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22-23集 荣石部分 对白

【注孤生的boy】荣石:“你怎么还在这儿?”

【不可描述2000字~~】荣石:“竹木离不开我,只要我向他妥协,我不会有事儿。”



第22集

01:07

【荣公馆,书房】

索杰:张贺他们应该已经到达伏击地点了。

荣石:可以给他们吃定心丸了。活做细点,竹木不好糊弄。

索杰:放心吧,我亲自去。

荣石:嗯。

 

09:13

【荣公馆,客厅】

(躺在沙发上,没精打采地斜眼看一眼茶几上的怀表~~叹了口气)

(索杰进来)

荣石:(起身)什么情况?

索杰:关东军辎重队已经出城了,赵政文传出消息,说日军又加派了两个小队护送,每个班多加了两挺机枪。

(看手中怀表)

索杰:一夜没合眼吧。

荣石:局面不归自己掌控,又帮不上忙。

(合上怀表)

荣石:着急。

索杰:一路上不太好走,到达伏击地点至少三个小时,估计伏击战打响在十点钟左右。

荣石:那就十点给竹木打电话,告诉他徐一航一大早出城了。

索杰:好,你再多睡一会儿。

(垂眼,把怀表一扔,披着皮衣靠在沙发上)

 

19:14

【容易咖啡馆】

荣石:再来一杯。

索杰:大少爷,已经是第八杯了,不能再喝了,再喝胃就该难受了。

荣石:(眼睛圆溜溜的,瞪眼皱眉)八杯了?难怪有点恶心呢。

索杰:没事儿吧?

荣石:没事儿。

(荣树他们进来)

荣树:索爷,我哥怎么了这是?

索杰:咖啡喝多了。

 

24:31

(皱眉看怀表)

索杰:喝点水吧。

荣意:宜萱姐,你去问问我哥还难不难受了。

鲁宜萱:你自己怎么不去问啊?

荣意:我不是随时都可以问吗?你多难得碰见一次他这么难受。

鲁宜萱:好吧。

鲁宜萱:荣石,还难受吗?

荣石:好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索杰叹口气,注孤生啊~~)

荣石:我们有些事情,实在不方便让你知道,回家吧。

荣意:哥,我想让宜萱姐陪陪我。

荣石:荣意。

荣意:好好好。

荣意:那宜萱姐,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再去找你玩。

鲁宜萱:哦。

耿宇:索爷。

索杰:没事。

(荣石垂目一字笑,虽然只有侧脸,但是好温暖的笑容啊~~)

荣树:他喝了多少杯啊?

耿宇:索爷喝了九杯。

荣树:啊?比我哥喝的还多。

荣意:哥,我去看看索爷怎么样。

荣石:嗯。

(荣意越来越可爱了啊)

 

28:57

(端起杯子,紧张的喝茶)

耿宇:大少爷,索爷,情况不妙!大批日军出城了,两个骑兵小队打头阵,后面跟着四辆运兵车,拖尾的是步兵日伪军,正源源不断地出城。

荣石:(气声)难道消息走漏了?

索杰:现在十点多,伏击差不多该打响了,骑兵的速度快一点,但至少也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曲阳谷,只希望他们能在骑兵到达之前结束战斗,撤离曲阳谷。

 

第23集

06:27

【容易咖啡馆】

荣树:哥,都十一点半了怎么还没消息啊。

索杰:二少爷,别着急,再等等啊。

荣意:当观众一点都不容易。

索杰:大小姐,这做观众也有做观众的好处,什么都看得到,旁观者清嘛。可惜咱们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啊,连听众都算不上。

荣树:宜萱姐,你怎么来了?

鲁宜萱:我煮了红枣鱼头汤,一起喝点吧?

荣树:咱这儿什么都有,还让你从家里做饭往这儿送,多不好意思啊。

鲁宜萱:你哥和索爷不是胃不舒服吗,暖胃的。

荣意:哥,宜萱姐心真细呀,我们都跟着你沾光。

荣石:宜萱啊,谢谢你。东西放下,快回家吧。

鲁宜萱:没事的,你们吃完我再拿走。

荣石:我们这儿有些事儿的确不方便告诉你。听话,回去吧。

鲁宜萱:为什么呀?

荣石:(良逢附身)你哪那么多为什么呀!

荣石:(放缓口气)现在这儿的人个个心急如焚,你就不要添乱了,好不好?

