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20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4:40

【容易咖啡馆】

荣石:荣意,你在哪儿?

荣意:我在多伦,我把徐锦川放在葛家屯的一户人家里养伤。

荣石:好。你听好,现在这个时候回承德反而危险,不如就让他在葛家屯养伤。你从多伦多挑几个兄弟过去保护他。

荣意:好。

荣石:(电话音)还有,注意安全。

 

16:23

【野外】

(白衬衣,黑马甲,袖子卷起来,用铁锨挖坑)

索杰:大少爷,休息会儿,让弟兄们干吧。

荣石:当兵的时候,有战友牺牲了,都是要亲手给他们挖坟穴的。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点事儿了。

(索杰、荣树感动,也去干活)

荣树:以前总觉得打仗特别过瘾,没想到这么难受。

索杰:打仗嘛,总会有牺牲的,下一个还不知道该谁呢。大少爷,葬礼还是从简吧,尽量不要太张扬。

荣石:(直起身,很man)不,我要让所有人都记住他们。等把鬼子打出热河之后,我要让全热河的人都知道,他们不是什么汉奸,他们是抗日志士,是民族英雄!安排下去,明天荣家所有商号全部歇业,所有兄弟全部到场。

索杰:是。

索杰:大少爷,有些事情我想应该让你知道。我们很多弟兄以前都是义勇军的战士,都是在东四省打散的义勇军,是我把他们吸收过来的。

荣石:(挺起身,扭头笑出好看的鱼尾纹)是啊,没有打过仗,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战斗经验呢。

(索杰嘟着嘴没回话,荣石也没意思了,接着干活)

耿宇:大少爷,索爷,我回来了。

荣石:康源那边弟兄们的后事料理完了?

耿宇:今天上午都安葬了,弟兄们都撤出康源了。

(荣石的仰拍镜头,微垂头,眼中泪光)

荣石:可惜了,没能亲自给他们下葬。

荣石:(心声)我非常清楚,这样的牺牲以后还会有,但是我们会把所有兄弟的名字都记下来,因为每一个为民族尊严付出的生命,都是应该被记住的。

 

23:54

(黑绒绒面容肃穆,鞠躬)

荣石:将军,我的兄弟是为关东军而死,他们甚至不值得让你们为他们鞠上一躬吗?

竹木纯一:对不起,荣会长,我不太了解承德人的丧葬风俗。

荣石:弟兄们,不知者不罪,放过他们吧。将军可能有所不知,在我们承德有个规矩,如果在葬礼上没有鞠躬,死者就会阴魂不散,一直缠着他们。

竹木纯一:哈哈哈哈。

荣石:(刀子眼)请你不要在我兄弟的葬礼上发出笑声。

荣树:没规矩。

荣意:哥,我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他们一眼,我先走了。

荣石:嗯。

荣石:将军不要介意。自从参观了贵军的酷刑之后,她见了日本人就搂不住火,好几次差点儿杀了城门口的日本兵。

竹木纯一:井口,告诉城门口的士兵,以后再也不许阻拦荣大小姐。

井口植树:嗨。

荣石:多谢。请回吧。

竹木纯一:等一下。

(荣石皱眉,有不好的预感,微微侧头)

竹木纯一:想必荣会长已经知道了,我大日本皇军的队伍里也渗进了抗日分子。

荣石:(疑惑转头)这我倒没想到。

竹木纯一:但是我想就算他们在避暑山庄有内应,要想顺利地救走吕良彪,也仍然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我对荣会长对皇军的忠心是深信不疑的。

荣石:将军,我要再纠正你一下,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不存在谁对谁忠心的问题。

竹木纯一:合作也是需要诚意的是吧,当然了,荣会长是个诚信的商人,但你这些手下……

荣石:将军怀疑我的手下,也渗入了抗日分子。

竹木纯一:荣会长,你手下这些人比我日本本土士兵还可靠吗?其实很简单,让我的人逐一辨认一下,大家的嫌疑就摆脱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荣石:不过分,但是很屈辱。

荣石:我的这些兄弟是为你们而死,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嘉奖,反倒招来你们的猜忌。

(荣石嘴炮厉害啊,睁着眼说瞎话,表情也十足十)

荣石:现在你又要对我这些活着的兄弟进行逐一审查,弟兄们怎么看我?

竹木纯一:如果他们之中真有抗日分子,你就不需要对他们有任何交代了。

荣石:如果没有呢?如果没有请问你如何收场。

竹木纯一:这就不劳荣会长操心了。

荣石:我当然要操心。如果是常绿林,他会让他手下的一个士兵随便指认一个,或者屈打成招,或者杀人灭口。

竹木纯一:我们关东军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嘲笑,鱼尾纹好看~~)

荣石:常绿林是个卑鄙小人,他经常玩这种卑鄙无耻的伎俩。当然,我也相信将军的人品,可将军这些手下,我同样也不放心。

竹木纯一:这么说,荣会长坚持不让查了。

荣石:查也可以,但是将军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竹木纯一:什么条件?

