打倒。

(看一航倔犟,蹙眉叹气)

荣石:你还是先坐下吧,把伤养好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你这么做无非是想告诉我,你还能打。

徐一航:荣大少爷,你们的恩情我都记得,有机会我也会报答你,至于其他的,你就不要再想了。

荣石:我……我知道。这、这里边可能有点儿误会……

徐一航:有没有误会我不想知道!说说你们的计划吧,我想听听。

(眼神朝索杰示意,索杰会意点头)

索杰:大小姐,我们是有一个计划,不过这个计划有个前提,就是你必须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徐一航:什么条件?

索杰:放下对吕良彪的仇恨。

(荣石在一旁听者,眼神一直变化,但光线不太好,看起来不太美)

徐一航:那不可能。

索杰:吕良彪是个人才,如果把他拉过来,对我们打击日本人非常有帮助。

徐一航:就缺他一个吗?

索杰:有时候,一个人的力量能胜过一支军队。现在,我们必须要团结一切可以抗日的力量。你,大少爷,张贺,吕良彪都是这样的人。

徐一航:我的家人,亲戚朋友,还有一些我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人,我眼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倒在我面前。二百五十六口,都是为我而来,为我而死,我无法像你们那么理智那么冷静。

索杰:我们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如果是为了救荣家呢?

徐一航:救荣家?

索杰:是。竹木纯一还是怀疑荣家救走了你,但如果义勇军救走了吕良彪,那么就坐实了吕良彪的罪名,我们荣家就摆脱了嫌疑。

(蹙眉点点头)

徐一航:我离开承德,日本人就会把荣树给放回来吗?

索杰:大少爷对日本人还有用,那批军备物资还没有交给他们,只要给出让他们接受的理由,他们会就坡下驴的。

徐一航: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更充足的理由,让他们把荣树放回来。给我换个地方,把我的地址告诉他们,至于他们杀不杀得了我,与你们无关。

荣石:(着急了,但依然缓一下再说)你、你如果这么做,会打乱我们的全盘计划。

徐一航:你的计划是什么。

(荣石嗫嚅了下,再示意索杰)

索杰:大小姐,我们的计划是今晚八点,荣公馆的人会分别从五个地方杀几批日伪军,调出他们的一部分兵力。八点半,义勇军化装成扫荡归来的日军进城,直扑避暑山庄,救了吕良彪就走。我们的人负责扫清守门的守卫,把你们送到城门口与他们会合。

徐一航:我没有打乱你们的计划,你不用冒险让手下去杀日伪军了,只要把我的地址告诉他们,避暑山庄马上就空了,更有利于你们救走吕良彪。

荣石:徐、徐大小姐,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再射箭了。

徐一航:我能。我只是担心你的那些手下。

索杰:这点大小姐可以放心,荣公馆的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拿起枪就是战士,放下枪就是伙计。

徐一航:我弟弟妹妹有消息了吗。

索杰:徐大少爷受伤了,但是你别担心,已经脱险了,他们会到义勇军基地与你们会合。

 

21:45

【荣公馆】

(荣石坐在安乐椅上,面前的小几上是棋盘)

 

22:14

(近景,荣石闭目休息)

 

23:25

(回忆)

徐锦川的声音:二航的特点是灵活,转身快,蝶舞箭可射飞行之物,可四面开花,尤其是在被包围的时候,可以将优势发挥到极致。

 

索杰:大少爷。

荣石:怎么样?

索杰:耿宇至今没有打听到清水的下落。

(躺在安乐椅上的角度,看起来很柔和)

索杰:还有,康源正在全城搜捕参与营救徐锦川的人。

荣石:那就把康源所有的兄弟全撤回来,只留几家店铺就行了。

索杰:是。

荣石:此外,你带徐一航去筒子街十八号,安排好人接应她,安排好她的退路。

索杰:嗯。

荣石:日军军服做好了没有?

索杰:快了。

荣石:做多少算多少吧,拿到咖啡馆,今天晚上有大用。

索杰:放心吧。

荣石:等等。

荣石:你去徐一航那儿,借几支徐二航的箭来。

索杰:借徐二航的箭?