荣树:宜萱姐!

荣意:哥,你这话是不是有点太重了。

索杰:大少爷,我去送送。

荣石:荣树。你还记得城外有树洞的那棵树吗?

荣树:记得。

荣石:张贺会把消息团成泥丸放在那儿,你去盯着。

荣树:好。

荣石:等等。荣意你也跟着去,小心尾巴。

 

13:20

(目光发狠,发呆)

索杰:讨热军连长姜彦在十二点左右回来过,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荣石:姜彦是奉命去清剿义勇军的,难道他和辎重队会合了?

清水二十三:荣石有重大嫌疑。

索杰:既然敌人已经倾巢出动了,大少爷,打电话吧。

荣石:不,这个电话不能打。如果打了竹木会问,既然徐家姐妹一大清早就出城了,怎么现在才报告。

 

14:45

索杰:但如果不打,他们会直接怀疑昨天晚上有人冒充徐家姐妹杀了日本兵。

荣石:承德城里一直都有抗日分子,他们怀疑我们,我们推掉就是。再说他怀疑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光线满分,荣石的画面看起来好年轻啊,神采又回来了)

 

21:00

(三点钟声)

索杰:三点了。

荣石:难道他们被包围了。

索杰:看来我们得做好凶多吉少的打算。

 

22:06

耿宇:大少爷!索爷!好消息!

索杰:什么好消息,快说。

耿宇:关东军辎重队和两个护送小队两百三十多人全军覆没,除了四辆被炸毁的运兵车和几个被射爆的轮胎之外,所有辎重全都失踪了!等日本关东军的骑兵赶到曲阳谷,义勇军早就没影了。

索杰:义勇军撤退了?

耿宇:千真万确!义勇军的兄弟无一伤亡,就是崴了一只脚。

荣石:这不太可能吧?

耿宇:我也觉得不可能,姜彦看见了这场战斗的尾巴,前面的经过他也没看到。所有日伪军现在都在研究这场仗究竟是怎么打的。对了,负责清障的伪军逃回来不少,他们刚沾上战场边就跑回来了。

索杰:太不可思议了。

荣石: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张贺没这本事。

索杰:真要这样的话,张贺的消息应该到了。

荣石:赶紧派人去看看荣树荣意。

索杰:还是我亲自去吧。

 

37:57

【容易咖啡馆】

荣石:怎么样?

索杰:出事了,大少爷。车停在城外山下,荣意和荣树都不见了,只留下这个。树洞里也不见张贺的消息。

荣石:他们不会是让日本人给抓走了吧?

索杰:很有可能。辎重被劫,竹木没法向上面交代,很有可能恼羞成怒,冒着和我们撕破脸的风险,抓走大小姐和二少爷。

荣石:(咬牙,气声)如果真是这样,麻烦就大了。

索杰:放心吧,我已经疏散了三十个兄弟可以把事情,推到我和这三十个兄弟身上。

荣石:好,那你快走。

索杰:我不走。我走了你就洗不清了。

荣石:竹木离不开我,只要我向他妥协,我不会有事儿。你快走。

索杰:这不可能。我不能走,在承德你比我更重要。

荣石:(命令口气)你走了我才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往你身上推,你不走我怎么推?

索杰:你推不掉。他会怀疑是你故意放走了我。

荣石:(命令口气,但是很man)我有办法。走,快走!

索杰:大少爷……

(拿枪指着索杰)

荣石:走!

索杰:大少爷……我知道,你不会向自己兄弟开枪的。

荣石:(圆瞪的眼垂下,说话发狠)听我的,走,否则万一这一关过不去,谁领着弟兄们跟日本人干!

索杰:你——荣家大少爷。

耿宇:大少爷,索爷,前面走不了了。

小五:大少爷,后门也有日伪军上来了。

荣石:进地下室。

索杰:大少爷,别藏了。他们只见我进来,没见我出去,你交代不了。这次,索杰怕是走不了了。

(荣石眼中有泪光)

索杰:小五,我好像闻见咖啡煮好了,去,给我和大少爷一人倒一杯。

荣石:索杰……

索杰:大少爷,这两年,耿宇跟我练得不错,我不在的时候他可以代替我。

耿宇:索爷……

索杰:什么都不要说了。去,你们俩去前后门看住,我跟大少爷还有几句话。

耿宇: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