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中的猫

趴在墙头,开心吃糖,自娱自乐~~

《箭在弦上》第24集 荣石部分 对白

01:15

【容易咖啡馆】

索杰:大少爷,咱们坐下说。

(眼眶发红)

索杰:大少爷,我敬你。蓝山咖啡可真香。说实话,这么些年了,我还真没好好地品尝过一杯咖啡,大小姐要知道了一定会生我气的。不是我不想,可心不在这。大少爷,竹木纯一这个人很狡猾,但对我们很有用,如果换一个人,他不一定能够认识到你对承德的重要性,那我们就没有发挥的空间了,所以,在拿下承德之前,竹木不能死。

荣石:可是你……

索杰: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有斗争就有牺牲,这一天我早做好准备了。只可惜,我有一些任务还没有完成,请大少爷替我完成。我的任务和我的秘密都在南小街二十五号,这是南小街二十五号的钥匙。

荣石:说不定敌人还是会露出破绽,抓住机会一定要逃出去。

索杰:你放心吧,大少爷。

(给荣石塞钥匙)

 

04:05

(日伪军闯进来)

姜彦:荣大少爷,起来!搜查!别动!搜……搜一下。

(钥匙放入口袋)

荣石:好好的一杯咖啡让你给糟蹋了。

姜彦:荣石我告诉你,你们荣家在承德嚣张的日子到头了!

荣石:你说什么?

姜彦:你们这是干什么!干什么!

荣石:(虚着眼)为什么要抓我的人。

竹木纯一:我早就说过,就是我日本本土士兵都会被敌人收买,你荣会长这么大的牌子,我关东军想利用,共产党也想。

荣石:谁是共产党?

竹木纯一:(日语)进来。

荣树、荣意:索杰!快跑!

索杰:竹木纯一,放了他们!他们只是两个孩子。

荣石:索杰!把枪放下。

索杰:大少爷,对不起了。

姜彦:大少爷都说了,把枪放下,放……

索杰:(劫持姜彦)都别动!别动!

(索杰跳窗逃跑)

竹木纯一:抓活的!

 

06:35

【承德城街上】

(马甲荣赶到,黑毛线马甲,白衬衣,看起来很年轻)

荣石:索杰!

井口植树:走开,荣石!

索杰:大少爷,开枪打死我!别让我落在日本人手里,快。

井口植树:走开荣石!

竹木纯一:抓活的!

荣意、荣树:哥!

索杰:大少爷,快开枪!

荣石:不,跟他们拼了。

荣树、荣意:索杰!索杰!

(扑上去抱住索杰)

荣石:索爷。

竹木纯一:荣家所有人,包括那两只鹦鹉,都带回避暑山庄,逐一审查。

(被日本兵拖走)

 

17:03

【监牢】

(荣石摊躺在茅草上,灯光一闪一闪,戴戒指的手指动动)

竹木纯一:荣会长,我一直以为在你们中国,共产党比国民党更可怕,国民党为的是生存,共产党为的是信仰,信仰比生存更可怕。算了,荣会长,他是共产党,不值得你为他这么难过。

荣石:共产党又不是坏人,为什么不值得我为他难过。

竹木纯一:人无好坏,只是立场不同。

荣石:(坐起,抿嘴)人无好坏吗?那么一个杀人放火,强奸妇女的人也不算坏人吗?

竹木纯一:这件事情就不说了。你的三十个手下都消失了。

(灯光给加鸡腿,荣石眼中看起来还有水光,刘海卷发看起来有些乱,有种脆弱的美感)

竹木纯一:是索杰事先把他们送出城了,我很奇怪,既然他事先已经有所觉察,把他的人都送走了,他自己为什么没有走。

荣石:他是怕连累我。他知道如果他跑了,我就洗不清了。他认我是兄弟才这么做,只是没想到他回来救我,却死在了我手上。

竹木纯一:他是共产党,他一直在利用你,利用你们荣家。

荣石:(一咬牙,爆发,冲到竹木面前咆哮)他是不是共产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他是我兄弟。

荣石:(眼中晕着泪)他来我家三年,替我打理生意,管理手下,照顾我弟弟妹妹,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我告诉你,你们排斥共产党,蒋介石排斥共产党,我不排斥!他是我兄弟!已经是我家庭成员的一部分,是我一辈子的兄弟,你明白吗!

竹木纯一:是啊,他取得了你们的信任,还让你们从情感上离不开他了。这样,他就可以放手为他们共产党做事了。我建议你,不但要清查一下手下的所有兄弟,还要查一查你的账目。

荣石:(冷笑)我对共产党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他不会随意动我的一分钱。

竹木纯一:可你弟弟妹妹已经被他带到沟里去了。对了,不好意思,为了探求真相,我对大小姐动了点刑。

荣石:(转头)动的什么刑?

