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19集 荣石部分 对白

       自荣石因为手下兄弟的死,向徐一航发火,就一直有种东哥用力过猛的尴尬感觉,但后面的这两句话说得真情实感,避免了持续尴尬~~~

荣石咬着牙,道:“这就是战争。有战争就必然会有人死。也许下一个就是我,或许是你,我弟弟,我妹妹,我们家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但我们知道为什么而死,我们死而无憾。”



05:39

【容易咖啡馆】

(荣石皱眉看面前棋盘,还有俯视镜头)

 

06:49

(皱眉垂目)

小五:大少爷,他们回来了。

小五:四名兄弟,加上跟封三出去的一个兄弟,五个人,牺牲了。

(难过,转身扶住椅背,眼中有泪)

荣石:小五。

小五:大少爷。

荣石:把弟兄们安顿了吧。

小五:弟兄们,走这边。

(目光余光看到弟兄们走了,难过的眨眼)

(手按在桌边,微微颤抖)

赵政文:大小姐,别再犹豫了。现在以您的名声,只要振臂一呼,那些被打散的兄弟们肯定都会回来的!

徐一航:我不能答应你们的要求,这个我绝对做不到。

(听到一航的话,抬头,手动了动,看起来在忍耐)

徐一航:我不能再看到熟悉的人在自己身边死去。

荣石:(转头大喊)谁愿意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在身边死去!谁会无动于衷!谁心里不难受!

荣石:他们……跟了我三年,是我最得力的兄弟,你问问他们谁不难受!

荣石:但我告诉你,自从日本人进了承德之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不再属于我们自己,只要能把日本人赶出承德,赶出中国,我们随时可以死!你以为你杀了几个日本人,你就算还了债了?我告诉你,你还不清!不光他们,还有那个被日本人折磨死的李东胜,他为什么要为了你我而送命?因为你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支抗日的力量!对。你现在是承德人眼里的英雄了,你还是热河千千万万人眼中的英雄。他们都希望你重组徐家军,希望你能带着他们把日本鬼子赶出承德,赶出中国,你就因为你怕再欠债?!我告诉你,你不仅仅辜负了他们,你辜负了所有人,你自私!

(情绪得到发泄,平复了些,坐回椅子上)

荣石:(咬牙)这就是战争。有战争就必然会有人死。也许下一个就是我,或许是你,我弟弟,我妹妹,我们家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但我们知道为什么而死,我们死而无憾。

(一航终于掉眼泪了,荣石嘴角有1微米的上扬)

索杰:运兵车已经到手,现在可以出城了。

索杰:徐大小姐,这次我们损失了五个兄弟,我希望你能记住他们的名字:马博、丛强、李洋、张柏、于今。我希望你能让他们的死有价值。车已经准备好了,我送你们出城。

(荣石眼睛泛红,有泪光,有些委屈的看向一航,很好看)

 

13:23

【容易咖啡馆门口】

荣石:索杰,让弟兄们装车吧。

索杰:好,装车吧。

樊晓燕:等一下,等一下!既然咱们都是自己人,那个,咱们能不能商量点事儿啊?

赵政文:什么事儿?

樊晓燕:你们那么多重型机枪,能不能送给我们点儿,我们缺武器,送一点儿嘛!

(大眼睛眨一下,微微点下头)

赵政文:兄弟们,把装备全给义勇军的兄弟们搬车上去。

(荣石伸手去扶徐一航,被拒绝)

荣石:对不起,我刚才言重了……

徐一航:你说的对,不像你说的话。

索杰:大少爷,准备好了。大小姐,坐驾驶室吧。把衣服套外边,把帽子戴上。请。

荣石:(对索杰)路上小心。

索杰:上车。

(向前走几步,目送他们离开,好长一段镜头)

 

20:25

【容易咖啡馆】

(皱眉悲伤,面前还是棋盘)

小五:大少爷!已经顺利出城了,日伪军刚刚追出城外,就遭到了义勇军的伏击,被打得晕头转向,损失惨重,只好撤回城里。

荣石:弟兄们都安全回来了吗?

小五:除了跟索爷一起护送的十名兄弟,其他的全回来了。

荣石:好。

(站起身,把棋子推开,撒了满地)

(留下残局的空镜头,俯拍的)

 

29:00

【荣会馆,书房】

(荣石缩在麻布大衣领子里,缓缓睁开眼)

荣石:竹木将军,我对你们这支队伍的战斗力表示怀疑。

井口植树:你知道吗?那个房间里有地道!

荣石:我不想再听理由。据我所知,承德的兵力不下千人,一个地道就能让她跑了?

井口植树:我们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徐家姐妹两个人。

荣石:我告诉你,为此我损失了五个兄弟,这个责任必须由你们来承担。

(重重挂上电话)

井口植树:将军,他非常的不客气。

(电话铃又响了,竹木示意井口)

井口植树:我不是竹木将军。

荣石:我不想再跟你们废话,我只想告诉你,我的兄弟是为你们而死,这个责任你们必须承担!还有,晚饭前必须把我弟弟送出避暑山庄,否则别怪老子跟你们翻脸。

(挂电话全景)

井口植树:八格牙路!

竹木纯一:井口君请息怒。

(竹木有些疑惑了)

(荣石的手拂过嘴唇,支在下巴上,抿嘴得意看面前棋局)

 

32:00

【避暑山庄大门口】

(黑绒绒下车)

荣树:哥!

(抬手示意)

荣树:你,转告竹木纯一,说我荣树从前就讨厌你们日本人,现在更讨厌,别犯我手里,啊?呦,怎么了,生气了?我告诉你,从今以后……

(荣石微笑看)

荣树:再让我看见你们日本人欺负承德老百姓,我见一个杀一个,不信你就放出来两个试试。

井口植树:二少爷!你要不想给你的哥哥添麻烦,你就尽管来。

荣树:我自立门户跟你们干!撒有哪啦!

荣树:(拥抱)哥!我回来了!哥,姐呢?她怎么不来接我?

荣石:她有事儿来不了。

荣树:她能有什么事儿?哥,这不是咱家车呀。

荣石:别嚷嚷,从远处打眼一看,看不出来吧。

荣树:看不出来。

荣石:走,上车。

(敛一下大衣,上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