荣石:对,只要徐二航的箭。

 

29:37

【容易咖啡馆】

小五:大少爷,避暑山庄的电话。

荣石:喂?

竹木纯一:(电话音)是我。

荣石:竹木将军,你好。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邀请你到我这里下盘围棋啊。

荣石:真是抱歉,我没有学过,实在不知道围棋怎么下。

竹木纯一:象棋我也可以奉陪。

荣石:三天期限就快要到了,明天天亮之前,再没有徐家姐妹的下落,我弟弟还回得来吗?

竹木纯一:(电话音)这么说,荣会长今晚要熬夜了。

荣石:岂止我要熬夜,我手下这些兄弟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睡觉。

竹木纯一:好,那我等荣会长的好消息。

荣石:好,将军再见。

(挂电话,指着棋盘上的棋子)

荣石:这是城门,这是避暑山庄,这里是筒子街十八号。

竹木纯一:今晚的承德,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竹木转着核桃,按下黑子,正好放在荣石的筒子街十八号的位置)

 

30:33

索杰:你确定吗,怎么回来这么多?

手下:刚才回来报告的兄弟说,后面可能还有。

索杰:下去吧。

(蹙眉,目光落向棋盘)

(竹木、荣石两人隔空对局的画面)

 

31:21

索杰:是不是他们觉察出什么了?

荣石:完了,我们上当了。

索杰:上当了?

荣石:竹木这只老狐狸故意放出风去,让城里的日伪军倾巢而出去围剿义勇军,就是为了要引我们上钩。现在义勇军只要一进城门,我们就会被他们一口吃掉。

 

32:29

索杰:现在取消计划还来得及。

荣石:不,不能取消。必须立刻把徐一航送出城去,否则义勇军想得到那批军火将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荣石:(拿出蝶舞箭)幸亏我们还留了后手。

 

33:56

索杰:关东军有一半兵力,长期在外清剿义勇军,不可能这么快接到命令赶回承德,我估计今天晚上,在承德的日伪军加起来最多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人。

荣石:所以这次的主力要由我们来打,城里的关东军虽然多,但不过是一把小卒子而已,而且这些小卒子要防守那么多地方,尤其是军火库,对他们来讲,一定不能再出事了,所以这个中队应该是雷打不动的。而城门口,现在应该部署了有六百人,等张贺他们进来把他们一网打尽。避暑山庄至少应该还有六百人,为了防止事先进城的义勇军对他们进行偷袭。

索杰:可他们这每一个点都有几百人,我们攻不进去啊。

荣石:徐锦川身负重伤,徐一航丧失战斗力,而徐二航又不敢杀人,竹木应该不会留太多的兵力去对付他们。所以,要让竹木纯一以为,徐二航开杀戒了。

荣石:现在几点?

索杰:六点。

荣石:那就先安排弟兄们回去睡觉,凌晨两点半起床。等大伙儿睡足了,吃饱了,再跟鬼子较量。

索杰:可是张贺八点半就在城外就位了。

荣石:张贺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得不到我的信号他是不会动手的。去安排吧。

索杰:好。

(咬了下嘴唇,给竹木打电话)

荣石:将军你好,我是荣石。将军,我的手下发现了一批可疑人员,怀疑是抗日分子。

竹木纯一:哦?在哪里啊?

荣石:(电话音)没盯住,他们很警惕,发现有人跟着,很快就躲掉了。

竹木纯一:多谢荣会长,下次发现可疑人员,请你一定及时告诉我。

荣石:好的,将军再见。

竹木纯一:(对井口)命令下去,今晚谁都不许睡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井口:是。

荣石:小五!

小五:大少爷。

荣石:你也睡觉去,定好闹钟,两点半起床。

小五:是,大少爷。

 

【容易咖啡馆,地下室】

(荣石对着空荡荡的床发呆)

(眼里有水光,看起来似乎没表情,但是感觉很悲伤)

 

39:54

(按着被褥站起来)

(眼神还是有些悲伤,但慢慢变得坚定)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