竹木纯一:她被狗咬伤了。

荣石:(生气的表情很生动,扑向竹木,被士兵拉住)你他妈混蛋!

竹木纯一:荣会长,不要激动嘛。

荣石:不要激动,你他妈一边让我替你们做事,一边放狗咬伤我妹妹,还不让我激动!

竹木纯一:他们也是抗日分子,为索杰做了不少事情,包括营救徐一航,营救吕良彪,杀了我们不少士兵。

荣石:那你的意思你就应该放狗咬她,你就应该放狗咬她是吗!

竹木纯一: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如果你能保证,平息他们的抗日情绪,保证不再勾结抗日分子,我可以给他们一条改过自新的生路。

荣石:你们不断煽动他们的抗日情绪,还让我来平息,让他妈我来平息!

竹木纯一:荣会长,话,就到此为止,怎么做,好自为之吧。

(在床上喘了一阵子,侧身慢慢坐起,神情慢慢放松,手指颤抖,用右手按住)

 

26:57

【荣意卧室】

(荣石推开门,荣意蜷缩在窗帘后面)

荣石:(轻声)荣意,是哥荣意,别怕。来,我们起来。

荣意:哥,他们放狗咬我。

(抱紧荣意,皱眉难过)

荣石:哥知道,是哥没照顾好你,哥对不起你。哥不应该把你们俩带到这条路上来,哥早就答应过爸妈,要照顾好你们。

荣石:(泪流下来)哥对不起你……哥对不起你……所以哥想好了,哥把你跟荣树送到关内去,北平、天津、上海都有哥的朋友,咱们明天就走。

(荣意推开他)

荣意:不,我不去,我不去。我已经不是那个荣意了,你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什么最重要么,除了脸就是她的身子。你看我的身子!你看我的身子!

(荣意满身伤痕,荣石怔忪,扭过头去)

荣意:(哭泣)我还是女人吗?

(流着泪,转过身拉上荣意的衣服,抱紧她)

荣意:哥,你放心。我没事,我没事了,我会坚强的,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从日本人进入承德的那一天起,一切都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都不可能了。美好的生活,美好的爱情,都不可能了。

(睫毛还湿着,出门关门,场景看起来挺像明公馆的)

荣意:(心声)哥,你不要为我难过了,你放心吧,我会尽快从悲伤中解脱出来,尽快养好伤,陪着你继续和他们战斗,我要给索杰报仇。

(眼眶泛红)

荣意:(心声)给那些死去的弟兄们报仇,要把他们赶出热河,赶出中国。如果哪一天我也死了,你不要难过,把你的悲伤埋在心里。

(难过,又有泪意)

荣意:(心声)脸上要挂着笑容,和他们战斗到底。

(低头闭目,离开门扉)

 

34:05

【荣公馆会客厅】

(黑暗中,荣石躺在沙发上)

鹦鹉:索杰有问题,索杰有问题,索杰有问题,索杰有问题。

(起身,走到大厅,目光怔忪)

手下:大少爷,这是索爷出事前,特意回来教它们说的。

(转身扶住沙发,悲伤)

 

36:00

【索杰墓碑前】

(荣石向天开枪,鞠躬)

(荣石穿呢子长大衣好显瘦啊~~直条条的,玉树临风啊)

荣树:索爷!哥,对不起,是我出卖了索爷。

荣石:叛徒,我他妈打死你!

鲁一玮:大少爷,使不得使不得!

荣意:哥!哥!

手下:大少爷,索爷走之前嘱咐过,不要怪二少爷,他岁数小,没有城府,竹木一定会从他和大小姐身上下手的。

荣树:哥,我是叛徒,我害死了索爷,我对不起他,你打死我吧!

荣意:哥,是竹木纯一,是竹木纯一让人放狗咬我,荣树看不下去,荣树,荣树是因为心疼我,才出卖了索爷。

鲁一玮:荣石,把枪给我。来,给我。

荣树:哥,我活着难受,我求求你打死我吧,让我去陪索爷,让我去跟他道歉……我求求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哥。

(荣树抢枪对准自己开枪,被荣石踢开)

荣石:混蛋!

耿宇:二少爷!

荣树:好,你们不让我死,我活着。

(荣石呆住了)

荣树:我用我的手指发誓,我荣树留着这条命,就是为了给索杰报仇,我一定亲手杀了竹木纯一!

荣意:荣树!

荣树:索爷,对不起,中指和食指我要留着扣扳机,我为您报仇。

(荣石身形晃了晃)

 

 


评论

热度(6)