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21集 荣石部分 对白

荣石一字一顿:“将军,你太不通情达理了。”

帅到爆棚~~~


00:13

【容易咖啡馆】

(荣石看着窗玻璃发呆)

荣意:哥。

荣石:(回过神,温和笑)坐。

荣意:哥,我想回多伦。

荣石:也是,多伦那地方没什么好药,从咱们医院拿点好药给他送过去。

荣石:跟哥说,你跟他怎么样?

荣意:他……有未婚妻。

荣石:他有未婚妻?

荣意:他很爱他未婚妻。

荣石:那你就别去了。哥派几个兄弟把药给他送过去。

荣意:哥,我还是想去。

荣石:你不能去,你去了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再说,你这不是让人家也为难吗?听哥的,别去了,啊?

荣石:对了,哥让你去给人家解释的事,你解释清楚没有。

荣意:去康源的路上,徐锦川一直在旁边,我都没有机会说。后来逃亡更没机会了,好不容易有次小机会,话都说到一半儿了,又让徐锦川给打断了。

荣石:(叹气)徐一航现在看见我,就像看见流氓似的。反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索杰快步进来)

索杰:大少爷,军备物资今晚交给竹木纯一,估计他们会在明天一早,连同军火一起送往长城。我打算去和张贺研究一下抢军备物资的事。

荣石:(声音很性感~~)我去吧。准备了这么长时间,该玩真的了。

荣石:(对荣意)你去给我备两桶汽油。

荣意:备汽油干什么?

荣石: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08:57

(荣石穿着明楼的毛衫~~~)

索杰:大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荣石:(带着笑)索杰,过来坐。

(灯光光线挺梦幻,有点好看)

荣石:索杰啊,我荣家的弟兄都被你赤化的差不多了吧。

索杰:赤化了不好吗。

(索杰硬着目光反问,荣石眼光闪了下,扭过头不看他)

索杰:他们现在更团结,已经成为一支有组织,有纪律,有战斗力的队伍,这样不好吗。

荣石:赤化了也是我的兄弟。

 

11:34

【野外,车上】

(皮衣荣上线)

荣意:哥,我跟你说个秘密。宜萱姐昨天参战了,还打死了好多日本人呢。

荣石:你是不是又给她子弹了。

(紧张摩挲红宝石)

荣意:哥,你紧张呀。

荣石:瞎说,好好的紧张什么。

荣意:我瞎说?我看你一会儿又该结巴了。

荣意:别别别别……我跟你说正事儿。一会儿到了那儿,你让我先去见见她,我把当中的误会解释清楚,然后你再去跟她见面。

荣石:嗯,好。

(抿嘴笑,眼睛都发亮)

荣意:哥,你这个时候真乖。

(瞟一眼荣意,笑得宠溺)

 

14:40

【野外】

(封家父子拦住车,三兄妹下车)

封三:二少爷,大少爷,大小姐。

荣树:别吵吵,吕良彪还没投降吧?

封三:没听说啊,他那么顽固的人,不可能。

封义:要我看,一枪毙了得了,免留后患。

荣树:去!我跟你们说啊,千万别让他知道我们来了。

张贺:你们来了。

荣意:哥,那你们先聊,我去找徐大小姐。

荣树:诶姐,那我跟你一起。

荣意:你,就在这儿呆着,别耽误事儿!

封三:我带你去,走。

张贺:油呢?

荣树:油在……

荣石:什么油啊?

张贺:你打算让我自己把辎重扛回来?

荣石: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欠你的呀?

张贺:行,装啊,你给我使劲装。

荣树:我说你们俩也太默契了吧,我哥早就知道你在这儿培训司机呢,油,后备箱呢。

(笑出褶子荣~~)

荣石:今天晚上,我就把物资交给你们,夜路不好走,估计他们会明天一早出发直奔长城前线。来,我和索杰替你研究了一下一路上的地形。曲阳谷、里川、金山岭这三个地方比较适合打伏击,金山岭距离长城日军太近,怕会惊动他们,而里川地势太险要,竹木他们一定会重点防范。

张贺:那只有曲阳谷了,这儿很适合打伏击,而且竹木也不会重点防范。

荣石:没错。所以你那边战斗结束之后,不管什么情况给我个信儿,我再根据你这边的情况制定下面的计划。

张贺:行。

 

20:55

【河边,白天】

(荣石、徐一航坐在支起的篝火前)

徐一航:不要放糖!放了也喝不出甜味来,反而破坏了咖啡的味道。

荣石:好。

(递军绿搪瓷杯)

徐一航:谢谢。

徐一航:是他带我第一次喝这种叫咖啡的东西,第一次喝这个,很苦,像锅底灰一样。后来喝着喝着,我就喜欢上了这种味道,每天都离不开,就像离不开他一样。

徐一航:那天在你妹妹的咖啡馆里再次闻到这种香味,就好像又回到了他的身边,那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味道。

徐一航:味道还在,人却已经不在了。

(徐一航垂泪,荣石低下头,叹气又抬起来)

徐一航:对不起,我以前误会你了,我对你,对荣家的每一个人都心存感激……可是……我的心里真的走不进别人了。

荣石:(目光慢慢垂下)我明白。

徐一航:现在,本来就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能活到哪一天还很难说。

荣石:可就算活不过明天,也请允许我在心里留一个位置,留一个人好吗?