荣石:第一,将军必须明确地告诉你的手下,不能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就随便诬陷我的兄弟,否则我绝不让查,宁愿翻脸。

竹木纯一:那第二呢?

荣石:第二,我要亲自和将军一起盯着,以防有人作弊。

竹木纯一:第三。

荣石:第三,如果我的手下没有问题,将军必须要对我荣家所有的兄弟进行郑重的……

(歪着头看了半天,扭头自嘲)

荣石:算了,这个条件就不提了,我可不希望逼着将军做出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

竹木纯一:两个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现在我的人可以查了吗?

 

30:49

井口植树:(日语)大冢次郎君,按照事先的计划,如果辨认不出来,就随便指认一个,绝对不能让将军下不来台。

大冢次郎:(日语)他们会不会听到。

井口植树:(日语)不会,他们听不懂日语。

井口植树:荣会长,你的意思我已经转达到了。

荣石:耿宇,他们说什么。

耿宇:井口中佐对这位大冢次郎说,按照事先计划,如果辨认不出来,随便指认一个,以免将军下不来台,大冢次郎问,他们会不会听到,井口中佐说,放心,他们听不懂日语。

荣树:和常绿林一样,卑鄙小人哪。

荣石:索杰,让弟兄们子弹上膛,有人敢为难我荣家兄弟,跟他拼命!

索杰:是。

荣石:(两手插口袋,潇洒转身)告辞了。

竹木纯一:请留步!井口中佐,难道你听不懂汉语吗,为什么对大冢次郎下达这样的命令。

井口植树:将军,是我错了,我怕将军不好下台,擅作主张。

荣树:他刚才发布命令的时候,你又不是没听见,装什么孙子。

竹木纯一:二少爷你误会了,我只是没来得及阻止。井口中佐,交出你的枪和职务,回去给我好好反省!

井口植树:嗨。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保证他不会诬陷荣家人。

(一个个人从大冢身前走过)

竹木纯一:(日语)大冢次郎,一个都没有吗。

大冢次郎:将军,他们都好像是,又都不像是。

荣石:将军,多谢你帮我过滤了一下我手下的兄弟。

荣石:(带笑)放在以前我还真找不出什么借口来审查一下他们,事先得罪之处,还望将军海涵。

竹木纯一:荣会长雅量。

荣石:那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竹木神色不动,看耿宇索杰方向)

荣石:耿宇。

耿宇:嗨!

荣石:现在呢?

竹木纯一:还有一位。

荣石:你是说索杰呀。他是我的大管家,是我手下所有兄弟的头儿,即便他是抗日分子,参与了营救吕良彪也没机会用日语说那个字吧。

竹木纯一:荣会长说得有道理,但是既然洗了,何不洗个干干净净。

(抿抿嘴,向索杰示意)

竹木纯一:恭喜荣会长。

荣石:不,应该恭喜将军。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有一件事,想单独和你谈谈。

荣石:有什么话说吧。

竹木纯一:二少爷的反日情绪一直很强烈,如果不严加管教的话,恐怕会给荣会长带来麻烦。

荣石:这件事情我还真不能管,而且,将军难道不觉得有些时候甚至我故意纵容他这么做吗?

竹木纯一:为什么?

荣石:我这个承德头号大汉奸,又是帮你们筹集军备,又是帮你们打探徐家姐妹的线索,但我的名字一直没有上她们的黑名单,将军不觉得奇怪吗?

竹木纯一:你是说和二少爷有关。

荣石:没错。荣树每次闯祸,都是为了承德老百姓出头,这点徐家姐妹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当她们要把箭对准我的时候,不可能不考虑一下荣树的情面。

竹木纯一:这好像也符合你们中国的人情逻辑。

荣石:所以说,他对你们越过分,我就越安全。

荣石:说实话,要是没他在前面档着,我还真不敢给你们出这么大力。

(目光从竹木身上抬起来,泛着冷光)

 

38:51

【树林小路,车上】

荣树:索爷,那个“嗨”字到底是谁说的。

荣石:荣树,当你的大侠就行了,不该打听的别瞎打听。

荣树:不说我也知道,你这么大本事的人怎么会来给我哥当手下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共产党吧。

荣石:荣树!我说话你没听见呀。

荣树:哥,咱们自家人说说怕什么,张贺不也是共产党吗?哥,要不咱也参加共产党吧。

荣石:据我所知啊,像你这种高衙内型的,正是共产党的斗争对象。

荣树:我那是替老百姓打抱不平,再说了,人家不让,我改还不行吗。

索杰:二少爷,我倒想要问问,你为什么想当共产党?

荣树:共产党抗日啊。

荣石:荣树。今天这话,绝对不能再跟第二个人讲,听见没有?

荣树:哦,听见了。

索杰:不过,今天这件事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竹木这只老狐狸没那么容易糊弄,万一要到了糊弄不过去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舍车保帅。

荣树:舍车保帅?

索杰:对,大少爷就是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