徐一航:我有个问题,你……是共产党?

荣石:不是。

徐一航:国民党?

荣石:也不是。

徐一航:我杀日本人是为了讨债,你一个商人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荣石:为了尊严。

徐一航:赌上自己,赌上弟弟妹妹和那么多兄弟的性命就是为了你的尊严?

荣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尊严。当一个国家都没有了尊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不会有尊严。

徐一航:听你这么说,你的理想应该在军队才能实现,怎么会退伍做了商人。

荣石:中国已经不需要再打仗了,打来打去只能越打越弱,只有把经济发展上去,这个国家才能够强大。我退伍继承祖业是想走实业救国的路,但当我回到承德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荣石:整个热河已经被常绿林搞得一团糟,我想要发展就必须要处理好和他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别人说的勾结。于是我就成了这所谓的热河大亨。

徐一航:你还没来得及实施自己的抱负,日本人就打进来了,所以你又重新拿起了枪。

荣石:对,只有把他们赶出去我们才能做事儿。

徐一航:我以前太小看你了。你不觉得,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吗?

荣石:没错,以前我谁都不相信,谁都不想靠,现在我终于意识到,如果真的想把日本人赶出去,确实需要找一个靠山。

徐一航:你想靠着谁呀,国民党还是共产党?

荣石:其实我对哪个政党执政并不关心,总之大家都是想把这个国家搞好,只是方法不同而已。我很欣赏共产党,但很可惜,他们的力量同样也很薄弱,蒋介石已经对他们发起了四次围剿,他们究竟能撑到哪一天还真说不定。国民党,之前我对他们很失望,手里握着几百万大军却不敢和日本人对抗。

荣石: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长城抗战让我对他们刮目相看。

徐一航:看来你更倾向于国民党。

荣石:倾向也不重要,反正谁抗日,我就支持谁,我就靠谁。徐大小姐,其实像你,也应该去找一个这样的靠山,你跟你弟弟妹妹的潜力非常大,不应该只是用在杀几个日本人身上。

(也意识到自己交浅言深,垂目端起咖啡)

徐一航: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荣石:再见。

(走几步,回头看一眼)

 

30:37

【车上】

(荣石垂着头坐车上)

荣意:哥,抱抱。

(乖乖的靠在荣意肩上,好可爱~~~)

荣意:哥你别难过了。

荣树:(沮丧)荣家双双落败了。

荣石:(被荣树逗笑了)哥有你们俩就够了。

荣意:就是,没有他们我们能过得更好!他们徐家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荣树:还是挺了不起的。

荣意:好了好了哥,没什么大不了的。

(荣意好可爱,那表情动作~~)

 

36:29

【荣公馆客厅】

(从咖啡馆回来)

荣石:什么事儿杀心自起呀?

荣意:哥,宜萱姐让日本人抓走了。

荣石:怎么回事儿?

索杰:一队日本兵从她的窗口路过,她用枪把一个日本兵的下巴打掉了。

(荣石呆了半天,肯定想:这么傻啊?)

荣石:我就知道早晚得出事儿,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走两步坐到沙发上)

(考虑半天,转身拨电话)

竹木纯一:么西么西。

荣石:(带笑)将军你好,我是荣石,将军这么晚还没休息。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在等你的物资啊。

荣石:我给将军打电话正为此事,物资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就可以送进避暑山庄。

竹木纯一:多谢荣会长。

荣石:(电话音)将军客气。

荣石:将军,还有一件事情。我听说鲁大小姐和贵军发生了一点小误会。

竹木纯一:不是误会,鲁大小姐打断了我一名士兵的下巴,挂不上了,永久的残疾。

荣石:(气声)女孩子任性,希望将军不要介意。将军让那位关东军士兵提个要求,我荣某一定如数赔偿!

竹木纯一:荣会长的姿态我很欣赏,但是国有国法,军有军纪。

荣石:将军,你还有军纪吗?

荣石:(电话音)那我想请问。

荣石:是谁让鲁大小姐对日本人如此仇恨?

竹木纯一:那个人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荣会长不是把他杀了吗。

荣石:人是死了,但恨能消吗?将军,请问如果是你被某个国家的士兵强奸了,将军会因为那个士兵死了,就不再对那个国家怀有敌意了吗?

竹木纯一:我不会的。

(带着笑的脸沉下来,目光变冷)

荣石:将军,你太不通情达理了。

(说话每个字很重,压迫感很足~!!帅!!!)

(重重挂上电话)

竹木纯一:真是岂有此理。

荣意:哥,怎么样?

荣石:老老实实把人给送回来。

荣树:这么牛!

 

40:38

(抬手喝了口咖啡)

(鲁宜萱进来)

鲁宜萱: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荣石:回来就好,荣意在楼上等你呢,去跟她说说话吧。

鲁宜萱:嗯。

索杰:大少爷,您这位未婚妻也不是善茬啊。

荣石:把物资给他们送过去吧。

索杰: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